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引鲤尊 > 第246章 救人要紧
    “鲤笙师叔!!!”

    东方令又是一声大喊,在暴雨中,收起结界,撒丫子就往鲤笙身边跑。

    明明就隔着十多米,可却觉得隔了一个秋,等到人到面前时,鲤笙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体为雨水打湿,平时随意挽起的长发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苍白的脸色与乌黑的发,黑白相配竟然是那么冰冷的和谐。

    “师、师叔?”

    东方令的眼眶瞬间红了,‘噗通’一声跪在鲤笙身边,声音顿时哽咽:“师叔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鲤笙!”

    说时迟,那时快,洛爵跑了过来,一把扯开东方令,扶起地上的鲤笙。试了下她的呼吸,随后就冲跟过来的浅玉儿道:“还有呼吸!快救她!”

    浅玉儿当然知道鲤笙昏倒是因为逆水咒遇水发作,想必她现在体内血液已经冻结,若是不赶紧助她将冻结的血液打通,怕是撑不过一盏茶时间。

    “爵爷,您让开。”

    浅玉儿急忙制造治疗结界,而这次成形的结界形状与以往的圆形结完全不同,是十字交叉的十字形,且通体散发着柔和的红光。

    折桂急忙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洛爵却不搭腔。

    折桂不免着急道:“灵泉结结咒失败绝对不可能将她伤成这样,你们隐瞒了什么?还不快快说来!”

    “她中了逆水咒。”浅玉儿见洛爵不吭声,只好从旁回答。

    “怎么会中逆水咒?”折桂极为诧异,同时也明白鲤笙为何先前会问他是否要接触水的理由。

    洛爵这时才接过话去,貌似冷哼一声:“昨日可是老师您负责的训练,她为何会中逆水咒,您难道丝毫都未发现?”

    “..这…….”折桂一时语噎,“昨日她只是受了些皮外伤罢了。”

    “只是皮外伤?想必您根本没有亲自查看她的伤口吧?”

    “……”

    折桂顿时更加无言。

    虽然鲤笙昨日是第一课,但并没有特别对待,与众弟子一起训练咒法对打。

    后来鲤笙受伤,因为鲤笙本人说没什么问题,也就没有查看伤势。至于是谁弄伤了她……

    “您不会连是谁弄伤了她都不知道吧?”洛爵已经没了和颜悦色,语气偏冷。

    折桂叹口气,“是我大意了。”

    “您可是老师,负责学生们的安危。幸好今日玉儿在这里,能够及时为她治疗。若是不然,您的大意会害死她!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您怎么向师父交代?!”怎么向他交代?

    论洛爵生气的理由,除了折桂没有察觉她中咒之外,还因为浅玉儿明明告诉过他,鲤笙身中逆水咒而没有看重的自己。

    他只是想,灸弛目的是带她走,因此绝对不会加害她,因此逆水咒只是个玩笑而已,为了让他害怕而刻意为之。

    可他没想到,鲤笙的敌人不止灸弛他们这些人。

    大概惊阙山上下,除了百步琅还有莫非辞,另外敌人完全将他们看做外人,需要全力排斥在外。

    也就是说……

    洛爵环视一周,扫过在地上一个劲哽咽的东方令,最后落在眉眼低垂的上鸿秋身上。

    上鸿秋挑眉一笑,倒是一点都不惧怕与他对视,明摆着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的反应。

    洛爵微微皱了皱眉头,掠过他,又落在灸弛身上。

    灸弛当然是坦荡荡的笑了笑,明知道是上鸿秋做的,但却不吭声,而是道:“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难道她变成这样,你一点责任都没有?我记得……好像是你打破了结界壁,冲撞了她所制的灵泉结,害她结咒失败,才会导致大雨滂沱的吧?”

    “我并不知道她在这里……”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你身为灵主,却根本就没有把她中了逆水咒这件事放在心上。要是一开始就跟折桂老师说明了情况,折桂定然不会让她使用水灵术,还会想法子给她化解咒术,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个灵主失职所制么?如今又来责问谁呢?你也好意思的?”

