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31章 楚阿大
    考虑到蛮荒尚武之风,许修士也不能搞成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是换成了某修仙世家的嫡传弟子,年轻有为,弱冠年纪就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大圆满的半步筑基境界。

    至于两个来自蛮荒深处的蛮修女子,则是南方某蛮人部落大蛮巫的女儿,血脉强横无比,年纪虽与许修士相当,修行境界却比许公子高出不少。女一号白素素的血脉已达三级,相当于人族筑基中期的修士,女二号青儿的血脉稍逊,也已经是二级巅峰。

    蛮荒没有佛法的传承,白蛇传中毁人因缘的法海就只能由许修士家族中修为已臻半步金丹的筑基大圆满的长辈来代替。这样一来,整个故事的情节就又与“白发魔女传”有了雷同之处,殷勤便又毫不脸红地借鉴了其中不少桥段,比如在大结局的高潮部分加入了白素素伤心欲绝一夜白头的剧情,并配以前世李诗仙那“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的名句,倒也颇能煽情。

    殷勤在不到两个时辰内,便自编自导地炮制出蛮荒历史上第一部幻影大戏,虽然也是粗制滥造,但百年电影产业发展中所积淀的种种技巧心得也不是没有用处。殷勤当年炒作IP,曾经靠一部莫须有玄幻大片忽悠过几百万的投资,对于电影的门道虽然比不上专业人士,但也不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像什么长镜、中镜、特写、推拉之类的术语也能说的条条是道。

    至少他凭借记忆与以前业务学习的功底,搞出来的这部蛮荒版的言情修仙狗血剧,虽然与前世那些电影大师的作品相去甚远,但也基本达到了一部商业电影的平均水准。

    不过,这种新鲜的玩意能否获得聚香斋幕后老板的认同,殷勤心中却没有多少把握。

    从狗丫儿带回来的幻阵与灵石推测,殷勤的投石问路应该是得到了积极的回应。他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匆匆回到客房,顾不得疲累,按照女丹残卷上所介绍的调用灵气的方法,用了大半个时辰,总算是能将经络中所藏的微弱的灵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催动起来了。

    他迫不及待地以灵力“打开”玉简,一段署名为楚阿大的简短信件便映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信中,楚阿大首先表明其聚香斋东主之身份,之后便是对殷勤所制作的幻影故事大加赞赏。遗憾的是,这部幻影故事的立意与选材出了很大的问题。纵观整部幻影,处处都是站在蛮人姐妹的立场上,对其遭遇寄予了最大的同情,而对人族的高阶修士进行了大量的丑化与批评。

    故事虽然曲折动人,却没法在蛮皇武氏所辖的各大城池中推广。因为对于绝大多数凡人与修士来说,蛮人就是长成人样的妖兽,在这个前提之下,白素素最后被许家一众筑基修士围攻打入水中,不但不会引发人们的同情,反而会让大多数人鼓掌喝彩。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以蛮皇武氏对于妖族的敌对态度,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部歌颂身具妖族血脉的蛮人的幻影在其所辖地域播映出来的。

    似乎是为了安慰殷勤,楚阿大特别说明,他本人对与蛮人没有任何偏见,并且恭贺殷勤以真传弟子的身份加入花狸峰。

    殷勤看过这段文字,也是老脸微红,觉得自己在选择题材方面的确犯了严重的错误。当时只顾着赶工,却忽略了此界的实际情况。惭愧之余,殷勤也听出楚阿大的弦外之音,其实是在委婉地提醒他,他的蛮人血脉在蛮皇武氏所拥有的广阔领地上,将会遇到的麻烦与阻力。

    在信件的后半部分,楚阿大希望殷勤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制作出一部水平相当的幻影。至于那枚中级灵石则一分为二,一半是买下无法播映的幻影“小青”,另一半则作为殷勤下一部幻影之订金。

    楚阿大没有对期限做出硬性规定,并且透露他们正在对幻阵进行改造,其改造的思路竟然与殷勤的要求出奇的一致,也是要想方设法减少灵石的消耗。

    殷勤放下玉简,陷入了沉思。他对于聚香斋的了解并不多,他只知道此店在仓山郡城也有分号,听这个楚阿大的口气,此店在蛮皇武氏所辖的各大城池皆有分号,其规模已经远超殷勤之估计。最让他不解的是,这位楚阿大既然身为东主,掌管如此庞大的餐饮帝国,他应该是坐镇皇城才对,怎会跑到野狼镇这般偏远的小城来?

    难道正赶上这位楚阿大在例行巡视各处分号?殷勤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巧。

    无论如何,玉简内所载的内容都算得上是个好消息。殷勤犹豫着要不要找个机会,去会一会那位楚阿大,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按照他前世的逻辑,楚阿大的聚香斋能够遍布武朝的每一城池,绝对称得上是餐饮业的巨头了,而且人家没说,并不代表人家就不会涉足别的产业。

    以他现在的实力地位,对上这般商界大鳄,各个方面都处于劣势,很难找到平等对话的机会。殷勤并不认为,他那个真传弟子的身份,会被楚阿大这种人物看在眼里。

    对于他来说,最为稳妥的,还是精心打造出一部堪称经典的幻影作品,楚阿大给了他第二次的机会,并不意味之人家还会有足够的耐心给他第三次的机会。

    眼下不是纠结幻影的时候,大可等他到了花狸峰,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再慢慢精雕细琢。殷勤将聚香斋的事情放在一边,有些激动地褪下一直贴身穿着的锁子甲。

    腋窝处那枚黑不溜秋的乾坤戒,可是揣了有些日子了,终于到了一探究竟的时刻了!

    殷勤再次调动起灵力,缓缓向那乾坤戒中探去。与他预料的一样,当灵力刚一接触到乾坤戒便遇到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将其震了回来。

    乾坤戒与玉简都属于法器,而法器的一个特性就是可以在上面打入主人的禁制,这就相当于在房门上加锁。

    比如,之前狗丫儿将玉简递给殷勤时曾经说过,里面是单独给他的信息,言外之意,这枚玉简是加了“锁”的。不过这把“锁“是不需要钥匙的,修士想要看到玉简内的信息,只能依靠灵力去强行“扭断”这把锁。狗丫儿作为传信人,虽然有能力破掉玉简上的禁制,但殷勤也就知道玉简中的内容被人事先看过了。所以玉简上的禁制,只能够起到提醒收信人,玉简中的内容是否被人提前看过而已。

    而乾坤戒上的禁制,则更像真正的门锁,只有本主才能轻易开启,外人想要破解是需要用一番蛮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