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37章 拉练
    聚香斋的巨大飞舟在青山脚下停留了一炷香的时间,开始从上头噼里啪啦往下跳人。飞舟高处可达五六丈,低矮的船舷处也要将近三丈,相当于四层楼那么高。

    没开脉的凡人从上头跳下来,多半小命难保,即便是那些刚刚开脉的少年,临阵磨枪地依照花狸峰几个筑基期的内门弟子的指导,调动灵力减轻落地时所受的冲击,也偶尔会有运力不当,摔得腿青脚肿的。这些皮肉小伤对于开脉修士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受创时的痛感却与常人无异,有些摔得惨的,竟然有控制不住哭爹喊娘的情况。

    这倒霉催的老虾米,翻脸比翻书还快,一说不给灵石,连特么云梯都不给放了!殷大真传站在舟头高处,一边在心中将老虾米的祖宗先人问候一遍,一边充满激情地大声为新收弟子们鼓劲:“大家要时刻记住,从这一刻起,我们就不是凡人了。我们要时刻用修士的标准要求自己,大道艰难,唯有登攀!大家即将踏出的就是长生大道的第一步,往后还有千难万难等着我们去征服。跳下这三丈飞舟,还有两千里的崎岖险途等着咱们。大家怕不怕?”

    “不怕......哎呦......”一个在船舷上站了好久的开脉少年随大流地喊出这两个字,旋即被身后等的不耐烦的弟子推了下去。

    虽然弟子摔得鬼哭狼嚎不绝于耳,殷勤却毫不在意,拿出真传大弟子的风范耐心教导:“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来,想好动作要领,调整好气息再跳......对,不要怕,越怕越容易摔倒......”

    狗丫儿在一旁冷眼看着,忍不住撇嘴道:“我劝你还是安静点,好好调息运气,省得等下你跳的时候出丑。”

    殷勤对其冷嘲热讽充耳不闻,扭头嘱咐蓝雀道:“你去找人把庞大尼抱下去,那小子可是咱的财神爷,可别磕着碰着的。”

    将近千人的“跳船求生”演练接近尾声,殷勤看看人都下的差不多了,又见狗丫儿用一副看好戏的眼神盯着自己。这才不慌不忙地从兽皮袋里掏出随身必备的兽筋细索,他将兽筋绳索绕过白玉栏杆,两股合成一股,然后顺着绳索慢慢悠悠地滑了下去。以他一级后期的血脉强度,就是直接跳下去也不会伤筋动骨,但那样做的话,难免噗通一声,搞出许多灰尘动静。

    经过这一番折腾,等花狸峰所有人马全部撤离聚香斋的飞舟,天色就接近傍晚时分了。几位主事与蓝雀的建议是就地修整,明天一早在启程。殷勤却咬牙道:“既然对弟子们说了入门小拉练这个由头,就得把谎话编圆了。你们通知下去,全体就地修正半个时辰,让他们抓紧时间疗伤吃饭,今晚要星夜兼程,七日内务必赶回归山门!”

    花狸峰距此还有一千八百多里,筑基修士祭起飞剑的话,用不了两个时辰,但此刻将近千人的队伍中,绝大多是都是刚刚开脉的炼气一层的少年,其体力顶多比开脉之前强上一两倍而已。将近两千里崎岖山路,即便是凡人中训练有素的军人急行军的话,一日不过五六十里而已。炼气一层的弟子们想要在七天之内抵达山门,的确是个巨大的挑战。

    更为挑战的是,这些弟子都是新收,彼此间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更谈不上互助默契。想要带着这样一盘散沙,在七天内奔行一千八百里,几位老成持重的主事长老都觉得不太可能。

    蓝雀和狗丫儿担负着领队的责任,按说招募弟子之事已了,接下来的安排就没殷勤什么事了。只是这十几天来,大家被他呼来唤去地指使习惯了,加之这货没有半点权利移交的自觉性,众人还是下意识地将他的意见作为首选。

    另一方面,蓝雀从内心深处也不敢在路上过多耽搁,早一天将队伍带回山门,老祖的面前也好交代一些。

    殷勤对于他所制定的行程倒是挺乐观,有了之前带着殷家兄妹跋山涉水的经验,他并不认为七天穿越一千八百里是多大的事。别忘了,当初他带着殷家兄妹赶路的时候,那几位可都还没开脉呢。

    唯一让殷勤走心的就是入室弟子庞大尼,正要嘱咐蓝雀找专人照顾他。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庞大尼的身边已经围了三个身着青衫的筑基弟子。此刻这小胖子正伸出一只小胖手往每个弟子手中放了一粒丹丸。殷勤凝神细听,只听庞大尼对那三人道:“一人一粒补天丹,等下我要是走不动了,你们可要轮流背着我啊。”

    殷勤听了这话,差点把肠子悔青了。刚才和那老虾米讨价还价的时候,怎么就把这小胖子给忘了呢?三粒补天丹加起来怎么也要一枚中级灵石,与其便宜了那三个内门弟子,不如用来当作这一千多人的车马费。

    当然灵石与灵药都是庞大尼的,人家想怎么用与殷勤也没有关系,更何况借此机会锻炼一下队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殷勤既然逃不出云裳老祖的手掌,不如安心将花狸峰经营得舒服一些,安稳一些。别的不说,单是荒原上那大大小小的兽潮,就是人族永远难以躲避的梦魇。

    殷勤魂穿的这具肉身,亲身经历过十年前侵袭小仓山的那场兽潮,对于他来说,即便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阅读肉身的记忆,也能感觉到当时那种令人绝望的血腥与杀戮。若不是万兽谷与仓山郡城及时伸出援手,小仓山三大修仙世家,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据说,那场兽潮只是荒原上极为普通的一次小规模的兽潮,发生的几率为百年一遇而已。

    虽说背靠着万兽谷这种强大的宗门,会比在小仓山时安全得多。问题是,听说花狸峰上连护山法阵都还没有,而且此风在地理位置上比小仓山更加深入蛮荒。许多人都在底下嘀咕,对于花狸峰来说,莫说百年一遇之兽潮,就是千年一遇的兽潮也不是没有遭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