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45章 燕自然
    映入燕师兄眼帘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虽然不如葛神通那般壮若金刚,却也是身材魁梧,远超同龄之人。少年的面容还算俊朗,上身只套了一件锁子甲,身上那些硬邦邦棱角分明的腱子肉以及纵横交错的伤疤,给他平添几分野性与危险的气质。

    燕师兄下意识地探出神识,下一刻便满脸疑惑:此人竟然是个开了脉的蛮人?问题是这灵根也太弱了些,连炼气初期都未曾突破。

    符小药被葛神通提在半空,觉得浑身上下的灵根都提不起一丝的灵力,知道已经被人制住了气脉。又见那大汉铜锤大小的拳头在眼前晃来晃去,心中害怕得直想喊娘。好容易看到殷勤的身影,便如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般,扯起嗓子将殷大真传四字喊个没完。

    葛神通貌似粗鲁,心中却精明的很,听蓝雀呵斥此人的语气,知道此人也是花狸峰门下弟子。宗门铁律,弟子之间严谨私斗,葛神通即便胆大,却也不敢违背这一条禁律。又听这小子朝远处喊人呼救,葛神通被他吵得心烦,干脆将这怂货往地上一丢,扭过头好奇地打量起那个蛮人少年来。

    殷勤的位置一直是在队伍的最后,凭借他荒原狩猎的丰富经验以及最近越发灵敏的血脉感应,他可以及时发现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掉队的弟子。燕师兄二人从天而降的情形殷勤虽然早就注意到了,却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此处距离万兽谷的山门只有几十里,碰到几个万兽谷的修士再所难免。

    又见蓝雀与狗丫儿似乎颇为巴结那中年修士,殷勤也只是在心中嘀咕一句:没想到蛮荒修仙界,有实力的大叔也挺受欢迎的。他不觉得蓝雀或者狗丫儿会将这二位筑基高手引荐给他,很知趣儿地将注意力拉回到掉队弟子身上。

    越是接近花狸峰的山门,殷勤的态度就越发地收敛低调,“真传弟子”四字更是绝口不提。虽然已经在野狼镇将此事嚷嚷得尽人皆知,殷勤内心里却打着唬呢,鬼知道花狸老祖对于此事是咋想的?他甚至怀疑,那两位女修根本就没将此事禀报老祖。生米熟饭的话在野狼镇可以随便嚷嚷,到了这花狸峰上,殷勤除非是闲自己命长,否则是万万不会主动提起。

    直到药疯子忽然高喊殷大真传,他的眼皮就是一跳,不明白为何眨眼间药疯子便被人制住了。

    眼见对方几人都朝这边望过来,殷勤只有露出灿烂的笑容,快步过来,不等蓝雀介绍便主动抱拳道:“小仓山殷勤,见过两位前辈。”

    蓝雀见他以小仓山修士之身份在燕葛二人面前以晚辈自居,高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她生怕殷勤胡言乱语说什么真传弟子之类,忙主动为他引荐燕,葛二人。

    殷勤早听人说过,花狸老祖坐下,修为最高的内门弟子是位剑修,名为燕自然,五十出头便已修至筑基中期的巅峰,与墨鳞老祖座下真传秦枫宛如双星辉映,俱为万兽谷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是颇有希望进阶金丹的存在。

    据说这燕自然八岁便开出上品灵根,入铁翎峰,因为年纪太幼,并未立即拜入铁翎真人门下,而是由当时修为已臻筑基后期大圆满的花云裳启蒙修习各种入阶功法。

    燕自然十六岁那年,按例本应正式拜师投贴,巧的是那一年花云裳玉液丹成,进入假丹期。铁翎真人见其金丹有望,旋即改了主意,让这从小被她带大的燕自然改拜花云裳为师,只待有朝一日花云裳金丹大成,身边便多了个现成的臂膀。

    修士所结之丹,分为金玉两种,前者乃是真正的坚固程度赛过金刚石的阳丹,后者指的是金丹凝结凝固之前的液体状态,又称玉液阴丹。结出玉液阴丹,便意味着金丹有望,经过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修行,玉液越积越多,在体内涓涓流转,最后汇入玄关一窍,聚成波涛不惊之玉液幽潭,又称之为丹海。

    忽然一日,丹海上微澜渐起,继而愈演愈烈成波涛汹涌之狂澜,某一刻,一颗硕大金丹从中破涛而出,如灼灼红日,放万丈光华,无边丹海被这光华所罩,霎那间风平浪息,只剩波光万顷映水火济济之像,至此便是金丹大成之期。

    花云裳前后只用了三十三年便金丹大成,燕自然作为其座下之大弟子,便跟随她到此花狸峰开辟道场,以期奠定万载传承之基业。

    燕自然不久前刚刚过了五十岁的生日,对于此间凡人来说年过半百便已垂垂老矣,可放眼蛮荒,能够在五十岁之前达到筑基中期巅峰的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燕自然追随花云裳数十载,身为大师兄,在花狸峰人望极高,更是蓝雀、狗丫儿一干女修心中暗自倾慕的对象。更难得的是,燕自然为人谦逊低调,虽然在花狸峰算得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物,他的身上却没有半点少年得志的张扬与跋扈。

    他虽然看不上殷勤的蛮人血脉,但蓝雀既然郑重其事地为其引荐,自然有她的用意,最主要的是,他搞不懂地上那个邋遢汉子为何口口声声喊此人殷大真传?

    他面容和煦地朝殷勤微笑点头道:“这位小兄弟,生得一身好筋骨!将来必有一番作为。”燕自然扭脸问蓝雀道,“这位小兄弟,可是师妹此次从开脉大典上招募到的青年才俊?”

    蓝雀面带尴尬地点点头,旋即补充道:“殷勤其实是老祖钦点,算不得我们招募的。”

    燕自然“哦”了一声,心中虽然巨浪滔天,脸上却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他用饶有兴趣地目光看着蓝雀等待她的下文。

    问题是,蓝雀哪敢在殷勤的身份上做过多的纠缠?她正琢磨着,该如何敷衍几句将此事揭过去,躺在地上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符小药此时缓过劲儿来,高声道:“我殷大哥乃是咱家老祖座下第一真传大弟子,若论备份规矩,你们都要喊他一声师兄才对。”

    这狗艹的药疯子,扯虎皮拉大旗也不看看时间地点,再说,老子多暂成他大哥了?!殷勤在心中骂遍了药疯子的祖宗十八代,感觉对面几道凌厉的眼光刺过来,也只有硬起头皮,面带微笑地对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