    灸弛针锋相对,一席话,说的洛爵顿时无言。

    当然,灸弛可不是因为偏袒折桂才这么怼洛爵,完全是一时兴起罢了。

    浅玉儿急忙道:“你们都别说了。我需要专心治疗。”其实不然,治疗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

    出乎意料,鲤笙所中的逆水咒的威力只是平时咒术的一半,看得出施术者并没有打算要鲤笙性命,倒不如说只是想给她点苦头尝尝。

    灸弛耸耸肩,反正也尽兴了,便不再说话,倒是洛爵更加沉默的站在一旁,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样,眼神呆滞。

    “浅玉儿,这里终究不是个适合治疗的地方。你与洛九带着鲤笙一起离开这里,这之后的事我自会定夺。”折桂一挥袖,几人身前便出现一个莹莹闪耀的传送阵,“这阵直通中和殿,你们可以先在那里为鲤笙治疗。”

    “那施术者呢?”洛爵问道。

    “那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折桂淡漠的说,一挥袖,三人已经处在了传送阵上。

    洛爵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浅玉儿拦住:“爵爷,先救鲤笙要紧。”

    “……”

    洛爵闻言,纵然还想说什么但只能至于无言。

    看向昏迷中的鲤笙,无奈的叹气,“走吧!”

    “哔铮~~”

    法阵一抖,紧接着不见了踪迹。

    三人一走,一旁的东方令红着眼眶也想跟着去,但又不敢跟折桂说,急的直搓手:“鲤笙师叔会没事吧?会没事吧?绝对不会有事吧?”

    “放心,凭浅玉儿的的力量,她断然不会让她有事。”折桂低声的安慰道,继而眸光一转,看向周围弟子,明显看出神色严肃:“上鸿秋,昨日跟鲤笙动过手的人中,只有你有能力制造逆水咒吧?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折桂不是不知道是谁,而是在洛爵面前不能说他知道。

    洛爵的真实身份他早就知道了,哪怕是一个早在八荒传言中死去的皇族,跟现在威风正盛的皇族子弟间的争斗他也是想要极力避免的。

    上鸿秋当然知道折桂的心思,因此即使被点名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走出来,呵呵一笑:“老师,您可不能因为弟子昨日与她过过手就怀疑弟子?再说了,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逆水咒是在昨日训练场上下的?说不准是在她回去后,想要报复我故意给自己下了一道咒术……”

    “鲤笙有什么要报复你的理由么?”折桂的声音更低了。

    折桂却不为所动:“理由?说到那种东西的话,难道不是因为我在课堂上取笑了她?真没想到,师尊的弟子竟然这般小肚鸡肠……”

    “上鸿秋,现在还未查明到底实情如何,你若是继续妄自下这种没证据的言论,我可不会当没听到。”

    “……”

    说的正起劲的上鸿秋一听,自然不敢再多言,吞咽了一口口水,笑容也收敛了:“知道了,弟子知道了。我这不是帮着老师您分析可能性呢么?呵呵,那我什么都不说了。”

    看了看已经停止的大雨,一挥袖,解除了结界。

    不等折桂说什么,随即又道:“想必她定然没有什么事,老师,我们可否能继续训练?总不能为了她一个人就荒废了这一节课吧?”

    这个上鸿秋,明摆着就在看热闹。

    折桂也不能说什么,虽然面色依然严肃,但面对一众弟子,语气倒是平和了些:“鲤笙之事,我定然会查清楚。现在你们继续训练,我却看看她。”

    “是!”

    众人赶紧点头应是,但其实心里都明白。

    折桂定然知道这事是上鸿秋做的,但为了息事宁人,这事肯定就这么过去了。

    一个是皇族子弟,一个是师尊的弟子,两相比较却其轻,这道理谁都明白,因此无人插嘴。

    折桂叹口气,这都是些什么事?

    “老师别忘了替我跟她问好!”

