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72章 窘迫的前辈
    目光再度对上,蓝雀板起面孔,随着伙计沿着曲折小径朝小溪那边走去。她强作镇定,心里却在打鼓,蓝雀觉得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刚才真应该听狗丫儿的话,哪怕是吃完饭在聚香斋的门外守着,也比跟踪着这帮阔少上楼来的强。看此处的装潢布置,菜式肯定不便宜。

    两个人被伙计引领着进到溪边的一处小亭,这边距离那群豪阔少年的凉亭也就是十几丈的距离,以她俩筑基修士的耳力,倒是能把那群少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此刻那个身材高大的少女正用商量的口气与那领头的小蛮子商量:“殷勤哥,就让我看看菜单吧?”

    “你又看不懂。”那个小蛮子的声音不紧不慢,却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我刚不是跟你说过吗?等小小开了脉进入宗门之后,以小小的姿色容貌,身边怎会少了男修的追求。回头哥再教你几招应酬周旋的技巧,保证他们天天变着法的讨你欢心。想吃什么,不用你点,自然会有人送上门来。”

    “我才不要学那些技巧!”那个高大少女倒是颇有志气,“我就喜欢吃白饭!”

    真是个傻丫头!正竖起耳朵偷听的狗丫儿满心失望,她倒是非常想听听那小蛮子所谓的应酬技巧是不是真那么管用。她可是知道宗门里那些男修的德行,一个个道貌岸然,说大话时天花乱坠,就想哄骗着女修与他双修什么的,可真让他们掏些灵石出来,却是比从铁公鸡身上拔毛还难。

    “两位前辈,这是本店三楼的菜式,您二位请先过目。”伙计取来菜单,一边介绍三楼的特色菜品,一边给蓝雀和狗丫儿冲泡灵茶。

    蓝雀拿起菜单迅速瞄了一眼上面的价格,好想问那伙计:“可不可以就在这边坐一会,喝点茶?”

    狗丫儿好奇地凑过来,目光扫过整页的菜式,竟然没有一例是少于一枚低级灵石的。她不死心地翻开下一页,后面菜式的价格更是离谱,都要三四块灵石才行。菜单只有三页,狗丫儿翻到最后一页,瞟了一眼又赶紧转回到第一页,她被其中几道菜式上面标的“中级灵石”四字吓到了。

    那伙计看着狗儿的举动,心知二位前辈又到了背诵菜谱的时间,为免前辈觉得尴尬,便告罪先行退下,只说两位前辈选好菜式招呼他就行。

    蓝雀的俏脸儿微微一红,知道狗丫儿小家子气的举动让人家窥出了底细。她现在虽然只是内门弟子,也只是因为老祖刚刚晋级金丹,尚未开始招收真传。以她的灵根资质,以及作为老祖贴身侍女的关系,成为真传只是早晚的事。

    加之她的家世背景比起狗丫儿那种小门小户出来的,高出不知多少,种种条件加在一起,养成了她外表看似温婉和气,内心却颇为高傲的性格。那伙计的举动,看似贴心,却让内心敏感的她觉得好生难堪。

    蓝雀咬着嘴唇,拿起那份菜单看了又看,终于下了决心,她招呼伙计过来,先点了一份金玉五珍烩,又要了一份清炒鸟吻菇,然后微笑着对狗丫儿道:“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狗丫儿揉揉肚子道:“我中午吃得好饱,现在吃什么都没胃口。”

    蓝雀瞥了她一眼,又加了份雪酿云芝汤。伙计见两位前辈都没提酒水之事,也识趣儿地没敢多问,转身下去准备传菜。

    蓝雀见伙计走远,方才小声埋怨狗丫儿道:“干嘛不点菜?又不是吃不起。”

    狗丫儿知道蓝雀兽皮袋里顶多有五六块灵石,这顿饭吃下来,怕是要见底了。又想到全是因为自己撺掇才来这边吃饭,心中更是歉疚,强颜欢笑道:“我真的是好饱......”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腹中咕噜噜地一阵响,饶是狗丫儿脸皮够厚,也还是臊得红了脸颊,喃喃道:“这几日用功总是调理不顺气息......”

    蓝雀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就听豪阔少年那边传出来伙计高声上菜的声音:“青龙卧雪、银芽锦被.......”

    狗丫儿赶紧往菜单上去找这两道菜的价格,见前青龙卧雪是用百年乌藤根茎所做的一道素菜,银芽锦被则是一种寒潭特产的小银鱼,都是凡人可实用的食材,两道菜加起来也就是三枚低阶灵石。

    一旁的蓝雀却是稍微用了点心思,早将菜单上的价格记得差不多了,她稍稍松了口气。下一刻,她却是突然想明白这聚香斋为何要将三楼设计成如此的布局,所谓的诗情画意,人间仙境都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用意却是要挑起食客之间攀比斗富的心思。

    此间的每座凉亭看似离得挺远,却又正好能听见那伙计上菜的声音。蓝雀默默在心中盘算,她这里点了两菜一汤,合计四枚低阶灵石,那边若是也点些一两块灵石的菜品,倒也不算丢人。她和狗丫儿可是堂堂的筑基修士,被几个没开脉的凡人比下去的话,这张脸往哪儿搁?

    只是不等她稍微放松,就听那边的伙计又道:“您点的两壶月华凝霜,要给每人斟满吗?”

    蓝雀的脸色微白,她虽没看酒水的价格,但也知道那两壶月华凝霜最少也要十枚低阶灵石啊!

    没等她缓过神儿来,只见四个伙计抬着个桌面大小的银盘出场了,银盘上是烤的色泽金黄的脆皮赤睛猪崽,火候真是恰到好处,离得近些甚至能听到肉皮往外滋滋冒油的声响。

    不就是一头猪崽么?非要搞这么大的动静,用四个炼气修士抬啊!蓝雀痛苦地移开目光,不想那边的伙计又来了一嗓子:“比翼双飞惊悸鸟,您请慢用。”

    蓝雀瞟了一眼对面目瞪口呆的狗丫儿,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老祖真是英明啊,像这种身价不菲却又不知收敛的凡人,可不就是只肥羊吗?不绑他绑谁?”

    两位前辈心情无比沮丧地坐在那里,小蛮子那边后又上几道菜,她们却连菜谱都懒得翻了,只想赶紧吃完这顿,就到外面守着,一定得把那嚣张的小蛮子给绑了才行,倒要看看他的兽皮袋里还有多少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