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52章 偷袭
    王长老纵跳如飞,片刻间就到了树林的边缘,他展开神识往树林中试探出去,树林里静悄悄的,此刻虽然太阳高照,林子深处却是幽暗一片。对于在荒原上行走的修士来说,有句话叫做逢林莫入,虽然不是这么绝对,但林木茂盛之处,难免会有想象不到的危险。

    王长老犹豫片刻,还是一咬牙,拔出腰间的青木剑,钻进了树林。林中即便有人,也不过一个蛮人小辈而已,王长老修行以木系功法为主,在这树林之中倒是颇有优势。

    赵白眼遣走了王长老,几位筑基对于树林中的情况也并不十分在意,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锁定殷铁山,其他人都构不成任何麻烦。

    此刻他们聚在一起,是要商量如何拿下殷铁山。蛮墟荒原上,类似这般的生死搏杀,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无非是参与者或人或兽,稍微不同而已。

    搏杀的规则只有一个,就是“不择手段”。“公平”二字对于蛮墟荒原的一切生命,都是可笑的愚蠢想法。

    虽然陈鹰扬只负责殷铁城的安全,并不参与其中,剩下三位筑基全力围攻一个身受重伤的殷铁山也是绰绰有余。

    赵白眼想趁着李成天怒火冲天,撺掇着他去从正面主攻,不想那李成天却绝不上套,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三人中修为最高的赵白江主攻,李成天从旁边策应,赵白眼则绕到后面断绝殷铁山的后路。

    主意拿定,三大筑基便纷纷掏出存放丹丸的药瓶子,这是蛮墟修士的又一大特色。别管平日里大家如何道貌岸然仙风道骨,每逢对阵之前,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先吃各种丹药,提高灵力的,增强防御的,增强神识的,还有解毒的,总之只要有用就一口吞下。

    尤其是这些中小世家的筑基修士,哪个不是从尸山血海趟过来的?一旦开打,那就是不死不休,没人会保存实力,只有先下手为强,甚至一招制敌才是最佳策略。

    就连炼气修为的殷铁城也往嘴里塞了几颗丹丸,他和王长老任务是控制住严长老,以及几个小的。殷铁城望着远处静静的树林,目力所及是林中无边的黑暗,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树林深处并非外面所看的漆黑一片,总有琐碎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洒落下来。王长老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了几百丈便停下脚步,他真的在一棵巨树的枝干上看到了一只角蝉。

    问题是,这只角蝉是不是刚刚鸣叫的那一只?王长老在树下撒了泡尿,决定就是它了,就算刚刚是殷铁山的人在通风报信,在这诺大的林子里找到此人也不亚于大海捞针。

    王长老提上裤子,再抬头时,那角蝉却又不见了。他在心里骂了句娘,一扭头,看到殷勤正淳朴地笑着,露出一嘴大白牙。

    “是你!”王长老说了句废话,手还没摸到怀里,脖颈便是一凉,耳中听到骨头断裂的咔嚓,旋即眼中天旋地转,紧接着便是彻底的无尽的黑暗。

    “王教习!”殷勤一刀砍了王长老的脑袋,这才习惯性地打了个招呼。

    要说这王教习也是出身名门大派,不但耍得一手好枪棒,各种小五行的入门法术也是样样精通,只是在殷家教习十几年,习惯性地先动口讲解,再动手演示,真正遇到实战便吃了大亏。

    殷勤前世虽然骗人无数,但从未杀过人,倒是这世的肉身,不但宰杀妖兽无数,犯在殷家手里的凡人散修也弄死过不少。一种奇特的感觉在殷勤胸中翻腾,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手脚麻利地将王长老身上搜刮一通,很纳闷他腰间为何挂了那么大个兽皮袋。不过眼下不是清点战利品的时候,他喊上正在逗弄角蝉的阿喵,便卯足了劲儿往山那边跑。原本他报信之后,就想立即撤离的,没料到王长老竟然大袖飘飘地钻到了林子里,送上门的肥羊岂有不咬一口的道理?

    殷勤含着暗石悄悄潜近,他的身躯如同蛇一般灵活地扭动着,不发出一点声音,这是他血脉叠加之后的新能力,殷勤给这种无声潜行的能力起了个名字叫做“蛇行”,他估摸着是因为吃了铁铃铛的蛇胆与心头血的原因。

    蛇行配合上暗石,使殷勤成为暗中偷袭的高手。不过他砍翻王长老的瞬间,必定会惊动远处的筑基修士,殷勤干脆不再隐藏身形,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和殷铁山他们会合。

    “王长老失手了!”赵白眼首先觉察到树林深处的响动,神识一扫发觉再也感应不到王长老的气息,紧接着他便看到一个身材高壮的家伙,脚步如飞地往山那头跑。

    “是殷勤!”殷铁城看出殷勤的背影,喝了一声便飞掠蹿出,在他印象里殷勤的速度很慢,只需纵跳几下就能将其拦下。

    让殷铁城想不到的是,方才蹿出一步,身边嗖地一声赵白眼已经抢在他头里向殷勤箭一般地射去。更让他惊掉下巴的是,以赵白眼十倍于他的速度,竟然只能渐渐拉近与殷勤的距离。

    殷勤奔跑的姿势虽然伸手伸脚颇为不雅,但那速度,简直就像,像一只飞天乌龟!殷铁城揉了揉眼睛,眼看着乌龟飞上了山顶,然后赵白眼猛地加速。就在赵白眼即将追上殷勤时,却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一道白色的残影,与赵白眼一碰,便闪电般地不见了踪迹。

    赵白眼被白色残影一阻,那飞天乌龟的身影就已从山顶消失不见。赵白眼在山顶稍微愣了片刻,还是转身飞掠而回,远远就看见他脸色铁青,袖口也不知被何利物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赵白江与李天成的眼力远远强于殷铁城,距离虽远,也大致看清了山顶的情况,连忙一起迎上去问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妖兽的偷袭?

    赵白眼被人追问,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摇头道:“那妖兽速度太快,我也没看清。其个头不大,行动迅如闪电,并且利爪极其锋利,若不是我躲的够快,这只手臂怕是不保。”

    李天成和赵白江面面相觑,他们的修为与赵白烟只在伯仲之间,连赵白烟都被那异兽划烂了衣袖,若是他们遇到怕是也难讨得好处。问题是这异兽只是恰巧经过,还是殷铁山那边来了强援?

    三位筑基的脸色阴晴不定。倒是一至在边上冷眼旁观的陈鹰扬,看到白色残影的时候,表情微微一惊,继而泛起若有所思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