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5章 蛮荒贱种
    没有灵禽,没有飞舟,没有飞行法器,只有速度赛过奔马,越跑越带劲,越带劲儿就越容易放屁的荒原牦牛。十八辆精钢打造的大车,被荒原牦牛拖着,噗哧噗哧连成纵队在荒原上“飞颠”。

    荒原上没有平整的马路,所以趴在车上的感觉只能是“飞颠”,并且如果抓不牢靠的话,随时会被“颠飞”。

    为了防止被颠飞,殷勤直接把自己捆在了兽皮垛的上面,得益于他的老龟血脉,不但不觉得痛苦,反而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他得抓紧一切机会休息,殷铁城那老王八蛋一路上各种脏活累活全都派给他,他的待遇还特么不如放屁牛呢!

    对于殷勤来说,这是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老千与荒原妖兽的本能都在警告他危险的存在,他却找不到危险的来源。他只能低头忍耐,宛如一条在黑暗中盘起的蛇。

    从小仓山殷家到万兽谷的直线距离不算远,两千多里地,如果筑基修士御剑飞行的话,也就是一个时辰的路程,“燃油费”大抵是一块低阶灵石。

    不过殷家的车队不是走直线,还要绕个圈子先去仓山郡城,如此就要多走一千多里地。取道仓山郡城的原因,一是为了在那边先行交易,把十八车货物换成容易携带的灵石或者小件物品,这样才能轻装上路,去往万兽谷。二来,殷家与仓山郡郡王府做了一笔交易,以三块中阶灵石的代价,请郡王府派出包括筑基高手的一队护卫,保护殷家子弟能够顺利抵达万兽谷。

    这样大费周章,是因为万兽谷竟然将宗门建立在了深入荒原千里之地。

    人族在蛮墟荒原号称有七大宗门,按照实力从高到低的顺序依次是蛮武皇族、指月山、铸剑谷、九幽山庄、七杀门、苍山书院、以及万兽谷。

    万兽谷虽然排名垫底,但也是曾经出过元婴太上,弟子超过万人的庞然大物,最近又新晋一位金丹老祖,五位金丹,在数量上已经与苍山书院并驾齐驱。

    如此深厚的底蕴,如此庞大的宗门,自然敢无视来自荒原深处的强横妖兽的威胁,在荒原之内开宗立派。

    大车边上,三个骑着荒原狼的殷家少年正大声议论,吵醒了殷勤。他们一提到万兽谷的修士,都是满脸的崇拜,要知道当初殷家只是在荒原边上几百里的范围内转悠两圈儿,就被赤睛猪杀了个屁滚尿流。

    殷勤在兽皮垛上听了,心不以为然,一个以畜牧业为主的宗门,不扎根荒原,难道还能跑到大后方,到人口稠密的蛮墟皇城去饲养妖兽吗?听说蛮墟皇城人口过亿,这么大的城市,不知道现在房地产的情形如何,会不会已经是寸土寸金了啊?

    他正胡思乱想,一个骑着青背荒原狼的少年从队伍前面过来,皱着眉头问道:“那只懒龟呢?你们谁看见懒龟死到哪里去了?”

    你才是乌龟,你们全家都是乌龟!殷勤在心里咒骂几句,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喊他懒龟的家伙是殷铁城的小儿子殷公壮,比殷勤大一岁,家族大排行排第七,也是十人开脉名单里的人物。

    之前在大车边上聊天的两男一女,虽然也都姓殷,但并非殷铁山这一脉的嫡系,而且只有叫殷盼熙的女生入了十人名单,另外两个男的则纯属为了见世面混在队伍里打酱油的。

    三个人与殷公壮都很熟悉,那殷盼熙更是因为姿容明艳,成了一众少年们众星捧月的对象。

    “七哥说的懒龟是哪一个?”一个酱油男明知故问。

    “还能有哪个?就是站起来还没我这青狼高的矮王八。”殷公壮朝地上啐了一口,面带不屑,“一个蛮荒贱种,走了狗屎运,刚削了奴籍,还就真把自己当人看了。我爹好心关照,让他认真做事,你看他那死眉塌眼不情愿的样子!”

    “七哥干嘛生这么大的气?”殷盼熙见殷公壮一脸怒气,劝道,“一个蛮人,除了知道吃睡,哪里能与他说什么做人的道理?”

    另一个酱油男嘿嘿坏笑道:“要我说,那矮王八说不定正趴在哪个牛后面吃屁呢,都说吃屁能长大个,他肯定当真了。”

    殷盼熙掩口道:“你这人,真不积口德!”

    几人正哈哈大笑,边上拉车的荒原牦牛忽然“哞”了一声,似乎受了什么惊吓,大车猛一歪,路线跑偏,往这边蹭了过来。

    他们骑的都是比马还高的荒原狼,但殷公壮与殷盼熙骑的是荒原青狼,属于二级的妖兽,不用人来控制,就闪身避开了大车。两位酱油男的坐骑是低了一个等级的黄狼,灵智要低下很多,见大车撞过来不但不躲,反而起了凶性,身子一拱,就呲牙低吼着要往上冲,搞得两个酱油男手忙脚乱,差点从狼背上摔下来。

    与此同时赶车的车夫也吓了一跳,急忙用力拉扯另一边的缰绳,试图将车扳正。荒原牦牛被车夫往反方向一带,身子扭转,屁股就朝向了四个人方向,只听噗哧一声,同样受了惊吓,也憋了一肚子气的荒原牦牛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声音。

    几个人只觉得清风徐来,却真心不能水波不惊,尤其是殷盼熙,被熏得俏脸儿泛黄,只想找个地方吐去。

    “你怎么赶的车!”殷公壮也是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见车夫拉停了大车,扬起鞭子就朝车夫抽了过去。

    “哎呦”殷勤突然从后面的兽皮垛子上溜下来,正好替车夫挡了一鞭子。他叫的声音挺大,但这货皮糙肉厚,可是能硬抗赤睛猪的主儿,殷公壮没有开脉,一介凡人,他这一鞭子的力道,真和给殷勤挠痒痒差不多。

    “原来是你这矮王八搞的鬼!”殷公壮咬牙切齿地又甩了一鞭子过去。

    殷勤和这些气脉未开的公子哥儿不同,他可是从小就跟着狩猎队伍进出荒原的,身上的血脉虽然没有殷富贵那么强,但整体实力也相当于炼气四级的水平。

    见殷公壮气急败坏还想抽人,殷勤一抬手攥住鞭梢儿,笑道:“老七,你别蹬鼻子上脸!”

    殷公壮被气着了,见夺不回鞭子,干脆松了手,指着殷勤的鼻子吼道:“老七也是你这贱种叫的?”

    “家主许我入籍,要我和大家兄弟相称,我若是贱种,老七也高贵不到哪里去吧?”殷勤慢条斯理地说道,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