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76章 灵雨
    云裳眼帘合起的样子似在沉睡,又似乎是在练习某种奇特的功法,那股将殷勤吸入甬道的暗流便是因为她的气息吞吐而成。

    殷勤惊得张大嘴巴,瞬间石化成一条泡泡龙。

    沉睡中的美人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好像沉浸于某个美好的梦境之中,不过下一刻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仿佛被惊醒般地猛然睁开眼睛。

    殷勤看着云裳的表情由迷茫变成惊讶,看到她因为震惊而微微开启的小嘴里冒出个小小气泡,紧接着一股焚天狂暴的威压便从那边席卷而来。

    静谧的小潭在一瞬间沸腾,方圆只有二三十丈的潭底,一下子多出千百条穿插激荡的强劲暗流。殷勤仿佛被狂风卷起的落叶,被这些激流撕来扯去,若非他血脉强横,换作一般的筑基修士,早被撕成了碎片。

    老祖饶命,我啥都没看见!殷勤拼尽全力地刚刚放出一缕神识,被激流搅得污浊的潭水中忽然探出一截白玉小TUI,快如闪电般地朝他的小腹踹过来。

    玄武自主的护体在瞬间启动,殷勤的小腹处浮起一块巴掌大的甲片。问题是,莫说殷勤的血脉刚刚晋级二级,就算他再升两级,只要未成妖王之体,便根本无法抵挡金丹修士的窝心踹。

    眼见殷勤就要被盛怒之下的云裳踹个肠穿肚烂,那只小脚忽然往边上一抹,带起的暗流将殷勤的身体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殷勤只觉得半边屁股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撞成八瓣儿,再睁开眼睛时,已经飞上了云端。

    暖云阁外,站在大潭之畔一丈以远的秋香,盯着潭水看了半日,眼睛都酸了,却还是没有找到殷主任的影子。

    太阳从天边升起,在潭水上洒下片片粼光。秋香使劲儿揉揉眼睛,不死心地盯着潭水,她刚刚得到升迁,对殷主任这里的一切都十分满意,真不甘心殷主任就这么突然发狂地跳潭自尽了。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违反禁令下水去捞,就见一个白花花的人影从太阳升起之处,四肢乱舞地朝这边飞了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啪地一声拍在距离秋香不远的水面上,溅起好大的一片水花。

    秋香吓了一跳,却不由自主地往前挪了几步,她仔细打量那个脊背朝天,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的“尸体”,忽然觉得他后背上纵横的疤痕很是眼熟。

    “殷、殷主任!”秋香一拍脑袋,再也顾不得禁令,噼里啪啦地冲到潭中,一把将殷勤抱了起来。

    “赤睛猪啊,赤睛猪!俺怀里抱着赤睛猪!”秋香瞟了一眼光溜溜的殷勤,慌张得赶紧移开了目光,一边默念“静心神咒”,甩开大步朝狗丫儿的院子狂奔而去。

    ******

    今日当值负责照看阿蛮的女修目前的名字叫鸭蛋,也是四位照顾小蛮尊的女弟子中,运气最好犯错最少的。相比瓜皮,肥满以及石葫芦,被老祖赐名鸭蛋,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昨夜小蛮尊从花狸厅下来之后,虽然兴奋了好一阵子,但之后便累得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现在竟然连泡尿都没撒。

    鸭蛋盘腿坐在一边,运功行气转了一个小河车,方才散了腿,下地活动。虽然一宿没敢睡觉,感觉却比平日里清爽许多。照看小蛮尊虽然辛苦,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此处距离老祖修行专用的小谭只有百十丈远,灵气充盈纯粹,莫说她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便是供给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也是毫无问题。在小蛮尊的屋中打坐一宿,抵得上鸭蛋回到洞府中连续修行两三日的功夫。

    鸭蛋刚刚推开窗户,外面便哗啦啦地下起雨来,将窗上的绸纸打湿一片。鸭蛋奇怪地咦了一声,外面明明朝霞掩映,怎会突然大雨倾盆?

    好在这雨只下了几息的时间,便收了回去,鸭蛋探出脑袋,却见头顶上方不见一丝云彩。她正自狐疑,却见院中那些花花草草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抽枝,呈现出瞬间花开的奇景。

    “啾......啾啾.....”身后传来阿蛮的声音,鸭蛋以为阿蛮醒转,连忙跑去塌边去拿专为它撒尿用的玉缶。却见阿蛮依旧蜷缩成一团,脑袋埋在尾巴里,露出一截红红的鼻尖,似乎梦到了什么美事,以至于啾啾地“笑”出声来。

    ******

    距离暖云阁以东三十里的一片田埂之上,负责照看这十亩灵田的胡老七刚睡眼惺忪地抗着锄头打个哈欠,便被天上忽然落下的瓢泼大雨打了个浑身湿透。

    胡老七骂了声娘,转身往田边的小院跑去,没跑出几步,那雨竟然停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起头,看着头上没有一丝云影的天空发了一会呆,便听脚下传来一阵嘻嘻簌簌的声音。

    胡老七低下头,差点惊掉了下巴,那些被大雨淋湿的地里,一颗颗灵草的青苗竟然破土而出,疯长起来。

    “苍天啊!再多下一些灵雨吧!”胡老七一下子跪在田边,展开双臂,歌颂老天。

    ******

    混蛋!他竟然敢钻到我这小潭中来?!云裳身披轻纱,站在小潭边上,脸色难看地嘀咕着,虽然已经将潭里的水全都扫了出去,她还是觉得好生别扭。

    云裳自幼有洁癖,自打占据了这片山岭灵潭以来,不但这小潭不许旁人靠近,就连外面那大潭也全都划为禁区。

    想到自己日日修炼沐浴的小潭中,竟然钻出个光溜溜的野男人,云裳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有小虫爬过般地难受。

    一股清泉细流从潭底汩汩冒出,若蓄满这水潭怎么也要三五天的时间。云裳望着光秃秃的潭底心中升起一丝烦躁,想到那人贼兮兮瞄过来的眼神,她的心头暗自悔恨:明明应该一脚将那小蛮子踹死,却鬼使神差地脚下留情。她很是纳闷,当时怎会狠不下心来?

    不过下一刻,云裳便想到了阿蛮。都是这小东西将一口精血渡给了那人,使他与自己也有了一丝血脉上的联系。这才是屡屡被这小蛮子触怒,却屡屡狠不下心肠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