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91章 验脉石
    这道亮绿之色难道是第六条灵根?殷勤前一秒的沮丧瞬间化为惊喜,绝大多数情况下,每个人的灵根都是五条以合五行之数,出现第六条灵根的情况的唯一解释就是灵根之间发生了合化作用,生成了异灵根!

    异灵根都为阳性,那道亮绿之色应该就是阳木属性的异灵根,殷勤回忆了一下,木属性的异灵根又称作不灭灵根,当然这只是个夸张的说法,除非是掌握了此界规则的飞升修士,其他人谁都无法真正不灭。所谓不灭,只是由于此种变异灵根对于肉身所受的伤害有特别强大的恢复和再生能力而已。

    老子竟然开出了异灵根!虽然其他五支灵根五行俱全并且还全部是阴属性,但异灵根的存在却还是让殷勤喜出望外。他对肉身不灭这个特性并不太感冒,因为他本身的老龟血脉本就防御惊人,多了这条异灵根只能叫锦上添花,使龟壳更加坚固而已。真正让他觉得开心的是,多了这条异灵根,他便有了两条木属性的灵根,进阶筑基的机会一下子大了许多。

    而且,按照七大宗门的传统,只要拥有异灵根的修士,无论其他五支灵根多么差劲,都会被宗门招收成为内门弟子。不为别的,据说异灵根修士的后代再次出现异灵根的几率要比普通人高出许多。也就是说,殷勤万一哪天真的混不下去了,至少还可以凭借其异灵根的体质成为宗门的种马供奉。

    竹棚之外,跃龙门的鼓点狂风骤雨般地倾泻着,一如殷勤此刻的心情。他赶紧站起身,从竹棚出来时,他稍微犹豫一下,决定还是先奔验脉石那边证明一下所开的灵根,否则万一因为看小小登台而耽误超过半个时辰,灵根稳固之后,验脉石便验不出他的灵根属性了。

    灵根属性,自己说了不算,要“官方”承认才行。殷勤钻出竹棚,往四下学么了一圈,没找到负责坎区那炼气老者,不知这老货是往青帝台看热闹去了,还是故意躲起来,不想为他跑腿买开脉丹了。

    殷勤从竹扉上摘下坎二二的符牌,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青帝庙山门处验脉石的方向快步走去。

    此时鼓声已住,但还是有不少人往青帝台的方向走,坎区位于庙北,山门开在南头,青帝台在中央。殷勤为了绕开人群,不得不从西边绕了一圈。

    等他赶到验脉石坐在之处,这边冷冷清清地只剩下几个留守的炼气修士。殷勤将代表自己身份的符牌交予验脉石边上一位负责验脉的中年修士,请求验脉。

    那修士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钟点还有人开出灵根来,待他将殷勤符牌上的数字与名册上的记录对过之后,不禁又瞟了殷勤一眼,心道:这小子开脉竟然用了将近一天,这等老脉便是开出来也不堪用了。

    殷勤看出对方眼神中的轻视之意,心道:一个炼气期的外门弟子而已,等下验出我的异灵根,看你怎么巴结我这未来的内门弟子。

    中年修士又翻出殷勤之前所造的那本册子,在其中记录下他开脉的时间。殷勤懒得跟他废话,干脆没提自己睡了好几个时辰的事。

    一切手续走过之后,中年修士让殷勤将一只手放在那灰不溜秋的石头上。说来也是神奇,当殷勤将手按在石头上面,只有三五息的时间,石头上便出现了五条颜色各异的痕迹。

    那中年修士走过来,站在石头边上,仔细观察片刻,面无表情地对殷勤道:“五行俱全五阴根。”

    殷勤笑嘻嘻地点点头,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这位的心可真够大的,开出这等灵根也能笑得出来?中年修士用很奇怪地眼光瞟了眼殷勤,转身回到案台边上展开了殷勤的卷宗。

    殷勤有些傻眼,心道这人咋说了半截话就走了?又见那修士提起毛笔便要在卷宗上写字,殷勤赶紧拦住他道:“你别忙着写啊,我这灵根还没说完呢!”

    敢情这人是个缺心眼的。中年修士皱着眉头反问道:“你的灵根五行俱全,全是阴根,连下下品都不如。这回听明白了吗?”

    “可我还有一条变异灵根呢,你怎不提?”殷勤心中嘀咕,莫非这货是故意刁难,想从我这讹点灵石?

    “变异灵根?你不如说自己是天灵根得了。”中年修士冷笑连连,“你会数数吗,自己看看那验脉石上有几条痕迹?再说了,你五条灵根全是阴根,一条***都没有,你拿什么合化变异?”

    殷勤彻底傻眼了,人家说的没错,刚刚光顾着高兴,倒还真没想到自己五根全阴,根本就不可能合化出变异灵根来啊?他仔细看看验脉石上,的确只有五条痕迹,可当他调用神识内视自身,却又明明白白地看到一条隐于血脉之中的亮绿丝纹。而且按照常理灵根应该存在于经络之中才对,这条游离在经络之外,藏身于血脉之中的亮绿丝纹到底是个什么鬼?

    就在殷勤发呆之际,那中年修士大笔一挥,在殷勤的卷宗上写下了定论,万兽谷历届开脉大典最差灵根的纪录就此诞生。如果仅从几率的角度来说,像殷勤这种五行俱全的五阴根,甚至比天灵根还要罕见。遗憾的是,见证这个奇迹的只有两个人。

    或许唯一能够证明自己身具不灭灵根的方式就是砍下一条胳膊,或者卸掉一条大腿,看看能不能像金丹修士一般重新长出个新的来?殷勤撇了撇嘴,他才不会干这种傻逼事呢。

    中年修士写好卷宗,吩咐殷勤在此等候,青帝台观礼之后,所有滞留的开脉少年才可以从山门出去。接下来,这位修士很含蓄地暗示殷勤,只要孝敬他一枚低阶灵石,他便可以将他的卷宗直接转走,不必受那当众唱念的窘迫之苦。

    殷勤嘿嘿笑道:“你让那唱念之人只管大声,若是唱的好听,老子赏他一块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