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53章 虫儿
    暖云阁中一阵沉默,良久,云裳叹气道:“真传弟子四个字害人不浅。也罢,我就许了自然这个真传弟子的名分。”

    “那个殷勤呢?你打算如何对他?”令狐若虚漫不经心地问。

    “他?!”云裳俏脸一板道,“他这苦肉计唱的那么辛苦,我不让他过足了戏瘾,岂不是对不起他?”

    云裳咬牙切齿地说完这话,却见令狐若虚目光炯炯地看过来,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是我刚刚想到被遣走的那个三个殷家小子,一时走神儿了。”令狐若虚回过神儿来,淡然笑道。他的心中却在奇怪,为何云裳这丫头提及殷勤时的态度表情,竟然与冲阿蛮发火时一般的娇嗔模样?

    云裳不知她的情绪落入师叔眼中,引发人家的浮想联翩,却也对殷家小子们的离开颇为失望。花狸峰这一次招募到的内门弟子人数虽多,绝大部分却都是凑数来的。真正有中上品灵根的除去殷家兄弟以及逸青云,总共加起来也就是一掌之数。殷家兄弟这一走,便几乎是去了一半,云裳心中也觉得颇为惋惜。

    云裳的脸色微变道:“刚才光顾着收拾阿蛮,竟将殷家兄弟的事情忘在脑后。”

    令狐若虚淡然道:“那殷勤若是连殷家兄弟也保不住,也不值得我们在他身上投入过多关注。”

    云裳强大的神识瞬间扫过正在半山腰的弟子队伍,便已发现几个被她重点关注的对象中少了一个。那个蛮荒女子竟然偷偷溜了!莫非是被殷勤遣去保护殷家兄弟了?云裳稍微放心之余,心中升起一丝遗憾,她忽然觉得师叔所说殷勤有能力掌控这些新收弟子的话,颇有可能。

    不过下一刻,她的脸上便闪过一丝怒意,她发现耿六一竟然也脱离了队伍。

    令狐若虚针对燕自然的诛心之语,在她心中再度响起。燕自然暗中招募弟子杂役之事,令狐若虚曾与云裳提过,耿六一的名字就在其中。云裳以为,左右都是为山门做事,也就并未过问。

    燕自然这是公器私用!云裳的脸上神情变换,最后还是颓然坐下,感概道:“没有结丹的时候,天天想着金丹,等到结了金丹,却又怀念以前一心修行的日子。”

    令狐若虚仿佛看透她的心思,笑着岔开话题:“云裳这话不知要让多少丹途无望之修士,心生怨念啊!我初入宗门的时候,曾经有幸听过怒蛟上人的一次开坛讲法。

    当时有个筑基后期的师兄,问了一个题目颇大的问题,他请怒蛟上人讲一讲,结出金丹之后该如何起修,才能修得元婴?

    当时大家都笑他好高骛远,金丹尚未修得,就去想元婴境的事情。可怒蛟真人不但没有笑他,反而很认真地答了他的问题。

    怒蛟上人所说的话,我至今记得,他老人家说,金丹之后境界之提高不是修的,而是熬的!”

    令狐若虚回忆起当年之事,悠然神往道:“我那时年轻气盛,觉得上人是在故弄玄虚,高推圣境。直到铁翎师兄进阶金丹之后,与我讲起他修行所悟,我才从他身上,读懂上人当年所说之真意。

    我人族修士,从修命下手,一味加强灵根的做法,到了金丹之后就会进境越来越慢,乃至止步不前,必须配合性宗之磨练,才能有所突破。

    可我荒原修士,哪个不是开脉之后便埋头苦修,一味对着灵根下手?进境虽快,却往往因为忽略心境修养,轻者修成个性情古怪的疯癫狂徒,重者则走火入魔,身消道陨。凡人不明就里,只道这些奇奇怪怪的行为,乃是仙家风度,游戏人间。殊不知,此乃我荒原修士重命轻性之大弊端。

    也正因如此,七大宗门才会通过种种手段,让金丹修士或者执掌山门,或者镇守城池,为的就是通过种种琐碎杂事,磨练修士的心性。

    旁人都说铁翎师兄做了掌教之后,俗事太多耽误了他修行。却往往忽略了,万兽谷诸祖之中,却以掌教师兄的进境最快。反而打坐跑脉,最下功夫的巨猿师兄,修为却迟迟不能突破金丹六层,无法晋级后期。”

    这番道理,云裳在晋级金丹之时,就曾听铁翎真人讲过,经过这段时间操持道场之事,对这个“熬”字的体会,更加深刻了许多。

    感慨间,莺儿进来禀报,八百弟子已经在花狸厅外等候。

    云裳收拾起心情,起身对令狐若虚笑道:“正好师叔在这儿,您老看人的眼光最准,帮我选几个可勘造就的弟子。”

    令狐若虚摆手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便是元婴大能,也不敢说能够看破人心。我这老眼昏花的,就不去凑那热闹了。我刚刚听你所说,倒是对被自然赶走的殷家几个小子有些兴趣。左右我要去趟郡城,顺便看看能不能与这几个小娃娃结缘了。”

    “师叔不会是打算把那几个小子调教成虫儿吧?”云裳眼中显出惊奇之色。

    令狐若虚早年在铁翎峰辅佐铁翎真人的时候,执掌贪狼与廉贞两部。其中贪狼一部中,有一专门负责处理山门中那些见不得人的腌臜烂事的组织,起名虫巢,其中成员全由令狐若虚亲手调教,以各种虫子为代号。铁翎真人能够从掌教大位的争夺中胜出,虫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后来铁翎真人成为掌教,因为虫巢的名声不好,才裁撤了这个组织。虫巢虽然没了,万兽谷各峰却也都仿效此法,各自暗中训练类似的人手。

    包括燕自然也打着为山门办事的旗号,暗中拉拢些杂役弟子,做些类似的事情。云裳虽然知情,却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地没有干预。她与令狐若虚提过几次,想请他出面为花狸峰打造虫巢,都被令狐若虚以精力不济拒绝了。

    令狐若虚不置可否地笑笑,对云裳道:“虫儿就是个虫,能够破茧化蝶已然是它的造化,它永远也化作不了龙。云裳将来是要擒龙的,不要在虫儿的身上花太多的心思。”

    云裳若有所悟,迈步欲往花狸厅去时,还是忍不住传音道:“师叔对于自然的看法是否太过苛求了?”

    令狐若虚传音回道:“我闭关前,郡城有只老虫子捎来个信儿,说是自然与武家那位采娘郡主的关系颇为密切。”

    云裳听得一愣,眼中浮起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