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92章 铃铛
    那中年修士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忽听青帝台那边钟鼓齐鸣,一片人声鼎沸,却是身具上品灵根的幸运儿已经将符牌投入了玉匣之中。

    紧接着,天边传来一声清脆嘹亮的鹰啼,众人循声望去,远远的天边一个小黑点正迅速放大,转眼间一头翅展超过二十丈的山峰巨鹰便飞到了野狼镇的上空。

    “铁翎巨鹰!”

    “快看,那便是铁翎真人的灵兽!”

    “灵兽也是你我叫的?那是鹰祖!”

    铁翎巨鹰乃是山峰巨鹰中的体型最大的一种,能够长到如此巨型的也是非常罕见,这头巨鹰在青帝庙的上空盘旋一圈,在底下观礼的人们眼中,竟有种遮天蔽日的压迫感。

    那铁翎巨鹰又是一声长啼,莫说那些站在它羽翼之下的凡人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就连炼气期的修士也是心神动摇,气血翻涌。

    那巨鹰双翅猛然一振,在青帝台上空卷起一团罡风,这才缓缓收敛巨翅膀,降落在青帝台上。

    “不是说鹰祖寿元将尽,已经不堪飞行了吗?”人群中有消息灵通的,窃窃私语。

    “那都是些空穴来风的谣言而已,鹰祖只是受伤铁翎真人法力无边,略加调理早就无大碍了。”

    台下的人们的纷纷议论,站在台上的殷小小,目光却落在了鹰背之上那个面色和蔼的中年修士。虽然不久前在厢房中见过一次,但那时殷小小心不在焉地总低着头,对于铁翎真人也没什么印象。

    此刻换了场合,更有那巨鹰相称,她对铁翎真人的观感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大概就是爹常说起的仙家气度吧?那头鹰真的好大,就算我们五个人全站到它的背上都没问题。

    巨鹰站在台上,身躯几乎占去了小半的台面,殷小小要仰着脑袋才能看到巨鹰的头。那巨鹰似乎也在打量对面那个还没有它腿长的女修,不知为何它的眼脸忽然翻了个白,然后冲着殷小小唳叫了一声,似乎对殷小小颇有几分敌意。

    站在鹰背上的铁翎真人似乎早有预料,手掌看似随意地拍了下鹰背,那巨鹰竟然立马收敛了已经炸起的翎羽,恢复了平静,只是一双鹰眼却还是冷冰冰地盯着殷小小。

    铁翎真人安抚好巨鹰,见殷小小站在原地正凶巴巴地与那巨鹰对视着,记忆的湖面中泛起一片涟漪,他似乎又看到百多年前的那个倔强的小丫头也是用同样的眼光去挑衅自己的老伙计。

    云裳那家伙可是没少欺负老铁翎,铁翎真人收拾去起蔓延的思绪,看向殷小小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慈爱之色。他举腿随意跨出一步,便飘落到殷小小的跟前,也正好阻阻了她与铁翎互瞪的视线。

    铁翎真人笑着问了问殷小小开脉之后的感觉,殷小小如实答了。铁翎真人满意地点点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关门的真传弟子,赐你道号...”铁翎真人略微沉吟,耳中听到屋檐下风舞铜铃的声音。他的道法讲求随缘任运,不拘一格,便笑呵呵地接道,“你的道号就叫铃铛吧。”

    这个道号好难听!殷小小在心中腹诽两句,还是按照刚刚在底下演练过的程序,恭恭敬敬地伏在地上给铁翎真人磕头行礼。

    受过拜师礼,铁翎真人便要带殷小小一同乘那巨鹰回铁翎峰。

    殷小小摇头说,要和几位哥哥告别之后才能随真人回山门。

    铁翎真人笑道:“你现在是我的真传弟子,又是刚刚开脉,不宜在此地多待,以免陷入种种俗事的麻烦纠缠。不如你与我先行一步,你的家人,我自会安排让他们随后也去铁翎峰与你团聚如何?”

