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29章 幻影
    人命在荒原上并不值钱,修士的命也不例外。

    蓝雀对杀个蛮荒猎人倒是没有异议。那朱丑妹早被青帝庙的弟子搜了个底儿掉,身上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抄走了,在蓝雀眼里,多留她一天就多浪费几口白饭。

    但她却不愿意去碰药疯子,想到这家伙竟然用别人的肉身来种那么邪行的妖果,蓝雀就浑身不得劲。

    她让殷公丑拎着药疯子先走,那个朱丑妹也是个悍妇,虽然被止住灵根气脉,却眼露凶光一直扭动身体试图挣脱。

    蓝雀不屑地瞟一眼朱丑妹,伸手将她从地上拎起来,刚刚走到门口,却被殷勤喊住:“要不,把这女人也带回花狸峰吧?我这儿还有三粒种子,万一药疯子那粒夭折了呢?给这女人也种一棵,双保险。”

    殷勤的话音未落,朱丑妹的喉咙里便发出嘶嘶喘气的声音,身躯扭动得更加厉害,她死死地瞪着殷勤,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模样。

    蓝雀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却见殷勤过来,一把扯下朱丑妹嘴里塞的烂布。

    “小王八羔子,有种就给老娘一个痛快!”朱丑妹连气儿都没喘匀,便破口大骂,“想不到堂堂的万兽谷,也是个藏污纳垢的狗窝。你这小王八蛋敢用这种三滥的手段对付老娘,当心天打雷劈......呃、呃、呃......”

    朱丑妹骂到一半,殷勤手指一弹,一粒种子便直接弹进了她的嗓子眼,比对付药疯子还要容易,直接便被猝不及防的朱丑妹给咽到肚子里。等她反应过来,再想往外呕,嘴巴却又被殷勤用破烂布团给塞上了。

    殷勤站直了身子,将朱丑妹挡在身后,朝满面怒容的蓝雀使了个眼色道:“两粒种子,怎么也能结出一枚人身果吧?卖给那些花钱续命的凡人豪富,多少能挽回些损失。”

    蓝雀不知殷勤肚子里的盘算,只好将疑惑闷在心里,拎着朱丑妹与林主事一前一后地走了。

    花狸峰的招募会一直开到亥时方才闭了庙门,许诺明日辰时继续招募。

    花狸峰的大队人马包括刚刚投入门下的殷家兄弟还是回到城门处租用的客栈。剩下殷勤、蓝雀以及林主事几个主要负责的主事则入住青帝庙附近的客栈。

    殷勤今天可是身心俱疲,回到客栈连这边提前准备好的饭食都没有胃口,简短截说地与蓝雀交代几句就想回屋睡觉。

    不想狗丫儿却匆匆赶来将他堵在门口。

    “你有事?”殷勤见狗丫儿愣愣地盯着自己也不说话,想起之前交代她的差使,以为聚香斋那边出了什么幺蛾子,连忙问她,“可是聚香斋嫌咱们归还晚了?”

    狗丫儿点点头,又摇头道:“咱们的确还的晚了,我将阵匣交还之时还听了他们不少闲话。不过,就在刚刚聚香斋派人过来,又送来一个阵匣,不但如此还给你留下这个!”

    狗丫儿将一个小小的锦袋交给殷勤,殷勤打开袋口,里面是一枚泛着柔和的青绿色灵石。这块石头有鸡蛋大小,属于中品灵石无疑。

    蓝雀在一旁看得奇怪,忍不住问狗丫儿道:“你是说聚香斋不但没有追究我们逾期归还,反而赠予我们一块中级灵石!”

    殷勤纠正道:“不是我们,而是我!另外,这也不是赠予,而是我辛苦所得好不好?”

    狗丫儿盯着殷勤的眼睛道:“你到底在那幻阵中做了什么手脚?为何聚香斋看过其中内容,就迫不及待地又送了一个阵匣子给你?”

    殷勤笑嘻嘻地问:“我让你去还那幻阵匣子,你难道真的忍住了没看里面的影像?”

    狗丫儿翻他一眼气道:“我哪儿敢看?你不是说在里面下了禁制,里面所存的影像只够看一次的吗?难道你是骗我的?”

    殷勤摇头道:“我怎会骗你?只是我修为低微,对于阵法一窍不通,无奈之下唯有给幻阵加上最简单的禁制而已。”

    “什么禁制?”狗丫儿有些后悔,不该被这小恶魔忽悠,吓得连看都没敢看。主要也是殷勤这两天的表现太过耀眼,以至于她都忽略了对方只是个刚刚开脉的炼气一层而已。连她这种筑基期的修士都对阵法只是略知皮毛,殷勤这种出身偏远的蛮人,又能比她高明多少?

    殷勤一本正经道:“我那禁制听起来玄妙,其实也不难解。我只是将驱动阵法的灵石尽量消耗,使里面剩下只够播放一次的灵气而已。你若真想破我禁制,只需更换灵石即可。”

    殷勤的话音未落,蓝雀便扑哧笑出声来。狗丫儿俏脸通红地将一枚玉简丢给殷勤道:“这是聚香斋大掌柜给你的口信儿,真正加了禁制的,你自己去看!”

    殷勤见狗丫儿转身就走,只好求助地看着蓝雀道:“还请前辈示下,这开启玉简之法?”

    蓝雀扳起面孔道:“那玉简是单独给师兄你的,又不是给我们的,具体怎么开启,我们可帮不上忙。另外,还请真传师兄注意言辞,不要用人是喊前辈,不用时就改了师妹。”

    蓝雀说完,也不听殷勤回答,便也转身走了。

    殷勤哭笑不得地站在那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狗丫儿家传的《女丹法决残卷》,翻到后面几页,看来今晚还要熬夜,需要抓紧时间将调用灵气开启法器的方法琢磨透了。想到腋下的锁子甲上还挂着一枚乾坤戒,他脑中仿佛清风拂过,见其中那团浓浓困意,吹散了许多。

    狗丫儿在为没能看到幻阵中的影像耿耿于怀,同一座城池里的聚香斋上,有的人却已经将幻像阵法启动了两遍。

    或许,按照那个人的说法,应该把这东西叫做“幻影”吧?素手轻摇之处,幻影结束前的一番浅吟低唱再度响起: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缘生缘死,谁知,谁知?情终情始,情真情痴,何许?何处?情之至......”

    幻影中是滔天的洪水,那个叫作青儿的绝色蛮修,一剑洞穿了怀中那懦弱的许修士的胸膛。

    幻影外是一声叹息,幽幽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