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6章 入局
    谭大先生哈哈一笑,请范掌柜帮忙在后院布置一间偏僻的客房,以及金钱百子摊的一应赌具。

    这些都是现成的东西,范掌柜招呼伙计,片刻功夫就已经收拾妥当。谭大先生带着二丑和郑采办,到了后院的偏僻客房里,先要把这个局怎么做,演练讲解一番。

    按照谭大先生的说法,金钱百子摊的玩法大家都很熟悉,规则看似严谨,却也不是没有做手脚的地方,完成这个局需要三个人互相配合,才能宰掉那只肥羊。

    做局的关键就在于庄家出摊时,要想办法向两个伙伴暗示出手中铜钱的余数,再由两个同伴中的任意一个,抢先将余数的点位押上,这样那只肥羊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了。

    问题是按照规矩,庄家是闭眼抓钱,手中多少铜钱连他自己也是不清楚的。作弊的窍门是,庄家出完第一摊之后,将所有铜钱放回兽皮袋里,却并不松手,只是攥着那些钱在袋子里胡乱一搅,同时捡起一两个钱,或者丢掉一两个钱,使余数发生变化即可。

    至于如何向同伴暗示,是在庄家将钱藏入碗底扣好,然后把竹竿压在碗底的时候,通过拿竹竿的手法不同,给出具体的数目。比如庄家用两根指头拿竹竿,余数是一,三根手指余数是二,以此类推。

    只要三个人把这套手法玩熟练了,那肥羊也只剩下挨宰的份儿了。

    郑采办听得两眼放光,心道,这趟郡城来的值了,不但吃喝玩乐一番,还学了个本事,等回到宗门也找两个交情好的杂役,好好做他几局。

    接下来,谭大先生亲身示范,如何出摊,如何暗示,又让二丑和郑采办反复演练了许多次,大家都觉得没什么问题了,这才通知范掌柜,刀已磨好,可以准备宰肥羊了!

    三个人也都彼此分开,只等晚饭之后,由范掌柜攒局,然后装作彼此不熟的样子,一起到这间客房宰肥羊。

    郑采办心里装着事,晚饭吃的心不在焉,心情紧张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些担心灵石不够。他这次来郡城,从宗门预支了一块中阶灵石,除了买鱼腥果之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要买。除此之外,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也就是七八块低阶灵石。

    七八块低阶灵石的身家,在宗门的杂役里绝对算得上丰厚,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外门弟子,这也多亏了他的做的是采办的肥差。不过听谭大先生的意思,晚上的赌局,赌注可是上不封顶的,万一自己坐庄时,那个纨绔子弟发疯下一个重注,自己拿不出灵石来跟注岂不是惨了?

    郑采办患得患失地吃过晚饭,怕耽误大事,连酒都是浅尝辄止。

    他回到自己的客房喝了片刻灵茶,范掌柜便过来敲门道:“郑仙师,应贵客之邀,小店今夜开金钱百子摊,您是否有兴趣?”

    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为免那肥羊起疑心,由范掌柜暗中撺掇那肥羊出面攒局。

    郑采办赶紧放下茶碗,朗声笑道:“我正巧要去赌坊,既然店里有局,何必舍近求远,哈哈哈。不知是哪位贵客,今晚到要耍个痛快。”

    他随着范掌柜来到白天“彩排”的那间僻静客房,推门进屋,迎面一个穿着天青缎面长衫的黑胖子,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

    黑胖子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只淡淡地朝郑采办点了下头,就皱着眉毛催问范掌柜:“我说老范,这都几时了,你说的那俩位还来不来了?早知他们这么拖拉,我还不如去赌坊耍。”

    范掌柜呵呵笑道:“严公子少安毋躁,那俩位随时就到。”

    他的话音未落,屋外传来谭大先生爽朗的笑声:“对不住,对不住,让各位久等了。”

    人随声至,谭大先生推门进来,身上换了一袭月白色的文士长衫,手中折扇飘摇,谈吐气质更是温文尔雅。

    在他身后,是商贾打扮的二丑,虽然不像大先生那般出彩,扮相倒也与他的气质颇为符合。

    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为财而来,彼此间没有必要刨根问底,范掌柜也只把个人的姓氏相互介绍,二丑被范掌柜介绍为丑哥儿,听着有些不伦不类,却也没人介意。

    严公子见人都齐了,打发范掌柜把桌上的茶水点心换过新的,然后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张罗着赶紧开摊。

    谭大先生笑道:“翻摊虽然耍起来简单,但有些规矩总要事先说定才好开摊。”

    严公子伸出一根指头道:“你们有啥规矩我无所谓,我只有一条,就是待会下注可不能封顶,耍得起你请上桌,耍不起及早说,我可没工夫跟这儿陪你逗闷子。”

    谭大先生笑而不语。

    二丑掏出个兽皮袋子,往桌上一丢道:“我做的是小本生意,手上就剩了几块中级灵石,要是不够陪你耍的,我转头就走。”

    严公子瞟了一眼那兽皮袋,撇撇嘴巴,掩饰不住轻蔑的表情,倒也没说什么怪话。

    郑采办在一旁看得眼皮子直跳,好在严公子也没有继续追问别人,挽起袖子就准备开摊。

    谭大先生拦住他道:“总要定下谁先当庄。”

    严公子道:“自然是我来坐庄!”

    二丑冷笑道:“凭啥啊?谁肉多谁当庄?”

    严公子人虽长得蠢笨,嘴巴却也灵光,反唇相讥道:“要不凭谁生的丑,让你坐庄。”

    谭大先生拦下二人,把折扇放在桌上道:“要不这样,我转这扇子,扇柄朝谁谁先坐庄?”

    见众人都没有异议,谭大先生将折扇在桌上一转,滴溜溜转了十几圈之后,扇柄正好指向自己。

    郑采办心道,这大先生果然是个中高手,虽然炼气士也可以通过灵力暗访的方式将扇子停住,但调用灵气也会被别的修士察觉。谭大先生显然是只靠手上的劲头,控制扇子的转速。

    严公子倒也没多废话,反正庄家的赢率又不比闲家高。二丑和郑采办不动声色,一左一右站了庄家两侧的位置,二丑负责用小竹棍扒拉钱,郑采办的任务是赌完一局用木板帮庄家归拢铜钱。

    四人站定了方位,谭大先生又给每人发了五盒筹码。筹码是用白色的兽骨打磨而成,又叫骨筹,比牙签稍微粗点,每支骨筹长短粗细全都相同,一百支装满一盒,五盒就是五百支。

    谭大先生提议让各人清点一下盒中的骨筹,严公子冷笑道:“用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