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18章 行情
    墨鳞峰负责招募内门弟子的主事是一位筑基后期,面色和蔼的胖大修士。此刻,在他对面一位面皮白净的翩翩公子,正摇头晃脑地侃侃而谈:“我的灵根五行缺三,两金三土,却仅仅得了个中上品的评价。对于贵宗的这个评价,我持保留态度。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如果我最终选择贵峰的话,将会主修何种功法?”

    胖修士的神识扫过面前的玉简,这白皮公子各种情况便映入他的脑中:逸青云,年一十九岁,栖云山庄七公子,灵根五行缺三,两阳金、两阴土一阳土,评鉴为中上品。

    胖修士未语先笑,呵呵道:“你灵根的这个评价的确是有点低了,若是由我来评的话,列入上品下等也是可以的。至于你将来的主修功法,我的建议是以金属性的功法为主,兼修土属性的功法以补金气之不足。”

    栖云山庄地处仓山郡城以东,也是个千年传承的大世家,逸青云在家中排行最小,上面六位哥哥,已经出了一位筑基,三位炼气大圆满,他这次又开出了中上品的灵根,筑基只是早晚的事,这几日各峰都有专人前往拜访,招募之意颇为殷勤。加之他从小便被众星捧月般地娇惯长大,少年得志难免忘形。

    此刻被那胖修士一捧,逸青云心中禁不住得意起来,朝胖修士微微扬起下巴道:“还请前辈明示具体可修何种功法?”

    胖修士心中虽然稍感不耐,还是和颜悦色道:“炼气期的功法都属后天功法,彼此并无高下之分。若是由我为公子规划功法的话,可主修五行炼气诀中的金、土两部功法即可。等公子筑基之后,再酌情选一门金土兼修的功法为佳。”

    逸青云眉头微皱道:“前辈的建议,晚辈觉得稍欠妥当。据晚辈所知,所谓的五行炼气诀,其实却是从五种各不相干的道法中撷取其后天炼气部分,集合成册,称之为五行炼气诀。对于那些灵根泛泛之辈,选取其中几种加以修炼,倒也无妨。像晚辈这般五行缺三灵根纯净者,修炼五行炼气诀,则失之于驳杂。”

    此言一出,屋中负责协助的几个年轻弟子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那胖修士却是笑容不减地点头道:“后天功法中也有可以金土兼修的,比如金玉锁阳术......”

    胖修士的话未说完便被逸青云打断道:“金玉锁阳术这门功法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用力太猛,稍有不慎就容易出偏,而且此法纯靠清修,属于那种用功虽勤,进展却颇慢的次等功法。”

    胖修士用眼神制止住几个怒容满面的年轻弟子,不紧不慢地问道:“不知公子心中对于将来所修之功法,是否有所设计?”

    逸青云傲然道:“那是自然。不瞒前辈,我对未来其实早有谋划。单从修行之功法来说,最适合我的其实是巨猿老祖的混元乾坤劲,不过混元乾坤劲需从筑基期开始修炼。炼气阶段的功法有顿渐之分,相对循序渐进的清修法,我更倾向于双修之顿法。唯一就是道侣难求,需得找一个灵根资质与我相当之女修,才好下手修行。”

    胖修士面露难色道:“双修法行的好甚至可以一夕筑基,只是女修限于身体条件,能够开脉的人数远远少于男修,公子想要行双修法怕是难度不小。”

    逸青云叹了口气道:“贵峰的地煞七十二炼形术,属于法体兼修之法。实在找不到道侣的话,我也只有从此处下手了,虽然进境慢些,好歹还可以淬炼筋骨。”

    胖修士赞叹道:“想不到公子竟有如此志气,那地煞炼形虽然号称清修法中第一速成法,但也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之苦才能坚持下来。”

    逸青云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胖修士深以为然地又说了许多鼓励的话语,又让逸青云暂且回去客栈等候消息即可。

    逸青云有些不耐烦地道:“你们万兽谷做事怎地都是如此拖拉?连招募弟子这种小事都不能当场拍板?”

    胖修士苦笑道:“公子如要投考外门弟子,我现在就可做主,将你留下。”

    逸青云摆摆手道:“那样的话,我还不若回家自修呢。”

    直到逸青云起身告辞离开,胖修士脸上的笑容方才渐渐收敛,面露带惋惜之色对边上负责造册的年轻修士道:“此子好高骛远,心性浮夸,不可取。”

    年轻修士早就料到如此,飞快地将这句评语注于册下,然后将逸青云的名字上划了一个叉。

    逸青云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将青帝庙周围四大峰门的招募处全都转过一圈,皆是让他回去等候消息。逸青云心中有点郁闷,不过回想那些负责招募的主事对他都是赞赏有佳,心中那点不痛快也就一扫而空了。心道,等你们全都来信的时候,我也来个考虑两天再说。至于花狸峰,那根本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等他回到客栈,一直等候在此的家中长老赶紧追问他投考的情况。这位长老姓刘,虽然精明干练却也拿这位少爷没辙,今早本想陪他一起去的,却被他死也不肯地拒绝了。

    待刘长老听过逸青云所说之投考经过,脸色立马垮了。

    逸青云虽狂,却也不是傻子,见状忙问:“刘长老,可是觉得有何不妥?”

    刘长老犹豫半天才尽量委婉地说道:“据我所知,七大宗门无论招募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从来都是当场拍板做决定的。”

    “不...不会吧?”逸青云脸色发白道,“那些负责招募的主事都对我赞不绝口,他们亲口说的,内门弟子之人选都要反复斟酌才能决定。”

    刘长老小心翼翼道:“与我们同院的那位赵公子,已经是巨猿峰的内门弟子了。”

    逸青云呆了半晌又问:“西院的郑十三呢?他一早去了白头峰。”

    “郑公子也是内门弟子了。”

    逸青云彻底傻眼了,失魂落魄地看着刘长老道:“我...我该怎么办?”

    刘长老道:“事到如今,只能退而求其次,到花狸峰碰碰运气。”

    逸青云犹豫半日方才叹了口气道:“那就麻烦刘长老给花狸峰那个蓝、蓝什么的回个话吧,就说我同意去她那儿了。”

    逸青云吩咐完毕,却见刘长老还站在原地,心头一动补充道:“不过,最好能跟他们再抬抬价,你让他们每月再多掏两枚金叶子。这样我回去家里,就好交代了,只说看中了花狸峰条件优厚,才做的决定。”

    刘长老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逸青云的梦话道:“七哥儿,现在花狸峰的行情变了。”

    “变了?”逸青云微微一愣,见刘长老掏出一枚低阶灵石,不禁奇道,“难道他家肯多出一枚灵石?”

    刘长老苦笑道:“七哥儿说反了,花狸峰现在的行情是,内门弟子每月需上交一枚低阶灵石,外门弟子每月上交五枚金叶子,记名弟子每月一枚金叶子。唯一不用交钱的就是杂役,不过也是只管吃喝再无其他补助。”

    看着逸青云呆若木鸡的样子,刘长老又补充道:“咱们若是一次缴纳整年的灵石,倒是可以少付五枚金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