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74章 博命
    下一刻,来自地狱的火云,被轰了成一团黑白相间的烧烤腊肉。朱丑妹高声叱骂着与耿六一拉近到了只有一丈远的距离。

    耿六一眉头微皱,没料到这又肥又丑的女人竟然用了搏命的打法,他最称手的法器量天尺被她撞开,来不及收回,只能再度撒出一把银针,试图阻挡朱丑妹的来势。

    “老娘们儿才玩针呢!”朱丑妹护住眼睛,加速前冲,任由“牙签”插满腊肉。她一身行头全被青帝庙收走,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采用这种顶风而上的搏命打法。

    问题是这耿六一家底颇丰,银针撒过又掏出个葫芦,往外一抖,便是漫天火沙。

    朱丑妹也是搏命的高手,命悬一线之际也不敢胡说八道,胖大的身躯往地下一滚,任由那些银针扎进肉里,也硬咬着滚到了耿六一的脚下。紧接着,她的身形如同绕树之老藤将耿六一牢牢锁住。

    耿六一是火灵根为主修功法,见状朱丑妹竟然以木系功法来锁自己,不禁心头冷笑。

    他将嘴一张,吐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雷火珠。此珠乃是极品法器,距离法宝只差一步,也是他作为宗门子弟最为珍贵的保命法器。雷火珠内存有一道雷霆之力,筑基之下修士若被击中,轻则外焦里嫩,重则灰飞烟灭。相对来说,水系或者火系功法为主的修士,对上此等攻击,会稍微好受些,像朱丑妹此等木系修士,却是最怕本身也是金属性的雷霆系的攻击。

    此珠名为雷火,需以筑基修士之内炼拙火引动,耿六一灵根发动,正欲吐出一缕内炼之拙火,终于贴上来的朱丑妹抢先发动了。此刻她的身形已经一种怪异的姿势缠住了耿六一的腰身,趁着耿六一催动灵力之际,忽然伸手一捞,竟然将那颗火雷主攥在了手里。

    耿六一脸色顿时僵住,他忽然发现体内的拙火竟然无法穿透朱丑妹的大手,更无法引爆那颗火雷珠。

    朱丑妹少女时,之所以会被七杀门选中,也是因为其灵根乃是中上之品。虽以木灵根为主,还有水灵根相助,她握着火雷珠的大手正是凭借水系的灵力阻住了耿六一的拙火之力。

    “小相公身上零碎不少啊?差点把人家烧死。”朱丑妹像条胖大的鳞蟒,将耿六一缠倒在地,一张血盆大口凑到耿六一耳边娇嗔道。

    “你也是万兽谷修士。”耿六一气急败坏道,“同门相残,乃是千刀万剐的死罪.......”

    耿六一话未说完便被朱丑妹一把扯断了喉咙,弥留之际耳边响起朱丑妹扭捏做态的声音:“哎呦呦,真是吓死人家了......”

    耿六一的咽喉还在往外汩汩冒血,朱丑妹已经迫不及待盘腿坐在他的身边搜刮起战利品来了。别的不说,单是那颗火雷珠便是千金不换的极品法器。

    也是朱丑妹苦尽甘来,若非她拼死命地缠上了耿六一,哪有机会用水性的灵力直接将此珠拿下?耿六一也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下意识地还用寻常修士斗法时互相距离好几丈,可以先吐珠后引爆的方式。

    极品法器也是法器,不像某些法宝那般,可以加入旁人难以抹除的本主禁制。当然,法宝只有金丹老祖才能使用,也不是他们这些筑基修士可以点击的。这颗火雷珠上也残存有耿六一的禁制,只需慢慢磨掉,便可重新祭炼归为己用了。

    朱丑妹收好火雷珠,又扯下耿六一随身的兽皮袋,每掏出一样,便啧啧两声,这种宗门子弟可是比普通的世家修士身家丰厚的多。光是灵符便剩有七八张,都是因为朱丑妹突进的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丢出去。

    朱丑妹搜刮完兽皮袋,忽然想起什么,朝站在远处观望的殷家兄弟招招手:“殷小三,你过来。”

    殷公寅眼皮一跳,扭脸儿对两位哥哥道:“她叫咱仨过去。”

    殷公丑道:“她只喊殷小三过去,没我们哥俩啥事。”朱丑妹在来的路上,就没少朝殷公寅眉来眼去。此刻冒死相救,甚至不惜斩杀花狸峰的高阶弟子,连殷公子这般脑子不太灵光的家伙,都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殷小三,你他娘的磨蹭什么呢?”朱丑妹见殷公寅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不动地,不由怒道,“赶紧给老娘滚过来拔针!”

    殷公寅看着灰头土脸,连头发都被烧掉好几缕的朱丑妹,心中又是感激又是害怕,嘀咕两句,还是硬着头皮去到朱丑妹身边。

    “张嘴!”朱丑妹白他一眼。

    殷公寅不由自主地打了激灵,很是担心地张开嘴巴。朱丑妹手指一弹,将一颗土黄色丹丸弹入殷公寅的嘴里,小声道:“戊己丹,对你的灵根有好处。”殷公寅的灵根以金属性为主,按照五行生克之理,服用土属性的戊己丹是一种温补之法。

    殷公寅得了好处,心中更是惴惴,感觉朱丑妹的目光里像是有只小手,正从自己的衣襟处探了进来。

    “傻样儿,以后有的是好东西给你,赶紧帮人家把银针拔出来。”朱丑妹扭过身子,还不忘狠狠地抛个媚眼儿过去。

    殷公寅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浓浓的惆怅,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感觉眼前的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朱丑妹一边指挥着殷公寅给她拔针,一边朝殷公子哥俩道:“你们两个在那里挺尸呢?赶紧过来,把这人找地方埋了!”

    殷公子他们在一旁看戏正投入呢,被朱丑妹一吼,方才清醒过来。此处距离花狸峰只有百余里,这点距离,在筑基修士的眼中,简直就跟家门口没啥区别。七大宗门对于门下弟子的意外伤亡历来都是严查到底的态度,更何况他们都曾听说这个耿六一还是花狸峰上某个长老的家中晚辈。

    殷公丑的心思更为缜密一些,忍不住问道:“前辈,此处距离花狸峰太近,就地埋了的话,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是麻烦?不若......”

    “不若你们几个全都自缚双手,跟我到花狸峰请罪认命如何?”黑暗的山坳中,传来苍老低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