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47章 欠债
    燕自然料理了殷勤,心中堵着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他也不由得心中暗叹,真是关己则乱,刚刚被那疯子左一句真传,右一句真传,喊得险些乱了方寸。他早从蓝雀的反应中推断出殷勤这个真传的名头,并非出自老祖本意,行事就更不需要瞻前顾后。

    释然之余,他的心中也有着淡淡的遗憾。花狸峰众多女弟子中,他原本对蓝雀存有几分好感,经过此事才觉得,此女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

    燕自然表面儒雅温厚,骨子里却是个心气极高之人,对于未来之修行伴侣,自然也是百般挑剔。修道之人所谓的童子功,只是在筑基之前有所帮助,一旦筑基成功从后天转为先天,便可得到比童子身还要纯净无暇的纯阳之体。

    筑基以后的修士,是选择伴侣双修抑或是孤身独修,从道法修命的角度来看,两者之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许多修士之所以坚持单身,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怕选择道侣之后,陷于爱恋情痴之中无法自拔,以致道心退却,白白蹉跎了岁月。

    不过也有修士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所谓太上忘情,要先有情而后忘。修道之人本应至情至性,进而忘情守性。一个心如铁石,薄情寡义之辈,不过是人皮木偶,行尸走肉,有何资格谈及长生大道?

    ‘

    至于大道独修的第二个原因,非常简单,实在是狼多肉少,能够开脉的女修本就稀有,更进一步筑基成功的,就更是难得,像花云裳这般征得金丹的,蛮墟荒原之上不过一掌之数。

    燕自然微微叹了口气,他之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找一位双修伴侣,又何尝不是因为心底那份飘渺却又无比诱人的一丝希冀:有朝一日,我燕自然若能成就金丹,未尝不能与云裳......

    “燕师兄,葛师兄,你们为何将殷勤给绑了?”狗丫儿大呼小叫的声音,打断了燕自然的思绪。

    此刻,他们几个已经行至花狸峰下那块巨大的石碑之下,筑基修士即便不用飞剑,脚程也是极快。作为少年们自由冲刺的终点,此时石碑之下只有几个负责安顿统计的主事、弟子,还有就是伍落、朱丑妹这两个半路出家的新收弟子,以及逸青云等几个灵根上佳的开脉少年。

    狗丫儿刚才与葛神通赌气,提前来到这边,又被林主事拉过去抱怨弟子法袍根本不足百件之数。

    她被林主事纠缠得脑袋发大,只好把提出这个馊点子的殷勤拿出来搪塞,不想林主事说了没两句便瞪着眼睛看向她身后,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

    待狗丫儿看清燕自然两人竟然将殷勤绑了,倒提着飞奔而来,也差点惊掉了下巴。

    蓝雀抢上几步,将狗丫儿拉倒边上,低声解释其中原委,一旁传来伍落洪钟般的大嗓门:“呦喝,这不是殷大真传吗?你这是犯了啥罪过,咋被人绑了?”

    “老五!这可是花狸峰的山门脚下,你瞎嚷嚷啥?”葛神通也是个大炮,见燕自然面色微寒,马上出头放炮。

    伍落在野狼镇也是有头有脸“大爷”级的人物,被葛神通当众奚落,黑红的脸膛刹时涨成了紫茄子,连着喘了几口大气,最后却还是强忍了回去。别说境界上比人差了一层,就算是同阶修士,他一阴灵根打铁的,如何能与花狸峰正宗的内门弟子争强?

    “俺就是天生嗓门大,平日里说话就是这般大小,哪里嚷了?”伍落低声嘀咕着,退在一边。

    伍落虽然服软,燕自然心中却依旧不痛快,尤其看到躲在一边的朱丑妹,心中就更是隔应,暗道:那小蛮子出身下贱,灵根陋劣,便想法子招些与他一般根本上不得台面的牛鬼蛇神,其心可诛!

    燕自然心头正恨,葛神通忽然指着远处正往这边跑的一群弟子,哈哈笑道:“那不是耿六一那小子吗?怎么混在乞丐堆里,背上还背了一个!”

    蓝雀朝那边一打眼,心中也是冒火,在燕自然面前,她不敢以主事人自居,也不好说同为内门弟子耿六一的不是,只好冲着他背上的庞大尼吼道:“我不是让你下来吗?为何还让别人背着?你虽跑进百人之数,那法袍也没你的份儿!”

    庞大尼被抓了个现行,瘪着嘴从耿六一的身上溜下来,正灰溜溜地要走,却一眼看到被葛神通丢在地上的殷勤,不禁奇道:“真传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殷勤一本正经道:“我欠了俩位师兄赌债,一时不凑手还不上,只能让他们绑了去见老祖。”

    此言一出,在一旁忍了半日的朱丑妹便噗哧笑出声来,她虽看出殷勤情况不妙,却没想到这小子被人绑了还敢胡说八道。

    葛神通气急,朝着殷勤腰眼儿狠狠地踢了一脚,踢的殷勤眼睛翻白差点儿背过气去。庞大尼眉头皱起,仰头盯着葛神通道:“欠债还钱而已,用得着下那么重的手吗?”

    葛神通神识探出,下一刻就被气着了,心道:这小肥蛮,连他娘的脉都没开,也敢教训筑基修士?

    蓝雀见葛神通神色不对,生怕他一巴掌拍死了庞大尼,赶紧传音道:“师兄,千万莫和这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可是给宗门捐了六枚中级灵石的。”

    “欠债还钱,还而已?”葛神通狞笑道:“这位兄弟很有钱吗?”

    庞大尼冷哼一声,小胖手往怀里摸索一阵,变戏法地掏出一株长着三片翠绿嫩叶的灵草,挺起胸膛,用清脆的童声道:“三叶莲听说过没有?我手上这株,可是五百年以上的老根种,随便在哪里出手也能换七八块中级灵石吧?真传师兄欠你多少,我先替他垫上。”

    “你特么消遣老子呢?!”葛神通气得眼都蓝了,早将蓝雀的提醒丢在脑后,抬手便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蓝雀在一旁早有准备,正要出手挡下,燕自然却后发先至,袍袖一甩,将葛神通拉至身后。

    “师兄放心,我只是让这小肥蛮吃些苦头,绝不会伤了他性命。”葛神通还想挣扎,却被燕自然死死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