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21章 四大奇药
    刘长老对这个邋遢瘦子的印象相当糟糕,在他心中,一个修士连最基本的外表仪容都打理不好,又何谈修性,修命?与前面那位筑基期的修士相比,此人的修为不过是炼气后期,竟然也敢跑来投考内门弟子,刘长老对其十分不看好。

    桌上的第三个人,却是个十六七岁的小胖子,刘长老习惯性地试探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这小子连脉都没开呢,就也来投考内门弟子了?

    小胖子虽然没开脉,感应却挺灵敏,被刘长老的神识试探,便立即有了反应,他有些腼腆地朝刘长老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红色的小丹丸,放在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

    “你吃的那是梅雨凝香吧?”那个邋遢瘦子,忽然提着鼻子闻了闻,问那小胖子道。

    此言一出,那秃头大汉和桌角睡觉的家伙虽然没有什么反应,见多识广的刘长老与逸青云却忍不住对视一下,眼中全都充满了惊讶之情。

    梅雨凝香号称蛮荒四大奇药,金丹以下的修士服之皆有增长灵根之妙用,更为难得的是此药未开脉的凡人也能服用。与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伪药淬筋汤不同,梅雨凝香才是真能能够增加开脉几率的圣药。一颗梅雨凝香的价格可高达一枚中级灵石,在那些渴望开脉的凡人世界中,此药有小开脉丹之称。

    刘长老与逸青云对于此药,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刻听那邋遢瘦子提起,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不敢相信。此种圣药来之不易,莫说凡人,就是筑基修士得之,服用之前也要先服下种种能够增进药力的辅药丹丸,服用后还要连续几日打坐调息,生怕浪费了一丝一毫之药力。哪有像那小胖子一般,嘎嘣嘎嘣地嚼蹦豆呢?

    果然,那小胖子也是摇摇头道:“我这不是梅雨凝香。”

    刘长老与逸青云再度交换眼神,彼此眼中皆是一副释然的模样。

    那小胖子继续道:“我这药叫梅雨豆,只有梅雨凝香一成的药力。梅雨凝香的药力对我来说太过霸道了,不像这梅雨豆,乏累的时候吃上一粒,很提神儿的。”

    刘长老强自按捺住一把夺过那小胖子手中丹瓶的冲动,这孩子太特么败家了!哪怕只有梅雨凝香一成药力,那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药啊!一颗梅雨凝香可卖一枚中级灵石,相当于它一成药力的灵药价格上虽然要打个折扣,但最少也能值五六块低阶灵石啊!这胖小子就、就特么当糖豆给嚼吧了?还提提神儿?你有那提神儿的时间,先把脉开了好不好?

    逸青云也在一旁腹诽,忽听那邋遢瘦子道:“给我来一粒尝尝?”

    这人得多特么的不要脸,才会提出这种问题啊?!逸青云正在心里暗骂,那小胖子竟然从药瓶里倒出一粒梅雨豆递给那邋遢瘦子道:“稍微有点苦,不是很好吃。”

    我也要,我也要!逸青云表面虽然镇静,心中却在狂吼,那小胖子仿佛听到他的心声一般,把空瓶往桌上倒了几下,然后面带歉意地对他说:“没了!”

    逸青云嘴角抽搐着不知该说些什么,那邋遢瘦子却忽然有所发现地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胖子好奇地问道:“兄台可是有所发现?”

    那邋遢瘦子连连点头道:“我若能将你这梅雨豆的味道化苦为甜,你觉得如何?”

    小胖子喜道:“那自然是最好了,不过我可没有这药的丹方。”

    邋遢汉子傲然道:“我要丹方何用?任何灵药只要被我尝过一次,便能分辨出其中所含种种灵药之药性与药量。”

    “这么厉害!”小胖子听得一脸崇拜。

    边上一直没说话的秃头大汉忽然指着那邋遢汉子道:“你就是被仓山郡城通缉的那个药疯子吧?听说你将延年丹改进之后,炼制出了阎罗丹的药效,吃死了不少人啊,哈哈哈。”

    秃头大汉本就声若洪钟,开怀大笑之时更是震得众人耳中嗡鸣阵阵,连房梁上都往下簌簌掉土。

    那邋遢汉子被戳穿了根脚,脸色发白地朝秃头大汉连连摆手道:“前辈,求你小点儿声。被人听见,我这小命可就没了。”

    “怕他个鸟?这里是野狼镇,又不是仓山郡城!”秃头大汉满不在乎地一挥手。

    殷公丑在这边负责接待,见状赶紧过来,笑嘻嘻地朝那壮汉拱手,岔开话题道:“我打刚才就觉着这位前辈看着好生面善,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秃头壮汉笑道:“那你肯定去过俺家的精铁铺,俺姓伍,叫伍落,熟人都叫我老五,东街的老五精铁铺就是俺家的买卖。不是俺说大话,这野狼镇半数以上兵刀利刃,都出自俺老五家的铁锤之下。”

    那伍落半天没捞到说话,想是有些憋闷,指着那小胖子给猴瘦修士介绍道:“他叫庞大尼,乃是盘云岭那边过来的。”又指着邋遢瘦子道,“他是被郡城通缉的药疯子,我早看他鬼鬼祟祟的就知他不是什么好鸟。”

    药疯子赶紧自我介绍道:“在下姓符名小药,只因潜心钻研灵药配炼之术,才被人喊做疯子。至于郡城通缉一事,纯属居心叵测之人从中陷害,经我改良过的延年丹虽然药力不如从前,但绝不至于吃下一粒就去见阎王那么严重。”

    刘长老在一旁听的直翻白眼,心道,此人当真是脸皮厚过城墙,将丹药搞的药力丧失,也敢自称改良?

    那打铁的伍落意犹未尽地又指着还在角落里面试的祖孙俩道:“里面那两人都姓岳,是从红杉河谷来的。”

    伍落看过一圈儿,见角落里那人还在呼呼酣睡,就要起身去扯那人的衣领。殷公丑赶紧拦住他道:“让他睡去,咱们几个说话就好。”

    伍落又问逸青云和刘长老的来历,刘长老报过栖云山庄的名头,那伍落只是喔了一声,没有太大反应。

    逸青云心中暗骂一声土鳖,那一直闷头睡觉的家伙忽然软绵绵地嗯了一声,睡眼朦胧地直起身,伸了个造型夸张的懒腰,娇嗔道:“哎呀,吵什么吵呀,还让不让人家睡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