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69章 征用
    殷勤也不多话,问明了那墨玉符牌的用法,以及去往后院的路径,对庞大尼道:“你不要在此纠缠不休,赶紧归队休息,明日来我这老祖办报到。待会他们分好了住处,若没你的,便要睡在院里。”

    “我也是入室弟子。”庞大尼垂着眼皮嘟囔道,“我也要去灵鹊师姐那里睡。”

    狗丫儿臊得满脸通红,啐道:“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叫去我那里睡?我那宅院已经被老祖办征用,你们去哪儿睡,与我有何干系?”

    殷勤的心情很矛盾,那边距离老祖实在太近,这货再提一句云裳早晚是我媳妇,就他娘的惨了。可另一方面他又对庞大尼的来历身份十分好奇,只有把他带在身边,才有可能套出他的根脚。

    “反正我不去杂役那里睡。”庞大尼摸出一块中级灵石递给狗丫儿道,“灵鹊师姐若是能把后院也腾出来,这枚灵石就是你的。”

    灵鹊呆了一下,旋即满脸喜色地一把抢过灵石道:“我那宅院共有三进,我把中间一进腾出来给你如何?”

    “中间的院落比前院如何?”庞大尼瞥了一眼殷勤道。

    狗丫儿道:“前院只是会客所在,连间正经睡觉的屋子都没,若是用来休息的的话,远不如中院舒适。”

    庞大尼听说中院好过前院,高兴道:“我就要中院好了,烦劳师姐收拾出来。”

    狗丫儿得了灵石,对庞大尼不以前辈称呼她也不介意,她那宅院只是偶尔暂住之地,丹室卧房都在后院,随身衣物用具也都在后院。前院中院基本不用,她借口回去收拾,其实也只是把后院中一些要紧的或者是碍眼的东西收走而已。殷勤虽然保证只用前院,谁敢保证他不会溜达到后院查探?

    殷勤见狗丫儿倒在庞大尼的灵石攻势之下,也只能无语地翻翻眼皮,让狗丫儿引领着往后院暖云阁的方向去。

    狗丫儿、蓝雀几位女修的宅院位于暖云阁外大潭之畔,靠近暖云阁的一侧。其中又以狗丫儿和蓝雀两人的宅院离的最近。狗丫儿这间,距离暖云阁只有百丈远。以云裳金丹老祖超强的神识感应,如此近的距离,弟子们的一举一动皆相当于暴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这也是为什么此处的灵气虽然非常浓郁,狗丫儿她们却只是轮班当值的时候才会来此暂住。那种被金丹老祖时刻盯着的滋味并不好受,更主要的是由于云裳进阶金丹时间不久,对于气息威压的控制尚不纯熟,偶尔会有威压外泄的情形。

    虽然外泄的威压只有淡淡的一丝,与花狸厅外考较时那种吞噬天地的力量相去甚远,但万一赶上她们正在打坐静修,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狗丫儿被殷勤强征宅院,心中不爽,本来不想告诉他老祖威压外泄之事,想着让他猝不及防吃些苦头。收了庞大尼的灵石之后,狗丫儿却不能不提醒此事,庞大尼尚未开脉,些许金丹威压就足以吓得他屁滚尿流。

    庞大尼谢过狗丫儿,从怀中摸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漆木珠,故意提高了嗓音冲殷勤显道:“我手上这颗珠子叫做吞云珠,虽说不如之前损坏的法阵防御强大,但些许老祖威压还是能抗得住的,便是金丹修士全力施压,也可抗上三五息的时间。此珠防御范围,可达方圆十余丈,不但可抗威压,还有阻隔高阶修士神识探查之效。”

    狗丫儿眼馋地看着庞大尼手中的吞云珠,心道,我们姐妹若是有了这宗宝贝,倒是不妨在这幽潭附近长住了。

    殷勤不理庞大尼的炫耀,随着狗丫儿一间间地看过前院的厅房。狗丫儿说的没错,前院除了会客的厅房,就是左右两排杂役所住的房间。狗丫儿在此并不常住,加之此处有老祖威压泄漏之忧,整间院落并无长期值守的杂役仆役,她每次过来,都是从巨门部那边临时抽调几个婢女丫头,过来打扫服侍。

    这两排杂役房里,空荡荡的只有用粗糙木板搭成的床架,连套像样的桌椅都没有。进到庞大尼租下的中院,条件就好了许多,此处几间厅房是给婢女临时居住,虽然不大,收拾得也都干净整洁。屋里现成的被褥铺盖,生活用具,一应俱全。

    殷勤选了一间居中宽大的,将被阿蛮划烂的兽皮袋子往床上一丢道:“我就住这间吧。”

    庞大尼怒道:“你的地方在前院,此处是我定下的。”

    殷勤一屁股坐在方桌边上,伸手试了试桌上细瓷茶壶的温度,里面尚余半壶温茶,他给自己斟满一杯茶水,抿了一口然后慢条斯理对庞大尼与狗丫儿道:“有件事你们还不太明白,我现在是老祖办实际上的负责人,而老祖办要对老祖生活起居一切事情负责。此处幽潭距离老祖丹室不过百余丈,无论是从安全角度出发,抑或是保证老祖修行场所清净的考量,我日后都准备将幽潭四周百丈之地划为禁地。你们这些散落于潭边的宅院,早晚都要腾出来的。”

    “此间中院是我刚刚付过灵石的。”庞大尼不服道。

    殷勤道:“与你这小孩子说不明白。我只告诉你一个事实,此间宅院已经被我老祖办征用了,与灵鹊师姐没有关系。你付她多少灵石,也是没用。”

    狗丫儿心道,此人刚才还说只用前院,怎地出尔反尔?她正要争辩几句,殷勤阴冷的目光扫过来道:“还请灵鹊师姐,把我刚才所说的话转述给诸位师姐知道。包括此潭对面那些宅院,我也不清楚都是谁家占用的,师姐如果知道,也请一并将此消息知会他们。”

    狗丫儿大吃一惊,忍不住反问道:“你的意识是说,不但要征用我们这些靠近暖云阁的宅院,连潭水那边内门弟子宅院也要一并征用了吗?”

    殷勤笑道:“师姐竟也没听明白我刚才所说吗?我说要将这潭水四周百丈之地全都化为禁地,自然包括对岸那些宅院。”

    (为了避免断章惹祸,后面还有一章写大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