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06章 知道了
    实现千里传音有多种方法,比如依靠元婴大能的超强神识,比如通过小型的传送法阵,或者使用可以千里传音的灵符。

    最省钱的是第一种,最费烧钱的是最后一种。至于第二种,使用传输法阵虽然比较经济,但一个小型的传输法阵也有二尺见方,外出携带而又没有空间类法器的话,走到哪提到哪,就很麻烦。

    蓝雀和狗丫儿为了能够节省灵石,倒也不怕麻烦,不过还是没能带上一座传音法阵出来。原因很简单,这样的法阵花狸峰目前只有一座,属于老祖“专线”,旁人无权使用。

    她俩进到屋里,为怕殷勤在外偷听到老祖回信的内容,不但紧锁了门窗还特意摆下了一个小型的隔音阵法,不让里面的一点动静泄露出去。

    她俩嘀咕半日决定还是别把话说的太满,花狸峰连弟子所居的房子还没全部盖好,再招进去三千弟子也没地方住。她俩先把目前内门弟子一无所获的困境解释清楚,又把殷勤的承诺偷工减料地汇报上去,只说他颇有急智,不但可以帮助花狸峰招足弟子,而且其中花费也是十分低廉。最后两人婉转地提了一句,只说殷勤非常仰慕向往花狸峰,希望能够拜入老祖门墙,做一个听传弟子。

    蓝雀自我感觉“听传弟子”这四个字用的很妙,所谓听传弟子弟子就是指她和狗丫儿这般即是内门弟子又是老祖身边听传的贴心弟子。有朝一日,云裳一旦收入真传,她们几个听传弟子十有八九会进阶真传。殷勤欲做听传弟子,其目的自然也在真传弟子上面。一字之差,既委婉含蓄地点名了殷勤的开价,又给老祖留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蓝雀将上述所说的话语封入传音符,然后掐了个指诀朝那灵符一点,只听空中传来一声鸟鸣,那灵符便凭空消失,不知所踪了。

    蓝雀所用的传音符是用一种叫做“铁嘴鹦鹉”的妖兽翎羽所至。每一个传音符的造价就是三枚低阶灵石,价格超过门弟子的月俸,非到万不得已真不舍得拿来使用,这也是蓝去迟迟不肯给殷勤传话的原因。相比之下,使用传音法阵,每传音一次只需一块低阶灵石,虽然也不便宜,总比传音符合算的多。

    “你说老祖会不会答应他的要求?”狗丫儿看着传音符消失的地方,有些神不守舍地问道,她感觉这两天的遭遇简直是做了一场噩梦。

    “不好说啊。”蓝雀也是心中惴惴,云裳这人最爱面子,若是殷勤能给花狸峰挣来面子,她自然会开心。可若真的收了一个屁灵根的人真传弟子,岂不是把挣来的面子又全都扫了出去?她更拿不准的是,云裳为何要她们擒拿殷勤。

    两人各怀心事,屋子中一片安静。忽然空中噗地一声,爆出一个拳头的大小的火花,下一刻一枚洁白的羽毛便凭空飘落。

    “老祖回信了!”蓝雀纤手一招,那枚羽毛便飘落在她手上。这枚翎羽与她刚才所用的传音符样子虽然类似,本质却是不同,此枚翎羽全是灵气所化,并非真正的妖兽翎羽。被蓝雀以本身灵气微一催逼,空中便有了声音。

    “啾啾,啾啾啾,啾啾......”

    蓝雀和狗丫儿支楞着耳朵,瞪着空中那枚翎羽,直道它的轮廓渐渐模糊最终淡去,除了那令人“云山雾罩”的啾啾啾,竟然再没有云裳的只言片语。

    “怎么会是阿蛮?”狗丫儿呆呆地问,“老祖的传音法阵被她搞到手了?!”

    蓝雀皱着眉头道:“应该不会,阿蛮才犯了大错,被老祖好一顿修理,前几日乖巧的比傀儡兽还要听话。而且咱家老祖对传音法阵看得极严,阿蛮轻易沾不上边儿,再说就算把法阵给了阿蛮,她又没有灵石,也根本没法启动法阵。”

    狗丫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如你所说,老祖是故意让阿蛮替她传音给我们?”

    蓝雀脸上显出高深莫测的神情道:“人一旦到了老祖那等位子,好多事情就不好轻易表态了。咱俩刚才给老祖出难题,让她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她让阿蛮传音,其实是把这烫手的山芋丢还给我们,让我们便宜行事。”

    “蓝雀姐,你懂得好多!”狗丫儿由衷道。

    蓝雀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道:“我拜入宗门之前,家中的老祖宗就是这样,平时爹爹与叔伯他们遇事请示,得到的答案多半只有三个字’知道了’。我那时年纪小,仗着老祖宗的疼爱,曾经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是知道了。老祖宗告诉我,他这个一家之主啊,知道的事情多,真正能管的却不多。一来,他若是事无巨细都要管,且不说管得来管不来,像爹爹这样的小辈就没有了锻炼成长的机会。二来,许多事他若做了决定,就是板上钉钉再没有回旋余地了。”

    狗丫儿叹了口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像现在这样做个听传弟子就不错,时刻都被老祖的羽翼庇护着,不用去想那么多的烦心事。”

    蓝雀白她一眼道:“你想得到美!咱们作为老祖身边至近的听传弟子,不想着为老祖分忧,反倒惦记清闲。”

    “我只是发发牢骚,又没说真的不为老祖分忧。”狗丫儿吐吐舌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岔开话题道:“你说吧,咱俩现在该怎么办?”

    蓝雀将心一横道:“两害相权,孰轻孰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眼前,咱们最大的麻烦是弟子招募之事,当下之计,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先解决掉这个麻烦,再去想其他的。”

    “你的意思是答应他?”

    “对,不过是一个名头而已,老祖就算今天收了他这个真传,明天也能找个理由将他逐出门墙!”蓝雀下定了决心,与狗丫儿相视一眼,双双换了笑脸盈盈的表情推门出屋。

    两千里之外,阿蛮用毛茸茸的小爪,小心翼翼地将一块灵石从传音法阵上扒拉下来,用嘴叼起,然后弓着身子轻手轻脚地跳下桌子,沿着墙角一溜烟儿地跑了。

    “都好几天没有吃到鱼腥果了,也不知道那两个傻丫头能不能听懂我的意思,给我带些回来?花云裳还傻乎乎地以为我不会用那破传音法阵呢,其实我早就学会了,哼!”阿蛮想到得意之处,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高高地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