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77章 妖孽
    “那大家干脆都选铁翎峰!”殷公丑心中也是倾向首选铁翎峰,他倒是没想到殷勤所说的那一层,只是觉得铁翎真人作为一门之主,在他手底下所获得的资源或许相对多些。

    殷勤摇头道:“铁翎峰小小去的,你们几个却最好不要去。”

    “这是为何?”殷公丑不解道。

    殷勤犹豫了一下方才给他们分析道:“根据我打听出来的情况,不算花狸老祖,铁翎真人先后收了七名真传,其中六男一女,你们可知这七人的修为达到何种程度了?”

    “怎么也得是筑基后期了吧?”殷公丑想当然道。

    殷勤伸出一根手指道:“只有那名女修达到了筑基后期,其他六名男修,全都止步于筑基初期。”

    这回连殷小小都觉得奇怪,有些担心地问道:“殷勤哥刚刚不是说铁翎真人特别擅于调教弟子吗?难道仅限于女弟子?那、那样的话,我也不去他门下了。”

    殷勤笑道:“你个小丫头,想到哪里去了?铁翎真人那六名男弟子之所以止步于筑基初期并非他们资质不佳,更不是铁翎真人教导无方,而是因为他们在进阶中期之前便四死两伤,失去了再进一步的机会。”

    “怎会这样?”殷公丑大惑不解。

    “因为他们是掌教真人的门下,平日里他们能够获得比其他峰主弟子更多的修炼资源,但宗门一旦遇到事情,掌教真人只能让他们顶在其他弟子的前面,去应对更多的危险。”殷勤语重心长道,“出头的椽子先烂,在掌教真人的门下,只有小小这种女修才能保得平安啊。”

    殷家兄妹听惯了殷勤的教育,除了点头应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在一旁偷听的蓝雀与狗丫儿的脸上却写满了惊讶的表情,因为她们曾经从云裳的嘴里听到过类似的话,唯一不同的是,云裳是在惋惜那些天资纵横却止步大道的师侄们,而小溪对面的那个男人却是用冷静无比的音声在陈述这个事实。

    没错,在她们的眼中,殷勤再也不是那个满脸崇拜地双手敬酒的小蛮子,而是一个近乎妖孽般狡猾的男人。要知道,云裳可是从小就进入宗门,在掌教真人门下修行将近百年,对于宗门内部的莘密自然了解的比旁人深入。而小溪对面的那个蛮人,却是刚刚从小仓山过来,只在野狼镇待了不到一日,连万兽谷真正的山门都没进过,竟然仅凭坊间的道听途说,就将宗门的许多内幕推断得如此准确。

    只是,还没等她俩回过神儿来,殷勤的下一句话就让她们从惊讶便成了震惊:“所以我才说那铁翎真人的本事稀松平常,他的修为虽高,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掌门。一个连自己弟子都保全不了的人,又如何能管好万兽谷这般诺大的宗门?”

    “我觉得殷勤哥若是当了掌门,一定比铁翎真人当的好。”殷小小肯定地点点头。

    “小小,你不拍殷勤的马屁,还能不能活?”殷公子感觉不那么燥热难耐,收了舌头回到桌上,扯下一块猪崽肉道,“殷勤,你就直说了吧。除了花狸峰,铁翎峰之外,我们到底该去哪一峰?”

    殷勤无所谓道:“除了这两峰之外,其他三峰都可去得。具体哪一峰更好,我们初来乍到所知有限,也是无从判断。不过听说白头峰老祖脾气暴躁,常常因为一点小事,便对弟子非打既骂,大哥若是开出上佳的灵根,到不妨选则白头峰。”

    殷公子佯怒道:“你是让我拜到风白鹤那里挨揍去吗?”

    殷勤正色道:“我是为大哥的肚皮考虑,那风白鹤性子暴躁,门下弟子被他打跑不少。大哥若是拜入他的门下,粥多僧少,大哥一个人能吃四五个弟子的份子,受些皮肉之苦,却滋养了肠胃。你觉得如何?”

    殷公丑笑道:“有道理,大哥反正从小被爹打皮了的,我看你就投在风白鹤门下得了。”

    殷公子仔细琢磨一阵,抚着肚子道:“被你们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活动心眼了。”

    好半天一直没说话的殷公寅忽然一拍大腿道:“有了!我酝酿整晚,终于得了两行佳句,你们要不要听听?”

    “不要听。”大家异口同声道。

    蓝雀与狗丫儿见殷勤他们扯开了闲事,又想过两日开脉大典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她们处理安排,便起身与伙计打过招呼,准备下楼。

    殷勤见状,忙带着殷家兄妹匆匆过来,一躬倒地恭送两位前辈。

    蓝雀淡然一笑,与大家道别。狗丫儿却颇有深意地瞟了一眼殷勤,心道,听了半天,却没听到这小妖孽心中所中意的哪一峰?不过,他中意哪一峰都没关系,落到老祖手上,早晚将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不知道,老祖将来会给他起个什么名字?

    直到两位女修的身影消失与楼梯之下,殷勤的脸上方才浮起淡淡的笑容。就算没有那种森冷的感知力,仅凭猜想殷勤也能断定,他们之前在酒桌上的一番谈话,肯定是会被那两个女修偷听了的。

    殊不知,他的高谈阔论也是有意为之。他虽无法通过神识感应两位女修之间的秘密交谈,但他身上那种神秘感知力放出之后,却能体会到两位女修身上气血运行的细微变化。而这些细微的变化,又往往与心情情绪有颇多联系。

    殷勤故意提到万兽谷的诸多峰主,为的就是根据这两位女修的反应,来探她们的根脚。现在看来,此二人多半就是那位新晋金丹花狸老祖的门下。

    一顿晚饭吃去殷勤几十枚低级灵石,还惹来了两个筑基修士的觊觎,殷勤觉得有些亏。好在再过两天就是开脉大会,越到临近,他对于自己的灵根也渐渐有了几分期待。奶奶的,若是老子开出个天灵根来.......

    他不知道的是,在不远一座被小溪环绕的假山背后,透过青竹幽兰的缝隙,一双明亮的眼睛正颇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伙计,结账!”殷勤看着殷公子咽下最后一块猪崽肉,收拾起心情,招呼伙计结账。

    “来了!”小伙计的身影从假山后面绕出来,一路小跑地过来。

    殷勤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伙计,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作为职业老千,他对自己看人的眼力一贯很有自信,虽说到不了过目不忘的地步,但也基本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个小伙计从一楼一路陪着他们到了三楼,又是端茶倒酒地伺候他们半日,他却总是记不住他的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