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5章 谭大先生
    毛头小子前脚刚走,范掌柜就满脸尴尬地跟郑采办抱歉道:“真是让仙师见笑了,那小子就是个混人,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说着又重重叹了口气道,“我就恨自己手贱,管不住啊,好好的店铺不照看,非要去赌,结果......唉,好在他家谭大先生很好说话,我虽然一时灵石不趁手,求他宽限几日应该没问题。”

    “你们赌的好大,竟然以灵石为注!”郑采办听范掌柜竟然欠的是灵石而非一般金银之物,心中不禁十分惊讶:要知道即便宗门里那些外门弟子,手上能有几块低阶灵石就算是富户了,外门弟子间相互赌约,多以金叶子为主,如果押上一枚低阶灵石,那就已经算外门的大事件了。看不出在郡城开个小客栈,收入竟然如此可观,也不知这范掌柜输了多少灵石,看他表情轻松,想必没有伤筋动骨。

    “一般金银之物,谭大先生是不赌的。”范掌柜放低了声音,一副你懂的表情道,“不过咱们郡城的赌坊,都不欢迎谭大先生。”

    “谭大先生是个行家?”郑采办不禁对谭大先生充满了好奇。

    范掌柜苦笑道:“我也自认是个赌坊里的行家,结果在他手下输了个底儿掉。”

    正说着,门外人影一闪,毛头小子又吵吵嚷嚷地进来:“我家大先生来了,范猴子你有什么话,跟大先生说。”

    “二丑,怎么跟范掌柜说话的?好生无礼!”

    毛头小子身后,一个身着蓝袍的年轻人轻声呵斥一句,旋即冲范掌柜拱手笑道:“二丑粗鄙,不会说话,范掌柜千万莫往心里去。”然后又冲郑采办微微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郑采办没想到被范掌柜赞了半天的谭大先生竟然如此年轻,看他举手投足不慌不忙,充满儒雅之气,到仿佛是出自仓山书院的人物。郑采办暗运灵气,想试探谭大先生的修为,没想到灵气探出,却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此人是个凡人?郑采办心中疑惑,看他眼中明明暗蕴着修士才有的神采,绝对不是凡人。可自己又偏偏感应不到他身上的半点灵力气机,除非此人身上带了隐匿修为的法器符箓,又或者修为高出自己太多?

    郑采办唯独没把谭大先生往蛮人身上联想,在绝大多数人族眼中,蛮人就是只披着人皮的荒原妖兽,怎么会有如此俊朗的人物?

    范掌柜赶紧上前,为郑采办与谭大先生相互引荐,那谭大先生听说郑采办是万兽谷的人,也只是淡淡一笑,礼貌地寒暄几句,态度却不卑不亢。

    郑采办见状,就愈发怀疑这位谭大先生来历不凡,他甚至怀疑此人,说不定就是七大宗门的某位真传弟子,在这边历练红尘,磨练心性呢。

    谭大先生又与范掌柜聊了几句生意经,还是范掌柜先忍不住,主动提出,所欠的灵石能否宽限些时日再换?

    谭大先生笑道:“范掌柜会错意了,莫说宽限几日,就是宽限几年也是可以的。只是当初与范掌柜说好,若是半月内无法还清,则按照郡城的规矩,要再加三厘的利息,这样利滚利地上去,怕是窟窿越来越大,我是替范掌柜着想,才让二丑及时讨要。”

    范掌柜讪笑道:“我晓得规矩,只是最近因为开脉丹一事,灵石实在紧俏,我手上原本有些,也都被上头收了回去,实在是拿不出。”

    “你店里不是有月华凝霜吗?拿几坛出来抵债也行。”二丑插言道。

    范掌柜满脸纠结,最后还是没能狠心把镇店之宝抵债出去。

    谭大先生也不逼催,客套几句就准备告辞。

    范掌柜犹犹豫豫,最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道:“大先生请留步,我若是能给大先生指条财路,能否免去我的些许债务?”

    “哦?”谭大先生似笑非笑,“那倒要向范掌柜讨教一二了。”

    范掌柜老脸微红,支吾半天才鼓起勇气,把这条财路讲了出来。三天前店里天字号的套房住进一位来自皇城的姓严的纨绔子弟,出手豪阔,别的不说,单是店里的月华凝霜就已经被他喝光了一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郑采办在一旁暗自结舌,想他昨天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点了那么一小壶的月华凝霜。那货三天竟然就喝了一坛,岂不是相当于,几泡尿就尿没了几十块低阶灵石?

    范掌柜又道,这位严公子不但吃喝大方,而且特别好赌,并且赌技也不怎么高明,这两天已经在附近的赌坊里输了不少金叶子。即便如此,严公子却还总是抱怨这种凡人开的赌坊,盘子实在太小,一块低阶灵石就已经封顶了,耍起来实在没有意思。

    私底下,严公子也向范掌柜打听过,能不能介绍一些耍的更大的局给他?

    范掌柜说道这里,稍微顿了下才道:“我想这位严公子既然是头肥羊,与其让别人宰了,不若推荐给大先生。”

    郑采办在一旁听了,心中不禁蠢蠢欲动,只是这个便宜自己又插不上脚,瞟了一眼范掌柜心道:这老小子扭捏做态,也不是什么好兔子,这是要吃窝边草啊。

    谭大先生嘿嘿笑道:“就是,就是,如此肥羊你我不宰,说出去让人笑话咱仓山郡城无人啊。”

    “不用算我的数。”范掌柜两手乱摇道:“我只给大先生指个财路而已,毕竟是我店里的客人,我怎好参与?”

    谭大先生微微一愣,皱眉道:“我本想做个局,需要三个人才行,掌柜的若不参与,仓促间再去找人就有些麻烦。”

    范掌柜犹豫片刻还是摇头道:“不瞒大先生,自打与大先生赌过之后,我已经发了毒誓,再赌的话,就罚我烂掉舌头,永远尝不到月华酒的味道。”

    范掌柜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在边上跃跃欲试的郑采办,隆重推出道:“大先生若是一时找不到人,眼前倒是有一位现成的人选。这位万兽谷的郑仙师也是我家的老主顾,与我相交多年,绝对是义气为先的可靠之人。”

    谭大先生一脸诚挚地看向郑采办:“谭某冒昧,若是郑仙师不嫌鄙人陋劣,可否看在范掌柜的面子上,帮在下这个小忙?”

    “好说,好说,呃,这个大家都是朋友,这个出门在外自然要彼此帮忙,这个,没问题!”郑采办很想做出大宗门的气派,无奈在巨大的惊喜面前,还是有些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