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24章 阅读残卷的正确姿势
    头回听说还有蹭看秘籍残卷的!殷勤老千出身,本能地感觉这书里面有古怪,难道是打着残卷的幌子骗人试看?不过,五枚铜钱也真的不多,殷勤干脆掏出一锭银丢给老头道:“你这书里要是白纸一张,或者胡写乱画的,可别怪我砸你的摊子。”

    “那怎么可能,我张记残卷,祖辈三代的传承,绝对不会糊弄人。”

    这老头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殷勤拿起那本“洞天灵符残卷”,随手翻开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副插画,画的是光溜溜的一男一女,摆的是个老汉推车的姿势。

    这特么是啥玩意?殷勤又翻开一页,还是画的一男一女,不过姿势换了,兔子蹬鹰!这是整本的春宫图啊?和洞天灵符没有一毛钱关系。

    殷勤不死心地又拿起那本“五行大义残卷”,还是同样的玩意,只不过从一男一女换成了一男两女。

    老头神秘兮兮地还在一旁介绍:“请您长眼,这些图样可都是从皇城那边儿拓来的,甚至有些特别精致的,是从宫里流出来的......”

    “你特么拿我寻开心呢?”殷勤怒道,“老子要看的是正经画符,炼器的东西。”

    “那您为何要买残卷?”老头委屈地解释道,所谓残卷在仓山郡城就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特种书籍,里面的内容虽然不堪入目,但外皮却堂而皇之地冠以各种修炼的名目。这样客人买回家去,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放在书架之上了。

    老头虽然说话小心翼翼,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人也是个财迷疯,拿着一块破银锭就想买五本真正的修行书!

    殷勤看出老头眼中的轻视味道,也觉得挺尴尬,好在他脸皮够厚,正准备甩手走人,冷不丁身后传来女人兴奋的声音:“四哥哥,我总算找到你了,原来你躲在这里买......”

    女人话说一半儿,忽然停了,殷勤回过头,只见殷小小头上顶着一个特大号的金钗,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满脸惊讶地呆在那里。大大的眼睛瞅过来,又瞄瞄书摊上的那几本残卷,殷小小的脸忽然涨的通红,结巴道:“四、四哥哥,你......你怎么会买这东西?”

    殷勤暗骂了声艹,心想自己还真是个土鳖,看殷小小的表情,连她都晓得所谓的“残卷”是个神马东西。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淡定地对小小微微笑了笑,然后将书递给老头道:“一锭银,把这五本书都给我包起来。”

    从老头手里接过书,殷勤顺手递给殷小小道:“这东西还真不好找,回头替我转交给你二哥吧。”

    “我就知道,肯定是我二哥的主意。”殷小小脸上浮起淡淡的怒气,“殷勤哥,以后别听他的,就帮他买这些烂东西。”也难怪她生气,从小到大唯一一次挨揍,就是因为偷翻了殷公丑私藏的“残卷”,并且告诉了殷铁山。

    “那头珊瑚角怎么没一起牵过来?”殷勤带着殷小小快步离开老头的烂书摊,转了个话题道。

    殷小小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把珊瑚角买下了?”

    殷勤瞟了一眼她头上的大金钗笑道:“你敢顶着它逛坊市,自然是良心发现不做骗子了。”

    殷小小红着脸低下头道:“其实,我的良心也没发现,就是想着只有这样才能跟殷勤哥一起逛坊市。”

    殷勤好奇地问:“沉不沉?”

    “什么?”

    “我问你头上顶个大家伙,不觉得累吗?我刚才掂了下,得有七八两吧?”

    “殷勤哥!”殷小小扭捏一下,旋即得意道,“才不累呢,反正你们几个小子加起来都没我劲儿大!”

    殷勤同意地点点头:“这倒是。等下哥买了什么东西,你帮哥拎着,还有,坊市人多,你要跟紧了我,不许随便乱跑。”

    见殷小小一个劲儿地点头,殷勤满意地背起手,迈开步子,虽然没有面朝大海,却也感觉春暖花开。

    ******

    宝芝斋是家两层楼的小店铺,位于仓山坊市三条横街中的一条,地点有些偏,主要售卖荒原特产,有以草木果实类为主,兼卖一些取自妖兽身上的宝材。

    宝芝斋的一楼,打了三面墙的货架,上面摆的都是些大路货,大多数不需要灵石,甚至有些常见的药草价格低廉,用银锭都可以买到。

    二楼则是专为贵宾准备的四间雅室,布置的与茶楼酒肆的雅间相仿,唯一就是每间屋都加了特别的符阵禁制以防屋里面进行交易时,外人窥探。

    宝芝斋的掌柜姓王,炼气初期的修为,经商多年,举手投足都带着世故圆滑的商贾之气。王掌柜亲手沏好了一壶灵茶,用紫檀托盘托着,走进走廊最靠里面的一间雅室。

    雅室里,两个年轻人正在欣赏墙上挂的一副深谷幽兰图,其中一人身着宗门仆役样式的灰袍,另一人却是书生打扮,正摇头晃脑地斟酌诗句:“深谷幽兰香,暗开无人赏,与君掐一枝,这个,这个.......蓬荜也发光。”

    “程公子好文采!”王掌柜忍住笑,将茶具放在桌上,介绍道:“小店陋劣,没什么好东西,唯有今年新采的雨前灵茶,出自九幽山庄,请两位上仙品鉴。”

    “哦?九幽山庄的茶。”吟诗的程公子很感兴趣地坐下,品了一口,陶醉道:“好茶,真是唇齿留香,绕梁三日啊。”

    王掌柜谦让两句,却没想明白唇齿间的香气又怎会去绕梁三日?

    程公子抿了口茶,又对身边那灰袍仆役道:“孙采办也尝尝,这九幽山的茶果然比谷中的高明不少。”

    那孙采办却是个冷脸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面无表情地放下。

    王掌柜见他牛饮了一杯灵茶,心中升起暴殄天物的感叹,转回正题道:“可否请两位上仙示下,此次光临小店,是要采买些什么货品?”

    程公子打开折扇哗啦啦地扇乎几下道:“采买货物的事,请与孙采办谈。至于我么,只是想向王掌柜打听些闲事。”

    王掌柜点点头:“那咱们是先谈采买,还是我先向公子讨教?”

    程公子端起茶碗:“自然是先紧着正事办。”

    王掌柜看向孙采办。

    那货翻了翻眼皮道:“你家有多少鱼腥果?”

    王掌柜微微一愣,心道:怎么又是一个买鱼腥果的?他店里鱼腥果的存货并不多,只有不到百颗,前两日有个大块头的丫头连价都没砍,就急匆匆地买走了三十颗。而且这个孙采办问的好奇怪,不说自己要买多少,反倒问自己店里的存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