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57章 拼命
    燕自然自从超越了燕雀之后,感觉每上一级台阶,身上所承受的压力便是成倍增长。他毕竟是在荒原中出生入死过的修士,心智之坚,远在狗丫儿之上。

    可即便如此,那股洪荒凶兽的压迫感还是让他不得不收敛心神,不敢再做出之前云淡风轻的潇洒姿态。

    他顶住一口气息,连着上了三级石阶,追平了狗丫儿。这是他比蓝雀精明之处,蓝雀那种看似稳扎稳打的登级方式,其实并不明智,那种持续不断并且逐步加强的威压,会让人渐渐丧失斗志,以至于最终寸步难行。这也是为何蓝雀看似稳健,却始终无法赶上修为比她尚且不如的狗丫儿的原因。

    燕自然采用的是,突击前行,然后就地蓄力,再突击,再蓄力的方式,其实是借鉴了狗丫儿的策略。

    到了此刻,狗丫儿已经力竭,不过她只需保持在这个位置上,就可成为一众弟子中,最闪耀的一个存在。这也是许多弟子,明明知道不可能,而强行登攀的原因,即便入不了厅堂,也要拼尽全力在老祖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实力与毅力

    燕自然朝狗丫儿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便赶紧收敛心神,手握灵石运功调息一阵,又掏出一粒保护神识的丹丸放入口中。

    对于他来说,最难的也是神识上的冲击压迫,只要能保神识不受损失,他有很大希望冲破威压,打开厅门。

    燕自然用了几十息的功夫,感觉灵力神识都已准备好了下一次的冲击,便运足了气力,蹬、蹬、瞪地连上了三级。

    燕自然汗流如雨,心脏狂跳着仿佛随时能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他不得不再次停下蓄力,同时享受着身后,那些注定成为看客的弟子们的惊呼赞叹。

    只是今天那些看客们的情绪太过激动了些,距离花狸厅的大门尚有七级石阶,便如此大呼小叫地,实在是有些夸张了。燕自然的情绪受到鼓舞,他缓缓挺起胸膛,将自己最坚强,最挺拔的背影留给观众。

    “殷大真传......老子就服你!”一个破锣般的嗓音在背后炸响,燕自然肩膀一塌陷些从台阶上滚落下去。

    燕自然强行按捺住奔涌的气息,回头看去,只见殷勤竟然脱离了庞大尼的“护持”,正异常艰难地沿着石阶往上爬!

    这货的确是在爬石阶,四脚着地那种,看那姿势果然是只乌龟王八种!燕自然虽然不屑,却也是气恼非常,敢情刚刚的尖叫掌声不是因为他即将登顶的背影,而是因为殷勤这奇丑无比的攀爬姿势。

    殷勤此刻已经连着爬了五级石阶,到了铁匠伍落所在的位置。此处正好是二十级石阶所在,伍落以筑基初期巅峰的修为,才勉强走到这里。他万万没有想到,殷勤一个炼气一级的家伙,竟然也能爬到与他并驾齐驱的位置上,惊讶之余竟忍不住大声喝彩!

    殷勤此刻的状态有点可怕,他浑身的衣衫都已湿透,脸上被葛神通踢破伤口崩裂开来,大滴大滴的鲜血顺着脸颊滴落于地。

    伍落能够听到殷勤大口大口的呼吸,以及喉咙里发出的紧促而又嘶哑的声音。

    仿佛是被一座山压着,殷勤撑在地上的手臂在微微颤抖,每挪动一下都让人担心,他的骨骼会因为受不了这压力而突然折断。

    虽然,伍落在大声叫好,殷勤却连抬头的力气也无,只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含混的声音,便又继续向上爬去。

    艹?!老子给他大声喝彩,他竟然跟我说了声艹!伍落愣了一愣,旋即用了更大的声音吼道:“艹!殷大真传,老子真他娘的服气你!”

    伍落大声喝彩的时刻,正是蓝雀再也坚持不住,双膝一软跪坐于地的刹那。不甘、自责以及深深失望的情绪,与头顶那股无边无尽的威压汇合成汹涌的潮水,只一个浪头,便将她打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拼尽了力气,却还是被狗丫儿甩在了身后,要知道在她心中,总是对小门小户出身的狗丫儿看低一眼的。

    蓝雀眼中含着泪水,回过头,却正对上了殷勤那双睁瞪得有些狰狞的眼睛。蓝雀心中猛地一抽,殷勤的模样就像她曾经在荒原上追捕过的,最凶悍,最顽强的妖兽,他的半边脸已经血污一片,口鼻处随着气息的进入而咳出滴滴血迹。

    让蓝雀想不到的是,殷勤竟然冲她咧下嘴,他的笑容因为浸着血红的牙齿,而显得有些恐怖,但不知为何,蓝雀忽然觉得那团压抑着她的心神的阴云竟然被这笑容驱散了不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蓝雀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她咬着嘴唇说了声谢谢,虽然还是没有力气再进一步,但至少做为花狸峰女修中的大师姐,她不用软弱地跪在地上。

    这小王八蛋怕是疯了!燕自然看着殷勤爬过蓝雀时,忽然喷出一大团鲜血,紧接着除了口鼻之处,连耳朵与眼睛里都开始往外渗出血迹。这可是血脉即将崩塌的先兆!燕自然曾经猎杀过某些强横不屈的妖兽,这些家伙只要还能喘气,便不会停止撕咬,哪怕只是嘴巴一张一合地咀嚼空气。

    这些妖兽在濒临死亡之际,就会发生类似的孔窍流血的状况,这种情形继续下去的话,有些妖兽周身上下的血脉会突然爆裂。这也是荒原猎人,最不愿遇到的情形,因为妖兽一旦血脉崩塌,便意味着它的兽皮血肉会在瞬间失去所蕴涵的血气精华而变得一文不值。

    花狸厅内,云裳的神情也凝重无比,她的手中已经换了一块新的灵石,脸颊也因为连续不断地施加威压而染上了一抹红霞。大面积地施加威压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精准掌控落在每个弟子身上的压力,既要让他们举步维艰,又要预防着某个弟子突然拼命而被威压反噬之力伤及根本。

    当然这种掌控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区别对待,将不同的威压施予不同的弟子身上,云裳可以做的只是在某个弟子即将被反噬的时候,收敛所施放的威压。只有在万不得已之下,她才会如此做,因为一旦收敛威压,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会感到这种变化。

    对于云裳来说,眼下最难掌控的就是那个在地上拼了命地往上爬的家伙!她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投在殷勤身上,而且通过神识提醒蜷在身边的阿蛮,随时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