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40章 底细
    药疯子与朱丑妹原本就在殷勤的名单之上,前几日趁着大家都在忙着招募弟子的时候,他特意请蓝雀派人到郡城,从万兽谷派到当地的眼线那里了解过这两人的底细。

    除了药疯子刚才交代出身时用一句家道中落简短带过,有些水份之外,两人所说的情况都与调查的结果吻合。药疯子之前的家境其实相当富裕,之所以迅速地破败下来,全是因为他炼药所致。

    除了因为他各种奇思妙想而购买灵草宝材用掉不少,还有很多钱财是因为他擅自“改良”丹方搞出不少残次品,赔付给别人了。至于他被郡城通缉,官面上的理由是炼制假丹以次充好,其真正的原因具眼线所了解的情况来看,还真和人身果有关。

    至于蛮荒猎人朱丑妹,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为了猎杀高阶的妖兽竟敢只身深入荒原几千里,除此之外,郡城通缉的花红赏金也是她的财路之一。以至于许多家有千金的修仙世家,常用她来教育那些心中长草的青春少女,若是不肯在女红上多下功夫,将来嫁的差了,就得像朱丑妹一般,为了仙途生死奔波了。

    殷勤研究过此二人的资料,心中的杀机也淡了许多,即便如此,他还是事先交代过蓝雀,如果他招募失败,那就趁着他们尚未恢复,直接出手抹杀。此举虽然残忍,却是不得不做的姿态,否则无法向青帝庙交代。

    那朱丑妹被解开禁制之后却迟迟不动,多半也是想着尽可能恢复多些,万一花狸峰留有后手,也好有力气应对。

    殷勤借着拉练之前的空档将两人留在花狸峰,心头也是松了口气。

    天色渐沉,夜幕低垂,半个时辰已过,蓝雀、狗丫儿以及几个主事长老也已经按照百人一队,将少年们分成了八队,又有经验丰富的筑基修士给众人详细讲解在荒原中夜行时,需要注意的诸多事项。

    好在此处距离野狼镇只有二百余里,山路还算宽敞好走,虽然偶尔有零星的妖兽出没,也都是些一级的弱小存在。

    有些麻烦的是,这些少年身上所穿都是按照万兽谷弟子标准衣袍的仿制品,袍袖颇为宽大,若是御剑飞行的话,倒有几分飘飘摇摇之仙人风姿。

    但是穿着这身衣袍去走夜路跋山涉水却不是个好主意,走不了几步,下摆袍袖就得让草木荆棘扯烂了不可。主事长老以及有经验的老修,嘱咐少年们将衣袖扎紧,下摆卷起来,用腰绳勒住,虽然样式臃肿了些,但在荒野间行路却是减少许多麻烦。

    殷勤身上所穿乃是真正的青衫法袍,不怕荆棘勾划,只是嫌它碍事,便干脆脱了。他的上身只披了一件锁子甲,那些精壮隆起的肌肉,以及胸腹间暗红色的巨大伤疤,将他蛮荒狂野的一面暴露无遗。

    许多少年都见过殷大真传在青帝台上宣讲时温文尔雅,妙语连珠的风度,以至于对他有了先入为主的小白脸儿的印象。此刻见到殷勤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大小伤疤,不禁都是暗自乍舌,心说:传说此人出身低微,乃是个蛮人奴仆,看其一身的伤痕,想来也是从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

    不少人被殷勤的气质所染,干脆也学他的样子,脱去长衫,赤膊上阵。一时间,殷勤周围的队伍中白花花一片,满满的全是小鲜肉的气息。

    蓝雀与狗丫儿毕竟是女修,原本都在殷勤附近,见状不禁脸色微红,啐他一口,纵身往前面去了。

    倒是那朱丑妹原本在队伍中段儿,此时踪着味道凑到这边,眼波流转咯咯娇笑着四下打量,吓得好些少年又偷偷地穿上了衣衫。

    这一夜的路途相对好走,大家又是心气正高,一路急行军连着翻过几座山头,到了转天早晨竟然推进了一百五十余里。殷勤作为真传大师兄,与蓝雀狗丫儿带着一个百人小队,吊在大部队的后面,负责殿后,一路上又收容了三十几个掉队的少年,行至卯时,便与大部队汇合在一处小河之畔。

    殷勤坐在一块河边的一块大石之上,从兽皮袋里掏出一片三级妖兽的肉干,刚嚼了两口,朱丑妹便唤着大师兄,过来蹭吃的。殷勤分她一块道:“去给我取些水来。”

    朱丑妹翻翻眼皮,正想说身为筑基修士,哪有给炼气小子打水的道理,眼睛落在肉干之上,却又马上笑颜如渣地扭着屁股去了。

    殷公子三兄弟之前也是被分派到前队之中,此时也都凑过来,与殷勤讲些路上的趣事。他们三个经过之前的艰苦跋涉,在这群新人中间就属于颇有经验的老队员。许多新人会犯的错误,此刻在他们眼中就成了说笑的谈资。

    殷公寅平时不怎么说话,心思却是最重,忍不住询问殷勤,殷小小的情况,以及何时才能与她见面?

    殷勤安慰他们几个道:“小小现在是整个万兽谷的宠儿,不需咱们为她操心,而且以咱们现在的处境,也替她做不了什么。等我们到了花狸峰,安顿之后,再找机会与铁翎峰联系。”

    正说着,朱丑妹用树叶掬了一捧水来,递到殷勤面前邀功道:“这可是人家专程为你取的山泉水,可不是这河中的脏水。”

    殷家兄弟面面相觑,不晓得殷勤用何手段,竟然能指使这女魔头为他跑腿儿,又见这朱丑妹说话间眼神儿总在他们几个身上飘来荡去,殷公子头一个受不了,拍拍屁股走了。

    殷公丑见状,也赶紧拉着试图瞪回去的殷公寅溜了。殷勤哭笑不得地瞥了一眼朱丑妹道:“你一个筑基修士,何苦跟小辈们开玩笑?”

    朱丑妹嘿嘿一笑,岔开话题道:“那个叫殷公寅的小子挺有意思。”

    殷勤哦了一声道:“他今年才十七,比师妹小太多年岁了吧?”

    朱丑妹罕见地老脸一红道,啐道:“还是人家的大师兄呢,就知道拿人家打趣!”

    殷勤手一哆嗦,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货别是真的看上殷老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