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22章 宝材
    这人竟然是个女的?在座的几位来的都比此人晚些,也是进屋就看她趴在桌上睡觉,之所以下意识地认为是个男人,一来是此人衣着穿戴都是男人才会穿的荒原猎装,二来谁也没想到女人睡觉也能打出壮汉效果的呼噜来。

    下一刻,大家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此女的脸蛋儿上,不过停留的时间连一息都不到,便纷纷移开了视线。太丑了!此女声音虽然甜腻,模样却和呼噜一样都是壮汉效果的。

    刘长老似乎想到什么,偷偷探出神识,下一刻他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个丑女人的修为竟然比他还要高些,已经到了突破筑基初期的瓶颈。

    一直神神叨叨自言自语的药疯子,从桌上抓起一只青桃,咬了一口觉得酸涩无比,他随手将青桃扔在地上,起身问殷公丑茅房在哪儿。

    殷公丑告诉他出门右转,沿着小路走不到百步,就是青帝庙的后门,从后门出去的左手边就是。

    药疯子点头称谢,正要出门,那丑女也站起来,扭动着腰肢问殷公丑道:“小兄弟,人家想去如厕,也是出门右转吗?”

    殷公丑被她媚眼一横,心中便是一个激灵,连忙摇头道:“庙中有专为女眷准备的地方,从此门出去左转,走个三五十步就到。”

    丑女道了声谢,款款而行来至门口,朝正在门口发呆的药疯子道:“我这人天生路痴,记不住道,有劳你带我过去?”

    药疯子稍显慌乱地道:“那啥,我又没感觉了,不用去茅房了。”

    丑女颇为失望地瞪了一眼药疯子,目光在屋中每一个修士的脸上扫过,连胖小子庞大尼也在把玩手上的药瓶,根本不理她。

    丑女气得嘟起嘴巴,一甩门出去了。

    打铁秃汉伍落这才叫了声娘,一副解脱了的表情道:“俺地娘啊,这小娘们咋长得跟俺店里的铁坨一个模样?”

    众人虽然心中赞同,却没有一个人随声附和,众人心道:就您这嗓门,别说人家刚出屋,就算蹲在后院茅房里,怕是也能听得真真的。

    药疯子回到桌边,解下兽皮袋,从桌上划拉了一堆瓜果统统装入袋里,这才对殷公丑道:“我忽然想起一桩急事,今天得早走一步,明天再来投考可不可以?”

    殷公丑愣了愣,旋即笑道:“本峰的招募会还要开些日子,你明天或者后天来都没问题。不过你若现在就走,今天这等候的功夫可就白费了,明天说不定来的人更多,你若来的晚,怕是要等的更久。”

    药疯子苦笑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总之我明天尽量早些过来就是。”说完,他也不和旁人打招呼,提起兽皮袋就往外走。

    连逸青云都看出来这药疯子是被人看穿根脚,准备跑路了,不过作为主家的花狸峰都没说什么,他们也不会主动跳出来,招惹是非。

    药疯子出了招募处的大厅,左右看看,见周围鬼影也无,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往右一转,低头朝后门快步走去。

    通往后门的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幽静小路,路边种满了青青翠竹,药疯子一路小跑,刚刚转过一个大弯儿,前面忽然堵了个高大的人影,他赶紧收住脚步,险些撞上那人扭动着的屁股。

    “哎呦,吓了人家一跳,你这着急忙慌地是要去奔丧吗?”挡住去路的正是那个丑女人,看来这货果真是个路痴,竟然出门就走错了方向。

    药疯子心头狂跳,强自镇定道:“在、在下急着赶路,险些冒犯前辈,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不怪罪,不怪罪,你不是不想去茅房吗?可我看你却像憋的够呛。”丑女人咯咯娇笑,看着药疯子的眼神儿就像财迷疯看到了金元宝。

    “我不是去茅房,我是忽然有了炼丹的灵感,准备去买一种药材。”药疯子心中叫苦,胡乱敷衍两句,然后一拍脑袋道:“看我这记性,竟然忘了样东西.....”

    丑女人见药疯子转身想溜,一伸手便扣住他的脖子,娇笑道:“臭小子倒是够滑溜,被老娘盯上的人还能跑哪儿去?”

    药疯子被丑女人掐住脖颈,只觉得全身酸溜溜使不出一点力气,只得苦苦哀求道:“求前辈放我一马,前辈若是为了郡城通缉的花红而来,小的兽皮袋里还有珍贵宝材,前辈只管拿去。”

    他的话音未落,腰间的兽皮袋已被丑女人一把扯去,只听一阵稀里哗啦,兽皮袋里的东西便被倒了一地,除去他刚才从桌上划拉那些瓜果差点,还夹杂着不少啃了一半的妖兽肉干和骨头,这些东西也不知在兽皮袋里放了多少日子,那些肉干的颜色都发黑了。

    丑女人一脚踹在药疯子的腰眼儿上:“耍老娘呢?你这要饭的兜子里哪来的宝材?”

    药疯子被踹在地上,哼哧了半日,才挣扎着趴起来,被那丑女人横过一眼,赶紧从地上那堆垃圾里一顿扒拉,最后被他摘出四颗不起眼的青黑色的种子,献宝似的捧到丑女人的眼前道:“前辈可曾听说过人参果吗?这便是人参果的种子,即便是拿到仓山郡城也是千金不换的宝贝。”

    人参果是与梅雨凝香齐名的奇药,区别在于前者是天然果实,后者是人为炼制。丑女人接过那四颗种子,却发现无论是用灵气还是神识都探查不出其中有任何的生机。不过人参果的价值她倒是了解,她将信将疑地掏出一个翠绿色的雨藤竹小盒,要将那四粒种子装入其中。

    药疯子赶紧拦住她道:“前辈不可!雨竹藤虽然是盛放灵草灵果的器皿,却不能用来放人参果的种子。”

    “为何不可?”

    药疯子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道:“这人参果与其他的仙药灵果不同,其实是个喜欢荤腥的东西,放在雨藤竹的盒子里过不两天就死了。要不然,我何苦在兽皮袋存这么许多肉干骨头?”

    丑女人想了想,让药疯子将地上那堆破烂全都收拾回兽皮袋,又将四粒种子放回袋中。药疯子将兽皮袋交在丑女人手上,讪笑道:“晚辈可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