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51章 施予阿蛮的秘术
    此刻,花狸碑前也是乱作一团。按照殷勤之前的说法,自由冲刺排名前百的弟子可得宗门真品之法袍。这些法袍也是花狸峰原计划中,为此次招募大会预先准备出来的,早晚也要发下去,殷勤就顺势搞了这么个活动。

    跑进前百的除了逸青云等十几个中上品灵根的弟子之外,还有二三十个又矮又挫的小个子。这些小个子,灵根资质暂且不提,身体却是轻巧异常,短距离上的速度优势不明显,跑长途则耐力超人,几十里的山路跑下来,往往能将那些身强里壮的肌肉型修士甩出好几条街。

    他们到了花狸碑前,本已领到了法袍,结果整队的时候,又被葛神通带着几个内门弟子收了回去,然后又从新收的弟子中,选了不少模样英俊的少年,让他们穿上法袍,排在前头。

    虽然葛神通等人收法袍时许诺,等觐见完老祖之后,还会发还回来,但那些空欢喜的弟子也不免心生怨念。殷家兄弟的教训,让他们只敢在下面嘀咕,小声发牢骚。

    等蓝雀唤大家整队准备入山的时候,除了前面那些衣着光鲜的弟子站得整齐,后面几百个打酱油的,就拖拖拉拉,交头接耳,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精神头。蓝雀,狗丫儿嗓子都快喊哑了,队伍还是一团乱。

    燕自然对身边的林主事道:“这便是我一直担心的事情。所谓朽木不可雕,说的就是这些人。天资不如人家,懈怠消极的本事却比谁都强。”

    林主事身为文曲部的主事,心里头一块巨石也是压了很久,闻言摇头道:“哪怕是朽木,也得有刀斧来雕琢才行啊,我藏经阁里的收藏连三五人合用一卷的数都不够。”

    燕自然瞥了一眼地上的殷勤道:“这便是急功近利的恶果,我听说你们还招收了几千记名弟子,允诺他们远程修行,提供灵药宝材。咱们花狸峰每年所产之丹药数量,仅供现有之内外门弟子尚且不足,又怎能供得起几千外门弟子所需之数?”

    林主事苦笑道:“灵药宝材,却不是我文曲部需要头疼之事了。”

    燕自然叹道:“你各部长老,还可以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这拿总的,哪里出了岔子,就都成了我的责任。”

    两人正互倒苦水,空中一道剑气激射而至,抬眼处,一位满面红光的胖大修士正收起法剑,自空中飘然而下。

    ”吴主事?”燕自然面露惊讶,旋即上前拉住吴主事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与耿长老,我这儿千八百口子,今晚好歹将他们安顿下来,明儿一早还要觐见老祖。也不知老耿那边是否还存有衣衫法袍......”

    吴主事虽比燕自然年长不少,却也喊他师兄,连忙打断他道:“来不及了,老祖法喻,现在就要见这些新晋弟子。”

    燕自然一愣,指着人群后面那些衣不遮体的弟子道:“他们穿成这样去见老祖,是为大不敬啊!”

    吴主事面露难色道:“老祖亲口说的,现在就要他们去花狸厅等候。”

    “要不只派百名弟子代表一下?花狸厅的地方也不宽敞,一下子弄这么多人过去也不妥当吧?”

    “不能代表,老祖特别交待,一个不能落下。”

    正说着,狗丫儿与负责清点人数的弟子过来道:“我们反复清点了几遍,还差一十九人,怕是中途掉队,迷路了。”

    “怎会差了这么许多?负责殿后的呢?找他过来说话。”燕自然皱起眉头。

    狗丫儿朝殷勤撇撇嘴道:“喏,地上躺着呢。”

    不等燕自然说话,吴主事插嘴道:“那人可是殷勤?”

    ******

    遣走了吴主事,云裳稍微调息一阵,又将瘫在一旁装死的阿蛮提了过来。手指一勾,一缕妖蛟精血从紫玉坛中盘旋升起。

    阿蛮见状,可怜兮兮地将一对前爪合在一起,做出求饶的动作。云裳板起面孔道:“你不是喜欢偷喝吗,这次让你一次喝个痛快。张开嘴!不要让我用强。”

    逼着阿蛮灌下几口精血,云裳的一双玉掌便在它的身上游走开来,一路戳戳点点,对于阿蛮啾啾的惨叫充耳不闻。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她才将阿蛮周身血脉全再度疏通一遍。

    人族修士强于灵根之修炼,对于灵气的种种操控之术,已臻登峰造极的境地。相比之下,人族修士对于自身血脉之调控,办法并不多。像云裳所用的能为灵兽行推宫换血之秘术,也只有万兽谷这种以驯养灵兽为主的万年宗门,才有传承。

    只是这种秘术,施行起来要比调控修士自身血脉困难的多,筑基以下的修士,根本没有施行的可能性。即便以云裳金丹期的修为,按照宗门秘传施术一次,也是颇为费力,加之她身上的伤势尚未痊愈,连着在阿蛮身上施术三次,额头也是微微见汗。

    眼看着阿蛮四爪朝天,肚皮鼓鼓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云裳方才行功完毕,收回玉手。紫玉坛中的妖蛟精血,全都下了阿蛮的肚子,小家伙也需要缓口气儿。

    云裳估摸着时辰差不多,刚刚换过宫装衣裳,心中忽然升起感应,微咦了一声,起身往外迎去。

    暖云阁外,一位面容消瘦,气质清瞿的老者正由莺儿引领着缓步行来。老者的身材不高,甚至比身为女修的莺儿还矮了一分,月白色的法袍,穿在身上工整板正,纤尘不染,满头鹤发,梳成发髻,一丝不乱结于紫金道冠之下,既有仙风道骨之气,又不失宗门威严之态。

    云裳出了暖云阁,满面欢喜地迎过来施礼道:“我说今早卜筮盘中的老龟壳上凭添了一道纹路,看着像山又像水的,琢磨着是个吉兆,却原来是应验在了师叔身上。您老这一闭关便是大半年,我这花狸峰都乱做一锅粥了。”

    “龟壳结出山水之纹,倒还真是吉兆,却与我这行将入土的老家伙没什么关系。”老者的修为只有筑基初期,说话不紧不慢,却有一种天然的威严流露出来,让人不敢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