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414章 康瑞城来了(2)
    苏简安只觉得心惊肉跳——

    她和穆司爵很默契地向许佑宁隐瞒了康瑞城已经出狱的事情。

    但是,万一芸芸不小心透露出去了,穆司爵的一片苦心,将付诸东流。

    苏简安近乎祈求的看着萧芸芸——

    她只希望芸芸和他们有相同的默契。

    萧芸芸一秒看出苏简安的紧张,冲着苏简安古灵精怪的笑了笑:“表姐,你放心,我没有那么笨啦!”

    “嗯……然后呢?”

    苏简安目不转睛的看着萧芸芸,等着她的下文。

    萧芸芸接着说:“我来到医院之后,发现佑宁好像根本不知道康瑞城出狱的事情,我多少猜到是你和穆老大瞒着她了。我就想啊,佑宁不知道也挺好的,省得她担心。这样的情况下,我当然不会把事情告诉她。”

    “呼——”苏简安长长地松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你也瞒着佑宁就好。”

    “可是……”萧芸芸有些犹豫的问,“表姐,康瑞城出狱的事情,已经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了,我们能瞒多久呢?”

    “……”苏简安沉默了片刻,缓缓说,“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萧芸芸瞬间明白过来穆司爵的打算,叹了口气:“穆老大真不容易啊。”

    “是不容易。”苏简安想了想,话锋一转,“不过,佑宁在他身边啊。”

    在这之前,苏简安也曾经历过一些艰难的事情。

    没有陆薄言、和后来陆薄言陪在她身边的情况下,她完完全全是两种感觉。

    所以,她没有理由地相信,只要许佑宁还在,不管发生什么,穆司爵都可以扛住。

    萧芸芸当然也明白这种感觉。

    她和沈越川,也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才走到一起的。

    萧芸芸赞同地点点头,粲然一笑,挽住苏简安的手:“表姐,我们回去吧,我好久没看见西遇和相宜了!”

    “嗯。”

    苏简安带着萧芸芸上车。

    萧芸芸注意到,苏简安这次出行的阵仗,比以往还要大。

    最重要的是,这气势,无敌了!

    果然是陆太太啊!

    苏简安看出许佑宁的意外,笑了笑,说:“你要慢慢习惯。”

    没有人敢保证康瑞城不会把主意打到芸芸身上。

    所以,芸芸哪天上课的时候,很有可能也会配上这样的阵仗。

    “emmmm,”萧芸芸一脸期待,“这么帅,我一定会很快习惯的!”

    苏简安:“……”

    ……

    私人医院。

    苏简安和萧芸芸离开后,偌大的病房,只剩下许佑宁一个人。

    许佑宁实在无聊,给穆司爵发了条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穆司爵很快回复道:“可能要凌晨。”

    许佑宁当然不会说什么,轻轻松松说:“唔,没关系,我先睡了!”

    她放下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很早,并不是适合睡觉的时间。

    既然不适合睡觉,那就下去走走吧!

    许佑宁一向是行动派,披了一件薄外套御寒,推开房门走出去。

    穆司爵派了不少人守在病房门口,看见许佑宁出来,立刻就有人迎上来问:“佑宁姐,你去哪里?”

    许佑宁已经习惯被全方位保护了,说:“我想去花园走走。”

    手下立刻进入戒备状态,正襟危坐的说:“我们跟你一起去!”顿了顿,似乎是怕许佑宁抗拒,又强调道,“佑宁姐,你放心,我们会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会打扰你散步,我们只是要保护你的安全。”

    “我知道。”许佑宁理解的点点头,转而又觉得疑惑,好奇的问,“七哥……到底给你们下了什么命令?”

    手下面面相觑了一番,支吾了片刻,还是如实说:“七哥说,只要离开病房,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我们必须跟着你,离你也不能超过四米。”

    许佑宁:“……”

    四米?

    保护得还真是……严密啊。

    但是,穆司爵都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她没什么好抗拒的。

    “好吧。”许佑宁笑了笑,“那我们一起下去吧!”

    一走出住院楼,一阵寒凉的秋意就扑面而来。

    许佑宁不由得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沿着一条鹅卵石小道,朝着医院门口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走。

    她的手不自觉地放在小腹上。

    据说,这是每个准妈妈下意识的动作。

    走了一会儿,许佑宁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她以为是穆司爵回消息了,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只是进了一条短信。

    多半是运营商发来的毫无营养的内容。

    许佑宁打开短信,打算直接删除,却看见一串陌生的号码,下面跟着一行字——

    “敢不敢来一下医院门口?”

