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21章 鱼腥果的新用途
    “这是雪蚕丝织的衣料!”范猴子皱起眉头,“这姓郑的只是个采办,竟然会用雪蚕丝的衣料来做袍衫。”

    “雪蚕丝很贵重吗?”殷小小伸出大手搓揉几下那灰袍,惊道,“呀,这袍子好软,比我家里的绵丝被还软。”

    “那今晚你就盖着它睡觉!”殷公寅没好气儿地逮呛谁。

    “才不要,被人穿过,都臭了!”殷小小甩开灰袍,一脸嫌弃。

    “没什么味道啊?”殷公子拿起灰袍闻了闻,扭头问殷小小:“总比老四兽皮袄的味道小多了,你一直披着它,咋就不嫌臭?.......哎呦......你这丫头,再这么粗暴,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殷小小将殷公子的脑袋按在桌子上,气道:“等我告诉爹去,你不但喝酒,赌钱还到青楼找女人。”

    殷公子苦脸哀求道:“我那都是逢场作戏,都是殷勤安排的。”

    范猴子心里藏着事,没理会小辈们的嬉闹,面色凝重地问殷勤:“这个姓郑的会不会有什么背景?一件雪蚕丝的衣衫,最少要两块低级灵石,连一般的内门弟子都穿不起。”

    殷勤笑嘻嘻地将灰袍穿上,不介意地道:“内门弟子穿不起,不见得灰袍仆役也穿不起,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就好比您老这月华凝霜,您能隔三差五品上两壶,这口福就连殷家老祖也比不了。”

    殷勤的身材虽然不高,但比干瘦得像只老鼠的郑采办还是高出一截,灰袍穿在身上紧巴巴地,并不合身。好在扮演穿灰袍的万兽谷修士并非他的戏份,边上等得焦急的殷公寅,看他转了两圈就迫不及待地将灰袍从他身上剥下来,套在自己身上。别说,看他的形象气质到和那郑采办颇为相似。

    范猴子看着殷公寅穿着灰袍,背着手,做出大宗门采办的种种嘴脸,又想想殷勤的话,也的确有些道理,索性不再纠结郑采办的背景,他又开始为下一步的计划患得患失起来。

    这两天殷小小和殷公寅带着客栈的几个小厮,倒是把仓山坊市各家鱼腥果的行情摸了一遍,比他预计的价格稍微低些,基本一枚低阶灵石可以换十颗到十一颗鱼腥果。鱼腥果的储存期不长,店家一旦收入,只能采取薄利快销的策略,范猴子推测,店家的成本在十三颗每灵石左右。

    虽然每家具体的存货量,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搞清,但范猴子估计,整个仓山郡城的量加起来,也就是两千枚到三千枚之间。其中大半是被仓山坊市中较大的五家店铺所掌握,其他的鱼腥果则是零星分布于坊市中上百家的小型店面之中。

    按照殷勤的嘱咐,殷公寅他们昨天就已经开始购进鱼腥果。不知道殷勤是怎么想的,他并没有采纳范猴子的建议,从一家大的店铺集中采购,以期压低价格。

    不但没有集中采购,殷勤反而特别嘱咐小小他们只从每家店铺零星购入一些,量不要太大。

    殷小小几个人分头行动,跑了大半个坊市,一共花了五十三块低阶灵石买了六百零七颗鱼腥果。

    ******

    昨天晚上见到殷勤时,殷小小觉得没完成任务,有些沮丧,殷勤安慰她:“真的够了,再多我也吃不了。”

    殷小小吓了一跳:“这果子不是有毒吗?你怎么敢吃?”

    “我有一半蛮人血脉,这果子妖兽吃得,我自然也吃得。”殷勤忍着笑,一本正经道。

    “可是,吃这么多鱼腥果有什么用?”殷小小瞪着殷勤,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用处大了,比如可以帮助开脉。”

    “帮助开脉!”殷小小吃惊地张着嘴巴。

    那晚殷勤只给大伙说了针对郑采办的第一步计划,至于买鱼腥果的目的,只简单提了“囤积居奇”四个字。

    殷小小虽然漫无心机却并不傻,她从来没听说这鱼腥果竟然有帮助开脉的奇效,而且如果真有这个效果,鱼腥果哪能那么便宜就能买到?

    殷勤见殷小小不信,解释道:“那是因为大家还不知道,等大家看到开脉丹方就该去抢这鱼腥果了。”

    竟然还有开脉的丹方?殷小小左右看看,见大家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只有自己还蒙在鼓里,一把抓住殷勤的胳膊猛烈摇晃道:“四哥哥最坏了,什么事都瞒着小小。”

    殷勤被她摇晃得宛如风中枯叶,险些散了架子,赶紧从怀里掏出张破旧的兽皮递过去:“这就是丹方,给你,给你。”

    殷小小接过丹方,装模作样地看看,她识字不多,只零星认得几个,就将兽皮丢回去:“你这丹方从哪来的?”

    殷小小虽然看不懂丹方,却也知道所有关于丹药、符咒乃至炼器的秘本在蛮荒都是万金难求的宝贝。

    殷勤眨巴两下眼睛道:“咱们内部说,这丹方是我和三舅爷爷琢磨出来的,对外,这丹方是皇城来的严公子,从万兽谷弟子手中赢来的。”

    殷勤把兽皮塞给殷公子:“严公子,今天晚上去潇湘馆好好嗨皮,顺便把这张丹方散出去。”

    殷公子揣好兽皮,忍不住问:“嗨皮是啥意思?”

    殷勤微微一愣,解释道:“是句蛮人的土话,就是很开心的意思。”

    殷小小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又扯住了殷勤的胳膊准备摇晃:“四哥哥,你们在赌场嗨皮,我和三哥却在外面顶着日头跑,现在三哥也要加入你的计划去嗨皮,只剩下我从来没有嗨皮过。不干,你要陪我一起嗨皮!”

    殷勤抹了把冷汗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逛坊市,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学蛮人说话。”

    ******

    大家虽然一宿没睡,却依旧精神抖擞。殷公寅终于等到了属于他的差事,可以披着那件万兽谷的灰袍去坊市里招摇撞骗。

    殷公丑将殷公子拉倒一边,虚心讨教严公子在潇湘馆里的种种经历,一个说的口沫横飞,一个听的眉飞色舞。

    殷小小见殷勤答应陪她逛坊市,也是开心得不得了,不过她马上又出了个幺蛾子,其他人都真枪实弹地出去骗过人,只有她从未尝试过骗人的滋味,她也要求体验一把当骗子的感觉!

    殷勤微微抬头,看着大妞儿满脸向往的神色,心中一动,又马上升起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唉,以大妞儿的这个姿色以及爆表的武力值,不去搞仙人跳,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