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74章 好感
    殷勤身为未开脉的凡人,面对筑基期的上仙,自然不能像相家对待空子那般随意攀谈。不过当他自报家门之后,却从两位女修的反应中看出她们对于小仓山以及殷家并不敏感。

    仅此一点就可以判断出她们应该与赵李两家没什么瓜葛。殷勤心中念头急转,觉得被这两位女修盯上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图财了。

    难道在聚香斋的雅间吃顿饭,就会被筑基高手盯上,那这野狼镇甚至万兽谷也太穷实了吧?还他娘的七大宗门呢,看这俩丫头鼻孔朝天的气派,八成就是万兽谷的弟子。

    殷勤心中嘀咕,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诚挚恳切,他朝蓝雀再施一躬道:“在下与前辈虽然素昧平生,但对万兽谷的上仙前辈却是仰慕已久。难得今天能与两位前辈隔溪相望,怎敢不过来拜望?”

    说罢他便拿起酒壶,心知那高挑冷峻的丫头必然会推辞,便先给那圆圆笑脸的丫头先斟满了一杯。蓝雀本想拦下,却见狗丫儿虽然端着架子,眼神中却满是渴望,只好微微叹了口气,任由殷勤将两人面前的酒杯全部斟满。

    狗丫儿道了声谢,蓝雀却是一言不发,只盯着殷勤,倒要看看这小蛮子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殷勤看似随意地一句话,其实却是用的江湖八大杠中的探杠之法。确认出此二女果然是万兽谷的弟子,他稍微放下心来,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二人即便是图他的财,也多半不会在野狼镇里动手。

    并且借着斟酒之机,殷勤又不动声色地用了江湖十三簧中的水火簧,察言观色。所谓水火,又叫水火点,也是江湖上的术语。水点指的是口袋空空的穷鬼,火点指的腰包鼓鼓的有钱人。那高冷的虽然一直拿着个劲儿,但看那圆眼丫头的馋酒模样,这二位肯定不是什么火点。

    殷勤举杯敬酒,两位筑基女修也以袖掩面饮罢杯中酒。狗丫儿躲在袖子后面,忍不住偷偷舔了下嘴唇,觉得这月华凝霜果然名不虚传。

    蓝雀也是第一次喝到此酒,正细细品味口中余香,却见那小蛮子皱了皱眉头,招呼那伙计过来道:“这酒味淡了些。”

    蓝雀心中不屑,毕竟是小地方出来的土包子,只道天下美酒都和他们穷乡僻壤的劣质佳酿一般辛辣重口呢。

    接下来,让她惊掉下巴的情形出现了,那伙计被殷勤唤来,只闻了下酒香,旋即脸色大变道:“哎呦,真是对不住,这酒上错了,此乃凝露并非凝霜,我这就给您换过。”

    殷勤笑着拦下伙计道:“你且慢急着换过,我只问你一句,若是刚刚我付你灵石的时候给你几块假石,贵店会如何对我?”

    “这个......这个,您怎么会给我假石?”伙计满脸陪笑,觉得眼前这笑面虎远比那些拍桌子瞪眼的客人难缠的多。

    “我觉着你们肯定得把我打出去,说不定就从这楼上直接扔出去了。”殷勤笑嘻嘻道,“现在贵店以次充好,糊弄我这乡巴佬也就算了,但在两位前辈面前,难道仅仅说声对不住就想搪塞过去?”

    伙计愣了一下,忙不迭对蓝雀和狗丫儿赔不是,连说这就去问掌柜的,肯定会让两位前辈满意。

    蓝雀和狗丫儿互视一眼,都觉得脸庞发烫,觉得那小蛮子口中的乡巴佬仿佛说的就是自己。

    功夫不大,那伙计便托着个翠玉色的酒瓶匆匆忙忙地回来了,朝着蓝雀她们又赔了一顿不是,直说,掌柜的一时抽不开身,否则也要当面过来赔罪。掌柜的还特别交代,为了表示歉意,两位前辈此前的消费都可免付灵石。

    伙计交代完这些,方才低声下气地问殷勤,是否满意?

    殷勤不置可否地摆摆手道,我说了不算,那要看两位前辈怎么说。

    狗丫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让自己心惊肉跳的一顿饭,被那小蛮子三言两语就给免了饭钱,这可比自己一个月的进项都多了啊!下一刻她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多点几道菜多好。狗丫儿忍不住瞟了一眼那小蛮子,忽然觉得这家伙的模样也俊俏的紧呢。

    蓝雀虽然没有狗丫儿那么没出息,但脸上也是难掩喜意,她努力控制着情绪,淡淡地与那伙计敷衍两句,便停下来,静静地看着殷勤。

    殷勤指点着那伙计笑骂道:“我就知道你们是看人下菜碟,不是说在楼上点菜要先付灵石吗?难道这条规矩是贵店单独为我订的?”

    那伙计也是个脸皮厚的,连说两位前辈是熟客,等您下次光临,也不必守那规矩了。

    殷勤道,你与掌柜的说说,把我那桌的酒菜钱也免了,我就下次还光临你这儿。

    伙计哭丧着脸道,那您再来时,怕是见不到我了,掌柜的一准儿把我剁碎了喂了赤精猪。

    殷勤只是随口玩笑,等那伙计下去了,便又端正了神色,拿出晚辈尊敬前辈的态度,重新为二人斟了酒。

    狗丫儿喝了一口新送来的月华凝霜,却也没觉出与前面那杯有多大的区别,不禁奇道:“我怎么觉得这凝霜与凝露喝起来差不多呢?”

    殷勤点头道:“前辈说的没错,这酒我喝着也没啥不同。”

    狗丫儿瞪眼道:“刚才不是你说前面那杯酒的味道淡了,他们才发觉上错了酒吗?”

    殷勤哈哈一笑,放低了声音道:“我在小仓山有个三舅爷爷,也是开酒馆的,他那里卖的月华凝霜就是往普通酒中滴上几滴凝霜酒,勾兑而成的。偶尔遇到真正懂酒的,质问之下,他就谎称拿错了,免了客人酒菜钱。”

    “那你舅爷爷岂不是要赔死?”狗丫儿觉得这小蛮子说话好生有趣。

    “怎会赔死?我那舅爷爷三五天就能卖出一壶月华凝霜,三五年也不见得遇到一个懂酒的。”

    “所以你就把这招用到聚香斋来了?”

    “我也是托了两位前辈的福,若不是两位前辈在此震慑,我就是用了此招,怕是要被店家打出去。”

    狗丫儿被殷勤三言两语逗得咯咯直笑,又问殷勤来野狼镇做什么?

    殷勤实话实说,是与殷家兄妹来此开脉的。

    蓝雀怕狗丫儿说漏了,赶紧岔开话题。

    殷勤见状,又聊了几句,便颇为识趣儿地起身告辞。

    看着殷勤回到他的酒桌,狗丫儿方才传音问蓝雀:“等下咱们还是在外面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