    殷小小往台下望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虽然知道哥哥们肯定也在台下却根本找不到他们具体在哪儿。最主要是殷勤临别时对她说过,拜过师尊之后,要听从师尊的吩咐,不可由着性子胡来。

    铁翎真人又催促一次,殷小小只好点点头,被真人袍袖一拂便稳稳当当地飘上了巨鹰的铁背之上。

    那巨鹰又翻个白眼,似乎有些不情愿,最后还是双翅连拍,将附近旁观的人扇的东倒西歪,方才清啼一声,振翅而起,翅膀拍了几下便成了天边的一个小黑点。

    ******

    “小小这就被他们带走了?”殷公子一边随着人流往庙外走,一边嘀咕着。刚刚他们几个在台下拼命朝上面挥手叫喊,无奈周围全是人,小小根本就没注意到这边。

    殷公丑道:“小小现在是掌教真传弟子,相当于一步登天。现在怕是不方便和我们见面,想必万兽谷会做出安排。倒是殷勤,已经在庙里头待了一天一宿,不知道开脉了没有?”

    殷公寅也是同样的担心,他们都听说过蛮人开脉的难度要远远高于人族,而且血脉越强的蛮族就更难开脉。根据他们一路来的经验,殷勤这小子的老龟血脉的确很强。

    等他们到了庙外,昨天那听了一整天的唱念声再度响起。此时从庙中出来的,都是昨天午时之后进入庙中开脉的少年,开出的灵根也多是中下品或者下品。

    殷公子和殷公寅听了,心中暗自高兴,昨天开出不少与他们品阶相仿的灵根,可听今天这意思,中品以上的灵根还真是难得呢。

    一直等了一刻多钟,眼看着从庙里出来的人流越来越稀疏,却还是没有任何关于殷勤的消息。这哥仨也开始嘀咕起来,毕竟殷勤昨天吐了那么多血,强行开脉的话,难保不会出差错。

    提心吊胆地又等了一刻,眼看着庙门处都好久没人出来了,那沉寂了半天的唱念声高声响起:“殷勤,五行俱全,五根全阴,不入品......”

    唱念声还没落地,庙外的人群便是一阵哄笑。

    “日他娘,七大宗门的开脉大典,老子去过不下十次,头回听说还有不入品的灵根。不但五行俱全竟然还是全阴根!”一个虬须大汉哈哈大笑道,“我得瞻仰瞻仰,这是哪家的天才,竟然开出如此了得的灵根!”

    “就是,就是,听说开出此种灵根的难度堪比天灵根啊!”

    “天灵根算个屁,人家还是五行全阴呢!”

    “如此说来,这位殷修士的灵根岂不是连屁都不如了?哈哈哈。”

    “人家好歹是开了脉的,只不过开出的是个屁灵根而已,怎会屁都不如?”

    嘲笑者中不乏开脉失败的人,在他们想来,哪怕是开脉失败也比开出个屁灵根强的多。

    等殷勤的身影出现在庙门口,有眼尖的家伙便大呼小叫地嚷道:“这不是昨天插队那小子吗?还用手指戳人家筑基修士来着,我说他怎么那么嚣张,敢情身怀屁灵根啊,哈哈……艹,谁他妈踹我?”

    殷公寅收回脚,像条灵活的泥鳅钻进人群,他一只手揣在怀里,里面藏了一柄锋利的骨刺。这还是殷勤之前那柄三级妖兽的骨刺,他觉得用不惯,便给了殷公寅。

    殷公寅没有与两位哥哥一起去迎接殷勤,他下一个目标是那个率先喊出屁灵根的家伙。他准备给那货的下面开个洞,这样他的下半辈子就能天天闻到臭屁味了。

    距离那个家伙只有几步的距离,殷公寅不动声色地掏出骨刺,手臂自然垂下,正要加速,忽听庙门之内忽然传出女人清亮甜美的声音。

    “殷勤请留步,万兽谷花狸峰,愿意特招你为花狸老祖门下弟子,不知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