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42章 高若虚
    距离殷勤所在两座山峰的岩洞里,殷小小已经穿戴整齐,正安静地整理她的包包。在她手边,是一块长条形状的青石,这是她大雨刚停下就在附近四下转悠,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

    殷小小有一柄女修专用的绣剑,是殷铁山专门为她打造的,不但凡人可以用,甚至炼气后期的修士也能使用。不过殷小小不喜欢,握在手里轻飘飘的没有一点手感,还不如随便捡块石头好用。

    半夜里,大家都听到了远山处传来的响动。严长老说,那是夜行的高阶妖兽在相互撕咬与搏斗,并且早早地就熄灭了洞口的火焰以及那团照明用的小焰炎球。

    大家全都躲在黑暗里。殷小小一直在担心。从未出过远门的她,第一次见识了荒原的可怕,她无法想象高阶妖兽到底有多么恐怖,它们争斗的声音竟然能够传出如此远的距离。万一殷勤哥在外面也遇到了类似的妖兽,能不能安全地逃回来呢?

    天还不亮,殷小小就开始忙活起来,殷勤彻夜未归,让她既担心又有些怕。偏偏那三个哥哥却呼噜着睡得好香的样子,让她心里又有些气。

    突然,一直在黑暗里打坐的严长老睁开了眼睛,似乎感应到什么,他拿起身边的折扇,轻轻起身。

    严长老的折扇是一件低阶法器,扇骨是用二级妖兽荒原青狼的肋骨炼制的,比一般的刀剑还要锋利,以灵力催动,可以将丈许高的巨石如同切豆腐般轻易斩成两断。

    “怎么了?”没等殷小小说话,一直在“睡觉”的殷公丑却抢先问道。

    他边上的殷公寅也一骨碌坐了起来:“严长老可是听到什么?”

    殷小小惊讶地看着三个兄长,殷公子刚才呼噜打得山响,此刻竟然也抄起一柄厚背砍刀,神色凝重。

    “你们原来都在装睡?!”殷小小低声道。

    “有人过来!”严长老凝神倾听了片刻,让大家赶紧整理好东西,做好撤离的准备。

    “万一是殷勤哥呢?”殷小小的东西早就收拾好了。

    严长老摇头道:“是四个人,修为不在我之下。”在荒原里,相比凶残的妖兽,偷偷接近的陌生修士才是最可怕的威胁。

    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严长老表情沉重,他摸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枚豆粒大小的丹丸,吞了下去。这是聚气丹,可以加快修士灵力催动的速度,修士在面临危险的时候经常事先服用一些类似的丹丸。

    聚气丹属于低阶灵丹,炼气修士可以使用,价格不便宜,一枚要三五块低阶灵石,严长老吞下那粒是出发前殷铁山私下给他的,以备不测。

    “快走!往林子里钻,大家分散开,慢慢走,小心不要弄出动静!”严长老带着四个小家伙,轻手轻脚地出了岩洞,一头钻进漆黑的山林之中。

    ******

    高若虚奔行在高低起伏的山路之上,脚尖轻轻点地就能蹿出十几丈远,配合上他宽大的袍袖,真有几分飘飘欲仙的姿态。

    他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给殷家卖命几十年,总算快熬出头了。

    高若虚早年曾是九幽山庄的外门弟子,资质虽然不是极佳,但也是两阳一阴三金根的上佳灵根,又得一水灵根相助,他的先天的资质甚至比殷家现任家主殷铁山还要好。加上背靠着宗门,不缺功法秘笈,他二十几岁就修炼到了炼气中期。

    眼看着四十岁之前就有望击筑基,从而成为内门弟子,高若虚也是飘飘然,不知收敛。不想他得意忘形之下,触犯了宗门禁律,虽有师长维护,免去了散功之刑罚,还是被赶出了宗门,终身不得再返宗门。

    高若虚在蛮墟荒原上流浪了大半年,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丧家之犬的感觉。他原以为凭借自己的天资,即便失去了宗门庇护,也能仗剑荒原猎杀妖兽,闯出一条路来。

    实际的情况却是,他在宗门里只知道一心修炼,全部精力几乎都放在如何快速提升灵根之上,虽然也学了一些对战的法术,但如何运用,何时运用这些法术,却是毫无概念。

    没有实战经验成了他的软肋。结果堂堂一个炼气中期的修士,竟然被几个炼气初期的蛮墟散修盯上,被人堵在荒原的僻静山谷里,一场围殴之下,高若虚险些丧了性命。

    多亏了遇到殷家的狩猎队伍,正好经过,顺手救下了他。那次殷家带队的正好是殷铁城,一番攀谈之下,高若虚就成了殷家的客卿长老。

    殷家看重的是高若虚大宗门的背景,虽然限于宗门的禁律,高若虚不能将九幽山庄的功法秘籍私相授受,但在大宗门里混了那么多年,他的眼界在那里。指导小辈们如何修行,自然要比那些野路子的散修,来得有效合理。

    高若虚则是希望能够借助殷家的力量,帮助自己进阶筑基。谁知几十年下来,高若虚大失所望,殷家虽然号称小仓山第一修仙家族,但所拥有的资源实在是太有限了。供应殷家三位筑基修士尚嫌不足,又怎么会将资源向他这个外姓人倾斜?

    可是除了殷家,高若虚又能投奔哪里?七大宗门之间都有默契,绝不会招收别宗的弃徒,除去七大宗门,各个中小修仙家族与殷家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高若虚在殷家蹉跎了几十年,也将将修炼到了炼气大圆满,再想进阶筑基却是比登天还难。就在他心灰意懒之时,机会竟然从天而降。

    炼气修士寿元之比凡人稍微长些,殷铁城年过七十,寿元无多,想要延命,唯有冲击筑基。这老货也是心黑手狠,竟然勾结赵家和李家将殷家卖了个底儿掉,其代价仅仅是由赵家和李家联合提供给他的一枚筑基丹而已。

    高若虚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笑,即便以自己三金根得水根相助的资质服用筑筑基丹,也只有不到六成的把握能够筑基。殷铁城一个五行缺一的杂灵根,也敢痴心妄想地冲击筑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黄雀自居的高若虚,小心谨慎地寄人篱下几十年,总结出一条在蛮墟荒原最重要的生存法则,那就是遇事不可争先,安全才是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