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8章 仓山郡城
    这就是传说中的仓山郡城啊!殷勤望着远方,如山岳般高耸的漆黑的城墙,心中升起无限的感叹。

    仓山郡城,人口超过千万,地广千万亩,是人族与荒原接壤的第一大城池。殷勤前世不是没见过人口超过千万的大都市,但那些大都市是立体的,城市的居民都住在高楼大厦里,空间紧凑。

    而仓山郡城是大体偏平的,除了城市中心、郡王府以及靠近大仓山修士内城的建筑高耸雄伟之外,平常百姓大都是独门独院的平房。

    几百万人家平铺展开,仓山郡城的占地面积远远超过殷勤前世的超级都市。殷勤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能够去看看人族内陆的蛮墟皇城,那该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没什么味道啊?殷勤随着车队进入郡城,在他想象中,这种未开化的古老都市,没有前世里现代化的都市排水系统,肯定是臭气熏天,尿性十足。可当他走在碎石铺就的街道上,两边虽然都是些木制或者土坯的破房子,可空气里却没有什么糟糕的味道。

    “四哥在闻什么?可是饿了?”殷小小与殷勤并肩走着,见他左闻闻右嗅嗅,便摸出一片妖兽肉干递过来,他们之前骑乘的乡下土狼,没见过这么大的市面,安全起见全都留在了郡城之外,由专门仆役负责照看。

    殷勤推开肉干,笑道:“我不饿,只是有些好奇,这么大的郡城,百姓每天拉屎撒尿,如何处理得一点味道也没有?”

    殷小小对这个问题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无聊地把肉干全都塞到嘴巴里,鼓着腮帮子使劲儿嚼。

    殷公子在一旁看见,甩了她一巴掌道:“姑娘人家,吃相这么丑,当心将来找不到婆家......呃......你还敢打我?!”

    殷勤不理这对活宝,转而向跟随在他们身边的客卿严长老请教。殷铁山门下三位客卿长老,这次全都随队出发,殷勤与其中的严长老最为熟悉。

    严长老是炼气后期的修士,脾气很好,没什么架子,他看着像个中年书生,实际年纪已经将近百岁,已经没有筑基的希望。

    严长老修为普通,但年轻时走南闯北见识颇广,杂七杂八的事情知道的不少。见殷勤问起,就笑眯眯地指着一户院落道:“你看那边角落里盖着木盖子的地方,那叫化物池,家中一切腌臜之物全可投入其中。”

    那不就是个化粪池吗?殷勤不解道:“那岂不是更加气味难闻了?”

    严长老道:“每家的化物池中都养有一种叫‘吞’的虫子,此虫有人脸大小,专喜吞噬腌臜之物,且食量极大。一个五六口的小户人家,养一只吞也就足够。”

    殷勤不由得感叹这方世界造物之神奇,虽然没有前世种种所谓科技产物,但千奇百怪的各种生灵,也是让人为之惊叹。

    “严长老,那吞是不是长的这个样子?”殷小小一手扭着殷公子的耳朵,一手在他脸上戳,她身强力壮,殷公子虽然模样十分斯巴达,但也打不过女金刚。

    “公丑!公寅!你两个小兔崽子,躲在后头,看大哥被人欺负!”殷公子好容易从殷小小魔爪下逃脱出来,看见两个弟弟远远落在队伍后面,终于找到了撒气的对象。

    殷公丑和殷公寅长相随娘,不像殷公子这般黑壮结实,兄弟俩也不穿兽皮,而是像严长老一般,打扮成个书生模样。

    见殷公子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老二殷公丑马上服软:“大哥,大哥,有话好说,你别动手,君子动手不动口,不对,是君子动口不动,哎呦,腿也不能动。”

    相比之下老殷三公寅就不如殷公丑那般软蛋,看殷公子一脸坏笑地挽起袖子,将手中折扇一抖,正色道:“大哥,郡城之内,众目睽睽,你我嬉笑打斗,岂不是有辱我殷家声誉?”

    “谁与你嬉笑?”殷公子学着殷小小的手段,伸手揪住殷公寅的耳朵。

    殷公寅虽然被人制住,嘴里却毫不示弱:“大哥,且慢动手,小弟没能及时援手也是别有隐情。全是因为刚才看到大哥进城之时,昂扬立于城门之下,顾盼生姿,宛如金甲天神,小弟就想为大哥赋诗一首,奈何绞尽脑汁,也才得了两句,您且听好,若问荒原真英雄,城门之下我大哥!”

    殷公子踹了殷公寅一脚:“你这蠢材,这么半天才憋出两句!”

    殷勤在一旁看着,不禁莞尔。如果说殷家这四位活宝里,武力值最高的,当属小妹殷小小,脑袋最不灵光的,当属大哥殷公子,至于老二和老三,别看这俩小子一个嘴碎油滑像个市井小贩,一个酸文假醋像个书呆子。真要与人争勇斗狠打架的话,也是这俩小子最是心黑手狠,闯的祸也最大。

    也正因如此,殷铁山都没敢让这两小子跟着大部队走,而是请严长老带着他俩远远坠在队伍后面,直到到了郡城,这才和大部队汇合在一起。

    郡城有郡城的规矩,修士不得以术法奔行骚扰平民,荒原牦牛也都蒙上了眼罩,不能放开蹄子撒欢地跑,队伍行进的速度虽慢,好处是噗哧声几乎听不到了。

    一行人就像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左瞧右看,什么东西都很新鲜,走了大半天方才来到修士内城。所谓内城是一座占地百万亩灵气充裕的山庄,并没有真正的城墙阻挡,而是靠了一座护山法阵,将灵气锁住,也将一般的平民百姓阻挡在外。

    进出法阵需要郡王府专门发放的门禁符牌,殷铁城的小儿子殷公壮已经和几位客卿先到了两天,已经准备好了一批门禁符牌。原本他还想借着发牌的机会,难为殷勤,可当他看到殷家老二、老三两个煞星也在跟前,只阴沉着脸发了符牌,然后转身就走,屁都没多放一个。

    “七哥,为何走的如此匆忙,难道是最近又有新作,却敝帚自珍不肯与我共赏?”殷公寅摇头晃脑在后面喊道。

    赏你娘个头!殷公壮心头暗骂,脚下生风,早跑没影了。

    殷公丑嘿嘿笑道:“他才被你打落了牙,哪能这么快就长出来?”

    殷公寅皱眉道:“我抽他嘴巴是因为他作诗不符韵律,教他上进!”

    殷勤在边上听着,不由想起某人的新诗,若问荒原真英雄,城门之下我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