    折桂临走之前,上鸿秋又满面春风的喊了一声,搞得两人关系多好似的。

    折桂没有应声,转身便走。

    另一边。中和殿内。

    洛爵抱着鲤笙放到前面床榻上,奚生该是接到了通知,已经过来了。

    浅玉儿继续为鲤笙治疗,而洛爵在塌下一脸担忧。

    “不用担心,鲤笙会没事的。”奚生安慰一句,看向浅玉儿:“她所中的逆水咒效力并不致命,只要浅玉儿将她体内冻结的血液融化,自然会醒过来。”

    浅玉儿点点头,“好在对方并不想要她的命,不过这种加强效力的逆水咒,也亏得是鲤笙是妖,换了一般人,也只能勉强保住小命。”

    奚生点点头,满是无奈:“可你们才来这里第二天,怎么会得罪这种想要害她的人?可有头绪知道是谁做的?”

    “这个……”浅玉儿自然没底,看向洛爵。

    纵然知道鲤笙没事,但洛爵还是免不了担心,随即道:“这个……不好说。”而且,在没有证据情况下,他也不想做无谓的废话。

    说到是谁做的,他心底多少还是有点底的,摇摇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老师们查清楚吧!我们跟鲤笙不是一个组,她跟谁有过节并不清楚,的确不好开口。”

    奚生却诧异道:“就算分组不同,但私下里就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么?你们不是一起来的么?”刚说完,奚生又觉得自己说的并不贴切,赶紧道:“你不是她的灵主么?自己的灵使发生了什么,她都不会跟你禀报?”

    这可是洛爵自己觉得头疼的地方。

    鲤笙跟其他灵使不同,不受任何规矩束缚,完全独立的个体,这可不能如实告诉奚生。

    想了想,道:“以她的脾气,就算被人欺负也不会说出来。”

    “啊……”提到这个,奚生还真的反驳不了。

    鲤笙那脾气,在灵阙会上就为整个惊阙山见识了一把,的确不是太让人省心。

    “这样啊……那看来只能等她醒来问问她了。”

    “师妹,鲤笙她如何了?”

    正说着,折桂从门外走了进来。

    奚生笑了笑:“只要醒来就没事了。”

    “那就好。”折桂已经走到了床前,看着收起结界的浅玉儿,和蔼的点点头:“辛苦你了。”

    浅玉儿急忙摇头:“鲤笙可是玉儿的姐姐,这都是应该的!”

    再说,谁知道将来鲤笙有没有可能成为洛爵背后的女人?她这也是为了洛爵。

    折桂笑了笑,难得见他笑的放松,“洛爵,你跟鲤笙是掌门师尊的徒弟,而且你……”

    一句洛爵,洛爵愣了愣。

    莫非他……

    “你知道我的事?”很坦然的问出口,“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一开始。”折桂淡然回答。

    奚生也道:“而且师尊他也知道。”

    “……”

    竟然连百步琅都知道,这下可真的好玩极了。

    洛爵依然淡然的道:“师父他明知道我是谁,却还要收我为徒,想必是有什么理由吧?”

    “因为你点燃了十六根矩形柱。”折桂完全不遮拦,直接回答。

    因为太过痛快,奚生从旁看了他一眼,表示很无奈。

    这人就不能婉转些么?

    洛爵呵呵一笑:“真这么简单?”总觉得百步琅过于老谋深算,他所做之事必有因由。

    点燃十六根矩形柱什么的,想必只是表面。

    折桂却不作答,突然深沉起来,但看洛爵的眼神明显严肃了几分。

    “不管师尊什么理由收你们为徒,你们现在既然是他的徒弟,就希望你们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谨记这重身份。”奚生边说边捏指决,说话间,鲤笙身上的碧蓝衣便脱离了身体,飘到了空中。

    折桂又道:“亏得这碧蓝衣,不然,她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个两三天……”

    洛爵知道他不想过多追问自己身份之事,除了不想让他难看,更多的是不想给惊阙山惹麻烦,而他自然是聪明的。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这么绕过去吧!于是道:“不知道有没有查到是谁对鲤笙动手……”

    “这个我自会查明,你就不要多问了、师妹,既然鲤笙没事,那你在这看一会儿,我回去了。刚出了这种事,那帮人想必无心训练,我得看着他们才行。”

    “知道,你去吧!”

    奚生刚答应,折桂看了鲤笙一眼,随后又匆匆离开。

    ——

    后台是乱码,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打赏了和氏璧?!但从粉丝值来看,好像是s哥吧!谢谢哥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