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45章 吼一吼
    这李永豹嗓门也是真大,想必是加持了灵力,高若虚逃出三里多地竟然还能听到背后的阵阵骂声。

    终于当李永豹问候过高若虚的太上老奶之后,骂声戛然而止。

    高若虚心中冷笑,这货身中剧毒,不赶紧平心静气压制毒性,难道不知道骂得越凶,毒性攻心的速度就越快?又或者他这么一闹,早惊动了林中的凶兽,又给他补上一口。想到凶兽,高若虚脚下加紧将速度提至极致。

    耳边呼呼生风,高若虚心中也在琢磨。这李永豹嚎了半日也不见他两位兄长回应,李家三兄弟怕是全军覆没了,眼下最让他头痛的是,该如何向殷铁城交代。又或许暂且不向他交代,先在暗处远远盯梢,只等殷家覆灭的消息确实以后,殷铁城拿到了筑基丹,再突然出手抢夺?

    ******

    李永豹并没有被毒气攻心,相反的随着他折腾地越厉害,身上的肿胀竟然有渐渐消退的趋势。断臂处那令人触目惊心的刀口在他的灵气的护持之下,竟然也渐渐收拢结痂,不再有黑绿的液体流下。

    老子这是中的什么毒啊?李永豹心里面开始疑惑,从症状上看这毒绝对是霸道无比,可从毒性来说,似乎又没那么可怕。真正的剧毒,只需几息的功夫就能毒翻一头成年体的金刚巨猿,可他又骂又叫地已经蹦达半天了,为何这毒性反而慢慢消退了呢?

    莫非老子中的并非必死之毒?李永豹想到这个可能性,脸色立马垮了:日他娘,那老子的胳膊岂不是白砍了?!

    “啾!”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没等李永豹回头,忽然脖颈一凉,大好的头颅便滚落于地,他眼中看到的最后影像,是一只纯白如雪的小兽,正朝自己啾啾叫着,一副开心的样子。

    李永豹的头并不是被阿喵的利爪抓掉的,砍他的人是手持狼骨扇的严长老。

    严长老趁着李永龙“发疯”的当空总算是拿到了自己兽皮袋以及狼骨扇,随手从地上扯了块破布裹在腰间,见李永豹站在那里发愣,便顺手一切砍了他的脑袋。

    严长老平日里最重修养,讲究的是个温文尔雅不急不躁的做派。被高若虚“蹂躏”过之后,却是性情大变改走了野兽派的路线,砍下人头不算,还颇为嚣张地梗起脖子吼了吼。

    问题是你吼过天,吼过地,吼过自己,也就该歇了,严长老偏偏意犹未尽地对着不远处,正用一双略显愁苦的眼睛打量他的“小白鼠”,吼了两嗓子。

    没错,在他眼里,那边地上趴的就是一只小白鼠!严长老此刻热血上头,那感觉就如同喝多了的醉汉,觉得自己已经是天上地下平蹚了。

    下一刻,白影闪过,严长老的手上便多了个齿痕,一眨眼手掌就肿得像个馒头,再眨眼胳膊就粗了一圈。

    “啊!”严长老大叫一声,总算清醒了许多。没想到这小白鼠就是那剧毒的凶兽!严长老瞬间变得冷汗淋漓,瞟了一眼地上余温尚存的“猪头”,一咬牙举起狼骨扇也要来个壮士断臂。

    “严长老不可!”

    一声大喝打断了严长老的动作,回头望去,竟是失踪了一天的殷勤,正大步朝这边跑来。

    “我、我被那妖兽......呃?!”严长老一脸沉痛的表情忽然变得惊讶无比,那咬人的剧毒妖兽竟然蹿跳两下攀上了殷勤的肩头,尾巴搭在殷勤的脖子上,一只爪子伸到殷勤怀里摸索一阵掏出个布袋,然后啾啾地叫开了。

    殷勤接过布袋,从里面捏出个小果儿,塞给那妖兽吃了,看他的样子竟然与那妖兽颇为熟悉。

    安抚好阿喵,殷勤拿下还在发愣的严长老的狼骨扇,面带歉意道:“幸亏我来的及时,否则严长老也要被阿喵骗掉一条胳膊。”

    “此话怎讲?”严长老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听了殷勤的话也多少放了心。此时他才有心情去仔细打量殷勤肩上的小兽。看它那似狸似猫的样子,严长老心头忽然一动,想起传说中的某位.....不过他稍微走了下神儿,旋即自失地一笑:不可能,此兽虽然灵异,却也不可能是传说中的那位。

    殷勤不知严长老心中所疑,只道他还在为身上的肿胀担心,便伸出手臂上的伤口给他看道:“长老不必担心中毒,阿喵的咬伤看似剧毒无比,其实只是吓唬人的花架子,除了肿胀流黑液并没什么大碍。我也被它咬过,也是差点砍了自己的一条胳膊去。长老只要活动一会儿,肿胀就会渐渐消失。”

    严长老苦笑着摇摇头道:“与它无干,都怪我一时心神失守,才做出许多荒唐的举动,我若不去主动招惹它,冲它吼那一嗓子,也不会被咬这一口。”

    殷勤看着严长老渐渐肿胀成猪头般的脸,心里满是无奈,他很想把真相告诉严长老:这小东西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说不定看你不顺眼,就顺嘴咬上一口。

    严长老唏嘘两下,忽然想起正事,连珠炮地问道:“李家此次来了三人,另外两人可是也被它收拾了?还有公子,小小他们是否无恙?”

    “小小他们都还好,至于李家的另外两个修士却是那个......死了。”殷勤笑得很是尴尬,似乎不好多做解释,干脆含着手指打了个响哨,招呼藏在林中的殷家兄妹出来。

    严长老心中疑惑,不是说这小兽没有毒吗?如何又将李家的两位炼气大圆满修士给弄死了?

    也不知殷家兄妹躲了多远,殷勤吹过口哨,又等了好一阵子,树林里才传来窸窣的声音,远远的就见三个身材胖大的家伙磨磨蹭蹭地往这边走。

    严长老凝神看去,不禁吓了一跳:这仨熊孩子怎么全都肿成了猪头样?

    对严长老幽怨的目光视而不见,殷勤不耐烦地冲那边喊道:“怎么就你们仨?小小呢?”

    “小小拉着那两个死鬼的尸身在后面,走的慢些。”殷公丑肿胀得说话声音都嗡嗡的,看见严长老的模样不禁咧嘴笑了,“没想到严长老也挨了一口,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