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23章 残卷
    殷勤也是被殷小小缠得没辙,这才同意带她耍个小把戏,让她尝试一下当个小老千的滋味。

    殷小小按照殷勤所交代的,走过去和那卖珊瑚角的汉子搭话,殷勤就远远地看着。别说,这大妞儿还真挺有天赋的,虽然听不到俩人具体说了些什么,但看殷小小先是围着那头珊瑚角转来转去,拍拍看看很是喜欢的样子,显然已经进入了角色。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又聊了一会儿,殷小小就让卖鹿的汉子牵着珊瑚角跟她走,一直走出半条街的距离,来到一处卖首饰珠宝的银楼。

    殷小小让那卖鹿的汉子在门外稍等,一个人“嗨皮”地进了银楼。虽然隔了好远,殷勤还是听到大妞儿进门前,很是热情地喊那卖鹿汉子为“大哥”!

    天才啊!殷勤忽然觉得大家以前都看轻了大妞儿,在他前世的记忆里,有一种专门针对男人,成功率极高的骗术,叫做“萌骗”!简单说,就是女人越萌,越容易将男人骗得晕头转向。

    功夫不大,殷小小又很“嗨皮”地从银楼出来,出门时又朝那卖鹿汉子喊道:“大哥,你稍等我下,我去去就回。”

    直到殷小小左转右转地在人群里没了影儿,跟在她身后出门的银楼伙计才和卖鹿的汉子相视一笑,然后耐心地等待着那个萌哒哒的大妞儿拿钱回来。

    殷勤见一切进展的非常顺利,也转身撤了,直接到与殷小小事先约定的街道另一头的路口等着。

    他站在路口等了片刻,殷小小满面通红地跑来了,见面就迫不及待地从怀里掏出一枚纯金打造钗子道:“殷勤哥,你看!”

    殷勤接过钗子,点点头,样式虽然一般,但胜在够大够沉,倒是符合大妞儿一贯的风格。

    殷小小首骗成功,兴奋地要命,扯着殷勤绘声绘色地讲个不停。她如何跟卖鹿汉子说,一起去拿钱买鹿,到了银楼又跟里面的伙计说了类似的话,那伙计见她门外有“大哥”候在那里,也没拦她,直接让她戴着金钗走了。

    看着小小开心的样子,殷勤忍不住给她泼点冷水:“你的愿望实现了,现在可以听话回客栈了吧?”

    殷小小愣住了:“干嘛回客栈?你不是答应陪我逛一天坊市的吗?”

    殷勤正色道:“你傻啊?刚刚在坊市里骗了人家那么大一支钗子,还不赶紧远走高飞?”

    殷小小傻眼了,嘟囔半天,气得噘嘴道:“我看出来了,殷勤哥才是真正的大骗子!”

    打发走了殷小小,殷勤脸上浮现出谭大先生特有的笑意,奶奶的,老子被困在小仓山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半年,终于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嗨皮,买些奢侈品了!

    上一世的殷勤,人品虽然不及格,但对生活品味却是很有追求的。这一世,他穿越而来,一头扎进了小仓山,成天披着条臭哄哄的兽皮,几个月也洗不上个澡,那生活品质,唉,宝宝心里苦啊。

    殷勤身上带了五块低阶灵石,七八片金叶子,还有一些散碎的银锭铜钱,与一般的炼气修士相比,可谓阔绰。这也是他第一次能够沉下心来,不受干扰地,近距离地去了解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仓山坊市与他之前所见山庄坊市截然不同,与错落有致整齐划一的山庄坊市相比,这里就像他前世去过的那些杂乱的乡镇大集市。坊市的街道三横两纵,每条都很宽,放在前世的话,足够开成双向四车道的马路。

    三条平行的横街大致有一里左右的长度,两条纵街则延伸出五六里地,除了街道两边固定的商家店铺,坊市里满仓满谷的都是些临时摆的地摊。

    殷勤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过去。东西虽然琳琅满目,大家却还没有奢侈品的概念,甚至很多摊位所卖的东西大都是些未经加工过的材料,或者仅仅是些粗加工的半成品。其中又以荒原妖兽的皮毛骨肉为多数,再有就是各种生长在荒原之上的草药瓜果。

    至于殷勤所急需的攻击或者防御类的符箓法器,则非常少见,即便偶尔有人售卖,价格也是高的离谱。像殷铁山当初所用过的那张金甲符,价格都在三五枚低阶灵石左右。

    平心而论,金甲符的防御力在炼气或者筑基期修士可用的灵符中还是不错的,之所以被那头赤睛猪几下破掉,主要是还是因为赤睛猪本身的等级太高,已经到了四级妖兽巅峰,再进一步就可凝聚妖丹成为大妖。

    除了灵符法器,殷勤还特别注意各种与修炼,丹药,以及灵符,炼器有关的书籍法卷,前世的经验告诉他,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灵丹再好不如自己能炼,灵符再强也要自能画。

    只是殷勤转了大半条街,连一本像样的东西都没看到,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荒原的修士还停留在口传心授的阶段,跟本就没人肯下功夫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

    他正觉得失望,忽然眼光一亮,不远处的一个偏僻角落的摊子上,竟然真的摆着几本书!

    那是几本用草纸线绳装订的书!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兽皮卷儿。殷勤按捺住满腔的激动,快步过去,最靠近外面的一本,封面赫然写着,“洞天灵符残卷”六个大字!摆在里面的几本则分别印着“五行大义残卷”,“法器探微残卷”,“五行合化残卷”,“素玄经残卷”。

    怎么都是残卷?殷勤纳闷地瞟了一眼坐在摊位后面的,正托着腮帮子半闭着眼睛打瞌睡的老头。

    “老人家,您这些书怎么卖啊?”

    老头脑袋一歪,然后激灵一下清醒过来,见来了主顾,脸上堆起笑容:“一锭银!”

    “一锭银?!”殷勤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只要一锭银?一锭银就是一百枚铜钱,对于寻常百姓来说,省吃俭用能过大半年的生活。

    老头以为他嫌贵,解释道:“只要一锭银,这五本您全拿走。”

    殷勤彻底懵瞪了:这些书虽然写着残卷,但书页的装帧都很整齐,显然是抄写本而非原件。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一锭银买五本啊,莫非里面的内容太过残缺,以至于根本没法看?

    “我可不可以先看下里面的内容,再做决定?”一锭银虽然不多,殷勤也不想花冤枉钱。

    老头犹豫半晌,伸出五根手指道:“不瞒您说,以前有人也说先看后买,结果看过之后,却甩手走了。您若真想看,先付五枚铜钱,可以给您每本试看一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