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02章 开价
    殷勤在脖子上抹了一把,满手血淋淋的,他朝蓝雀咧了下嘴,举起挂着血珠的手掌,然后五指猛地一收,攥成拳头。

    “不要!”蓝雀惊叫着扑向地上的狗丫儿,似乎是想用身体阻隔开殷勤对狗丫儿体内血毒的控制。

    狗丫儿的面色很平静,好像睡着了一般,只是眉头还微微攒起,虽然疼苦,但至少血毒并未发作。蓝雀忍不住出了一口大气,往角落里瞟了一眼,正对上殷勤青狼般凶狠的眼神,她的心怦怦狂跳,从殷勤的目光里,她读到了一种同归于尽的决绝。

    空气仿佛已经凝结,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纠结,半晌,狗丫儿忽然发出略带痛苦的梦呓,蓝雀的眼皮轻轻跳了一下,率先移开视线,看着怀中眼眶泛青的狗丫儿,她终于叹了口气,抬头望着殷勤,放软了语气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对你其实并无恶意。”

    “是吗?”殷勤低头看看胸口和腹腔上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

    “至少我们并没想要你的命。”蓝雀面色微窘地解释道,“灵鹊若是真想杀你,一剑就能削去你的脑袋。”

    狗丫儿的本名就叫灵鹊,虽被老祖强行改了名字,事关山门脸面,对外还是以灵鹊为名。

    殷勤艰难地站起身,蹒跚着走到蓝雀近旁,费力地弯下腰从地上捡起那个只剩下一层皮的寻踪蛊,在蓝雀面前晃了晃道:“那我可真得感谢两位前辈手下留情。”

    “她被你打得好惨。”蓝雀辩道。

    殷勤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吃力,他蹲下身仔细看看晕迷中的狗丫儿,抬头笑道:“如果这也算惨的话,只能说你们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从来没有深入过荒原吧?。”

    “身为内门弟子,深入荒原捕杀妖兽是宗门必不可少的任务。”蓝雀不服气反驳道,被殷勤欺近到三尺之内,让她心生警兆。她戒备地向后稍微移动身体,心念微转,那柄悬于半空的小剑便抵在了殷勤的后颈之上,“不夸张的说,万兽谷的每一个内门弟子,都是踏着妖兽的尸山攀上来的。”

    “踏着妖兽的尸山?”殷勤对于后颈上的森森杀意恍若未闻,好像听到了非常可笑的笑话一般哈哈笑道:“是三耳兔,或者礁岩黑羊的尸山吧?”

    “你!”蓝雀被他噎得想要发作,胸脯起伏几下,努力按捺住愤怒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们那天在青帝庙前的招募之意,并非虚言。”

    殷勤安静地看着蓝雀的眼睛,直到她的眼神开始闪烁,继而躲闪,最后心虚地移开目光。

    蓝雀怎么也想不到,以自己筑基期的修为以及心智,竟然会被个刚刚开脉的小子盯得心神失守,她强自收敛心神道:“我言尽于此,你若不信我也是没有办法。”

    “我同意。”殷勤冷不丁地说。

    “同意什么?”蓝雀愣了愣,反问道。

    “你们不是想招我入门么?我同意。”殷勤一本正经道,“不过你们所开的价码太低,你不觉得以我的资质做个外门弟子太屈才了么?”

    屁灵根也能算得上“资质”么?蓝雀暗自腹诽,强笑着信口开河道,“你的灵根虽然一般,但你身为蛮人血脉之强,也是超出一般,待我们禀报过老祖之后,未尝没有可能为你破个例,让你成为内门弟子。”

    “听说内门弟子每月可从宗门领取两块低级灵石。”殷勤笑问。

    “两枚低阶灵石算得了什么?你若成了内门子弟便可着青衫,可入藏经阁二楼参阅宗门诸多秘传典籍,可以平价购入宗门秘炼的诸多丹药法器,最为难得的是,每月老祖都会专为内门弟子登坛讲法.......”蓝雀以为他意动,心头暗喜:不妨给他画个大饼,先将狗丫儿身上的血毒解掉再说。

    蓝雀绞尽脑汁,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内门弟子的特权福利,讲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身为一个内么弟子特别幸福。

    殷勤更是边听边频频点头,等蓝雀说得累了,方才淡淡地问道:“不错不错,区区一个内门弟子都有这许多好处,待我成为真传之后,一定不忘前辈今日的引荐之恩。”

    “真、真传?!”蓝雀结巴道,“谁、谁许你真传弟子的名分了?”

    殷勤理所当然道:“咱家老祖大费周章,不惜千里传音也要让两位前辈请我入山,除了爱才心切,欲收我为真传弟子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谁跟你是一家啊?我家老祖当初说的是绑你入山好不好?蓝雀真想随口许他个“真传”弟子,可看着殷勤浑身血迹斑驳,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却偏偏满脸得意洋洋的表情,她却忍不住讽道:“老祖新晋金丹,座下尚无一人真传,你想成为真传也未尝不可。我只问你三个字,凭什么?”

    “凭什么?”殷勤忽然敛起脸上笑意,豪气干云道:“就凭我可以在十天之内,为花狸峰招满三千弟子;就凭我可以在十年之内,让花狸峰道场大兴;就凭我可以在三十年内让花狸峰成为五峰之首,笑傲群巅!如何?”

    蓝雀呆呆地看着殷勤,觉得他所说的虽然都是胡扯,却还是情不自禁被他这番气吞山岳的狂话说得心神激荡,豪气飞扬!

    殷勤用大手一挥的姿势结束了一番蛊惑之言,他目光炯炯地望着蓝雀,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几许震惊,几许迷惑还有继续莫名的期待。

    达到效果了!殷勤满意地收回停在半空的手,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当年对某位领导讲的那番道理——“王书记,所谓东四命西四命,那只是给升斗小民讲的风水,在您的办公室里万万不可用啊。自古看衙门风水,只讲门、主、灶三样,您若是按照我所说的将您办公室里这三样调停好了,半月之内,紫白飞临,你眼下的麻烦就可迎刃而解,从此后三年上个新台阶,十年一个大进步,二十年之内,登阁拜相的话我不敢说,但许你一个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还是能打包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