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32章 三耳兔
    殷勤的这个小队加上严长老只有六个人,他负责在前面警戒探路,严长老则护着殷家四兄妹坠在后面几十里的距离。

    一路上殷勤都会在树木、岩石上留下标记。

    “看那边有个岩洞!”殷小小眼尖,看到殷勤在不远处的一处岩洞口留下的痕迹,不由得兴奋地指着那里叫道。

    找到可以栖息的岩洞,意味着终于可以在干燥的地方歇息一晚了。一路上他们经过了不少岩洞,但都谨慎地绕了过去,殷勤来自蛮荒的血脉可以感受到岩洞里妖兽的气息,同时当他嘴里含着暗石悄悄潜近岩洞的时候,又可以很好地隐蔽自己的气息而不被洞中危险的妖兽察觉。

    这是他们进入大仓山山脉以来第一次发现可以栖息的岩洞,不但殷小小觉得开心,就连严长老也暗自嘘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坐下来稍事休息了。

    这一路,可把老头累得够呛,被陈鹰扬拂袖一击的暗伤还未恢复,又要时刻护卫着几个小家伙,严长老的灵力消耗十分巨大,以至于之前的一段路,不得不手握灵石,从中汲取灵气。

    岩洞就在不远的地方,殷家兄妹也顾不得淋雨,撒开丫子就往岩洞跑去。

    这是一个喇叭形的岩洞,入口开放,越往里越窄小,总的进深也不到十米。从地上的痕迹来看,殷勤肯定在这逗留过,地上有一堆尚未燃烧彻底的油松枝叶,上面还架着一只烤得黑不溜秋的三耳兔。

    油松是一种覆盖面很广,又极易生长的植物,它的枝叶富含易于燃烧的油汁,即便外表尚且潮湿,也可以点燃,包括仓山郡城的平常百姓,也多用油松的枝叶作为日常生火所用。

    至于三耳兔,其体型堪比殷勤前世见过的大袋鼠,兔头正中的位置长了一撮较硬的鬃毛,向上立起,远远看去就像长了三只耳朵一般。

    三耳兔的体型巨大,一对后退的力量尤其强大,就连山峰巨鹰猎杀时不小心被它的后腿蹬上,也有可能会被踹断翅膀。三耳兔的成年体的如果能够活过百岁以上,则进入一阶妖兽的行列。

    当然,殷勤所猎杀的这只三耳兔只是个幼年体,只有羊羔大小,倒是整好够大家吃上一顿的。

    “老四真是厚道啊,早早地连兔子都给我们烤好了!”殷公子连湿淋淋的衣服都顾不得脱,一屁股就坐在火堆边,拆下一块兔肉就咬,同时还不忘评价道,“就是火候掌握的不好,烤的过了头,有点糊了。”

    严长老进入炼气后期,可以辟谷不食,对于他来说最要紧的是补充灵力,修复受损的经脉。

    他进了岩洞以后,看看的确没有什么危险,便施了个小焰炎术,将一团火球漂浮于岩洞的中央做为照明之用,然后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攥着灵石打坐起来。

    殷公丑和殷公寅不像殷公子那般贪吃,他俩先帮着殷小小在洞里比较干燥的地方铺了块兽皮,又用兽皮帮她支起一个简易的隔断,供她换衣所用。

    大家上身都还好,被严长老的小辟水术所罩并没有十分湿漉,只是裤脚鞋袜踩得全是泥水,尤其是殷小小从坊市买的吼熊皮靴,虽然结实,却架不住雨水从靴子口往里灌了个满篓儿。

    只听洞里面哗啦啦一阵水落之声,正聚精会神吃兔肉的殷公子忽然提起鼻子闻了闻,扭身朝洞里面叫道:“我说你们两个臭小子几天没洗脚了?好大的味道!能不能等人吃完东西,再放味儿?”

    殷公丑与殷公寅心照不宣地互视一眼,然后笑嘻嘻地坐看某人作死。

    出乎这哥俩的预料,殷小小听了殷公子的抱怨反而得意地一笑,光着脚出来指着他道:“你个土包子知道啥?咱们出发前殷勤哥带我去买丹药的时候,还买了好多的水果,我问他这么多水果吃不了。他说,吃不了就用水果汁洗澡,还说天然的果子里有一种什么醋,可以软化’脚趾层’,让皮肤更加滑溜!”

    “脚趾层是啥?”殷公子感觉这个话题好深奥。

    “笨啊!”殷小小扬起大脚丫,她的趾头缝儿里还夹着红色的水果皮。

    “我说咋一股子烂桃儿味。”殷公子撇撇嘴道,“殷勤这小子自打被赤睛猪撞过,脑袋里就多了好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要我说,有那胡思乱想的时间,不如踏实把肉烤好了。你们别在边上站着,都过来尝尝,看这小子烤的肉是不是糊弄事呢?”

    “你还是大哥呢,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殷勤哥辛辛苦苦给大家烤了肉,自己还一口没吃呢……”殷小小忽然停下,皱着眉头道,“不对,殷勤哥肯定出事了!他不是不小心把肉烤焦了,肯定是烤到一半突然出了事情,他不得不离开!”

    殷小小这么一说,连殷公子都觉得有理,在他的印象中殷勤从未烤过这么难吃的肉。

    “还真是的。”殷公丑附和道,“殷勤那小子一贯的饭少了先吃,炕小了先睡。大伙这些天跟在他后面哪顿不是吃他挑剩的?”

    “我得去找殷勤哥!”殷小小白他一眼,却没心思和殷公丑斗嘴,跑回洞里提起大靴子就要往外面冲。

    她的三个哥哥赶紧一起冲上来,死命将她拦下。

    “你们干嘛拦着我?”殷小小挽起袖子。

    “外面这么大的雨,你到哪儿找殷勤去?”殷公丑给她分析道,“再说,如果殷勤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也肯定会给我们留下消息。而且这岩洞里根本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我觉得殷勤即便是遇到什么事先走一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万一他遇到荒原大妖呢,说不定来不及反抗就被叼走了!”

    严长老打坐一阵,灵力恢复过半,也起身过来拦住满脸焦急的殷小小道:“假若他真的遇到了荒原大妖,别说你去,就是咱们几个全都过去,也不过是给大妖填了牙缝儿。再说,勤小子身上的蛮人血脉并非俗品,特别是感应力超乎寻常,之前若不是他预先感应到山洪巨流,咱们恐怕早都葬身泥流之下了。他既然选定了这个岩洞作为大家休憩之处,证明这里是相对安全的。我看大家还是耐心等待,抓紧时间恢复体力,万一真的有事,才能全力以赴地应对。”

    殷小小被大家劝住,却还是有些心神不定。

    倒是殷公寅半天没说话,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殷勤为什么要带你去买药,买的什么丹药?”

    殷小小脸色一红道:“你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