    许佑宁已经离开康瑞城太久,也脱离那个打打杀杀满是血腥的环境太久了。

    这样的挑衅,她很久没有看见了。

    但是,这其中的威胁,她还是可以感觉得出来。

    会是谁?这个人想干什么?

    许佑宁正寻思着,很快有一条新短信进来——

    “穆司爵安排了这么多人手保护你,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这里是市中心,医院门口又有监控,我不至于在这里对你动手。”

    许佑宁跟在康瑞城身边那么多年,对康瑞城的语气和作风实在太熟悉了。

    这分明……是康瑞城的语气。

    可是,康瑞城不是被拘留起来接受调查了吗?他怎么能给她发消息,叫她去医院门口?

    许佑宁虽然疑惑,但是丝毫不慌乱,先让人去医院门口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检查四周围有没有合适的狙击地点。

    不是她要狙击康瑞城,是她害怕康瑞城打她的主意。

    外婆去世后,她假装上当,假装相信了康瑞城精心策划的阴谋,假装恨穆司爵入骨,回到康瑞城身边去卧底。

    她是第一个敢这么挑衅康瑞城的人。

    这件事,康瑞城不会轻易罢休。

    只要有机可乘,康瑞城才不会管这是哪里,更不会管这里有没有监控。

    康瑞城会不惜一切代价,一枪结束她的生命。

    只有她死了,康瑞城才能一解心头之恨,才能看着穆司爵陷入痛苦。

    所以,康瑞城的话不能信。

    不管她再怎么疑惑好奇,她也不会轻易上当。

    不一会,手下匆匆忙忙赶回来,说:“佑宁姐,外面没有什么异常。”

    “好。”许佑宁点点头,“我知道了。”

    既然没有什么异常,那么,她大可以出去看看。

    如果康瑞城真的在外面,她就知道穆司爵和陆薄言昨天晚上在忙什么了。

    除了和康瑞城有关的事情,还有什么时候可以让他们同时焦头烂额呢?

    公司根本没有什么事,穆司爵和苏简安都在瞒着她。

    “佑宁姐,”手下不太确定,反复确认道,“你要出去吗?”

    “嗯。”许佑宁点点头,“你们跟着我。”

    许佑宁又看了眼手机短信,没有回复,只是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

    她没有走出医院,只是远远地站在大门内。

    如果康瑞城来了,按照康瑞城那么自负的性格,他会自己出现的。

    许佑宁没有猜错,不一会,停在医院门前的一辆车上下来一个人。

    高大的身躯,一身纯黑色的衣服,整个人阴沉沉的,自带着一股从地狱而来的阴暗气息,仿佛要给这个世界带来无限的痛苦和黑暗。

    这个人,不是康瑞城是谁?

    康瑞城在车里就看见许佑宁了。

    他听东子说,许佑宁的病情很严重,几度昏迷不醒。

    但是看起来,穆司爵把她照顾得不错。

    她虽然脸色苍白,看起来没有了以往的活力和生气,但是不难看得出来,她过得比以前好。

    而且,那个她骗他已经胎死腹中的孩子,似乎也不错,她怀孕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了。

    他印象中冷狠果断的女孩,身上竟然多了一丝母性的韵味。

    可惜,这种改变,不是因为他。

    康瑞城想到这里,冷冷的笑了一声,阴沉沉的逐步逼近许佑宁。

    穆司爵的一帮手下很快认出康瑞城,团团围住许佑宁,不让康瑞城靠近。

    康瑞城嗤笑了一声,说:“放心,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不会在这里对许佑宁做什么。”

    手下当然不会轻信康瑞城,一边让人给穆司爵打电话,一边拖延康瑞城的时间,问道:“康瑞城,你费了那么多心思才从拘留所出来,跑来这里干什么?”

    康瑞城指着许佑宁,若有所指的说:“我来看看她——”

    “佑宁姐不需要你看!”手下威胁道,“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

    康瑞城察觉到什么,笑了笑:“看来,穆司爵不在医院。”

    手下没想到,他一句话就暴露了穆司爵不在医院的事情,气急败坏的看着康瑞城,却也束手无策。

    “你们冷静一点。”许佑宁小声说,“放心,他不敢轻易动手的,我最了解他,所以,我来对付他。”

    手下还来不及说什么,许佑宁已经走到最前面,直视着康瑞城。

    康瑞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说:“不愧是我调|教出来的女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依旧胆识过人。”

    许佑宁不屑地讽刺了一声:“康瑞城,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