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28章 灵果
    殷勤亲自将逸青云两人送出厅房,回到屋里看了一眼地上被捆成“驷马倒攒蹄”的药疯子和朱丑妹,皱着眉头问蓝雀道:“你把这两人带回来干嘛?”

    所谓四马倒攒蹄是指把手脚倒背在身后,用绳索捆绑在一起,药疯子和朱丑女被捆成这样只能肚皮朝地,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

    蓝雀微微一愣,见殷勤朝她使了个眼色,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这青帝庙目下由咱们租用,在此期间所有损耗都有咱们负责。这二人擅自在云雾青竹阵内施展蚀火幽明,损坏千年青竹一十三株,合计损失超过百枚灵石。青帝庙将其擒下,交由咱们发落,所有补偿也着落在咱们身上。”

    殷勤朝蓝雀竖起大拇指,心道,这位蓝师妹的心思比那狗丫儿灵巧许多。

    他背着手走到两人身边,一人一脚全都踹成了侧躺着的模样,又见两人嘴上都堵了东西,便让殷公丑先将药疯子嘴里的烂布头掏出来。他笑嘻嘻地蹲在药疯子的身边,等他喘匀了气儿,方才拍拍药疯子的脸道:“你说把你送到仓山郡城,我们能得多少赏金花红啊?”

    “求前辈放我一马!我那兽皮袋里有四颗人参果的种子。”药疯子满脸哀求道,“这四颗种子若是拿到仓山坊市去卖,最少也能换得两枚中级灵石。小的愿全都送与前辈,只求前辈放我一条生路。”

    “那四颗种子不是早被送给边上那人了,怎能又送一遍?”殷勤笑骂着踢了药疯子一脚,从蓝雀手上接过兽皮袋,哗啦一下将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几个人蹲在地上,翻找半天才把那四颗种子从垃圾堆里摘了出来。

    蓝雀捻起一颗,试图将一丝微弱的灵气送入种子之中,那种子就像一粒石子,毫无生命的迹象。蓝雀又用神识去探,也是毫无所获。

    殷勤见状也捻起一颗种子,心念动处一股冰凉的意念便丝丝缕缕地渗入那外皮干瘪的青黑色的种子中。

    经过这些日子的摸索,殷勤基本可以肯定,这股神秘的森冷的意念是伴随那幽焰小蛇而生出来的。换句话说,这种就是蛮族依靠血脉之力而得到的感应。

    按理说殷勤的老龟血脉也会生出伴生的感应,不过殷勤的血脉强度只有一级,还无法激发老龟血脉所伴生的感应。倒是这来自幽焰小蛇的感应,似乎并不特别依赖血脉的强度,虽然殷勤体内的幽焰血脉比老龟之血还要脆弱得多。

    当那股冰寒意念进入种子内部之后,便如同得了水的鱼,忽然不受控制地在种子内部游走旋转起来,紧接着殷勤一种心跳般的频率便从那股冰寒意念反馈回来。

    这种子内部果然隐有生机!殷勤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他的指尖忽然一痛,仿佛被针刺了一下,他的脸色微变,发现自己输入种子内部那一丝冰寒意念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掉,已经消失不见。

    这根本就不是人参果的种子!殷勤心中冷笑,突然捏住药疯子的下巴,将他的嘴巴张大,手掌往药疯子的嘴上一抹,便将种子塞到了他的嘴里。

    药疯子脸色大变,却又无法挣扎,被殷勤捏住口鼻,硬逼着他将那颗种子吞咽下去。殷勤直到那里种子实实在在地顺着食道进入胃肠,这才松开了手。

    药疯子干呕几下,吓得脸都绿了,结巴道:“前、前辈,为何将那、那种子给我吃了?”

    殷勤笑道:“人身果,不都是要用肉身才能栽培的吗?”

    此言一出,屋里一阵安静,蓝雀与林主事面面相觑,眼中都充满了恐惧的神色。蓝雀突然尖叫一声,手指头像被烫到一般,将她手中那粒种子丢在地上。

    唯有殷公丑不明就里,只觉得眼前的情形十分诡异。

    殷勤给他解释道,这蛮墟荒原上有两种音同字不同的灵果。人参果是四大奇药中的一种,是一种能够增加筑基修士结丹几率的圣药,又称小金丹。另外一种灵果的名字相同,却是身体的身,与其称之为灵果,不如说是种妖果。

    此果需用人身作为载体进行栽培,说白了就是种子发芽之后,其枝干根茎全从人的肉身血液中抽取养分。作为“土壤”的肉身自然是痛苦无比,生不如死,直到果子成熟,肉身也会被抽干,成为活干尸。此种人身果对于修士没有多大用处,但对于未开脉的凡人来说却是返老还童丹一般的存在。据说耄耋老人服之,可长二三十年的阳寿。此果非常罕见,并且种植过程太过血腥有伤天和,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被七大宗门列为严禁种植的一种妖果。

    关于此果的来历,殷勤是听他爹殷富贵曾经说起过,原因很简单,相对于人族来说,血脉更为强大的蛮人常常被用来作为培养这种妖果的肉身。

    药疯子被殷勤点破此果的来历,脸色变得灰败无比,泄气地不再挣扎,苦笑着问殷勤道:“我这算是作茧自缚,遭了报应吧?”

    殷勤反问道:“擅种禁果才是郡城通缉你的真正原因吧?”

    “禁果?”药疯子的脸上泛起狰狞的笑意:“你可知道郡城里,有多少富户豪门在偷种此果?你可知道每年有多少活生生的血肉之躯被人种成了肉干?哈哈哈,只不过这帮家伙蠢!费劲心机,杀人无数也还是种不出足够药力的人身果。老子偏不信这个邪,老子就种出来了,哈哈哈.....”

    殷勤叹了口气,一脚踢将药疯子踢晕,然后对蓝雀道:“把他带回花狸峰,不可弄死了他,我倒想看看他吞了那粒种子,能不能结出果来。”

    蓝雀本以为殷勤是在说笑,可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真的想把药疯子种成人身果,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岔开话题道:“剩下这个朱丑妹,你打算怎么处理。”

    “杀了吧。”殷勤淡淡地说,“一个蛮荒猎人,能有多大油水,长得又这么寒碜,卖都卖不出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