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掌眼
    “方逸,你看?”按照他们哥几个的分工,进货是归方逸管的,胖子自然将目光转到了方逸的身上。

    “马哥,也别下午了,要不你现在就带胖子和三炮去吧?”方逸掏出那块老怀表看了看,说道:“我中午还有事,就不过去了,胖子你请马哥在外面吃顿饭吧,再陪着马哥喝两口……”

    方逸跟随赵洪涛上课的事情,除了胖子和三炮,整个古玩市场也就只有满军一个人知道,方逸不想将这事儿传出去,于是只推脱自己有事情要办。

    “逸哥儿,放心吧,咱们兄弟还能亏了马哥吗?”

    看到旁边那摊位这会已经卖掉了两串带有佩饰的珠子,胖子是一刻都坐不住了,站起身说道:“马哥,把你摊位的东西也都先放满哥店里吧,下午回来的时候拿出来也方便……”

    最让胖子眼红的是,他现多了佩饰的珠子,价格也是涨上去了,原本两百块钱能卖到三百,整整涨了三分之一,如果佩饰真像老马说的那么便宜的话,那这一块也是个不小的利润点了。

    “那敢情好,走,咱们现在就去……”

    听到胖子的话后,老马不由一乐,结交方逸等人别的好处还没体现出来的时候,他倒是落了个实惠,要是以后都能在收摊的时候将货物放在满军的店铺里,那就省了老马每天骑着自行车带一包东西的不便了。

    “胖子,别进多,按照咱们现有的珠子进货……”胖子等人临走之前,方逸专门叮嘱了他一句,他们现在的资金并不是很多,还要将大头留在日后主体文玩的进货上面。

    “我知道,有三炮管账,你就放心吧……”胖子现在是一脸的兴奋,恨不得马上就把他们那几百串珠子全都加上佩饰,然后再以高价给卖出去。

    方逸他们的摊位是和老马一起给收进店铺的,在市场逛了一会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拿着赵洪涛给的饭卡,方逸跑到博物馆的食堂里蹭了一顿饭,这饭菜的口味一般,但食材用油都很干净,方逸一吃就尝了出来。

    “赵哥,我来报道了……”吃过饭后,方逸敲开了赵洪涛的办公室门,有些奇怪的问道:“赵哥,怎么没在食堂里见到你啊?你中午饭吃了没有?”

    “吃过了,我们不在员工食堂吃……”

    赵洪涛随口解释了一句,要知道,金陵博物馆可是正厅级的单位,虽然不是职权部门,但级别摆在那里呢,他们这些厅级干部怎么可能和普通员工挤在一个食堂吃饭呢。

    “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那小胖子和你另外一个朋友呢?”看到方逸进来之后就没了人,赵洪涛开口问了一句,在他的印象里,这小哥三向来都是孟不离焦的。

    “赵哥,我先把茶给您泡上啊……”

    来学习自然要勤快一些,方逸看到赵洪涛还没泡茶,立马忙活了起来,一边用开水清洗着茶具,一边说道:“他们去城东进货去了,我们那珠子太素了,女孩不喜欢,胖子和三炮去进点佩饰重新穿上……”

    “恩?你们上路倒是挺快的啊?”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正好我今儿就想给你讲讲这文玩杂项中的分支呢,这个分支就是佩饰的几个分类……”

    “赵哥,您这一课可是及时雨啊,回头就能用到……”

    方逸熟练的给赵洪涛斟上了一杯茶,开口说道:“赵哥,那佩饰的事情咱们等一下再说,您先帮我看看这串珠子吧,我需要估个市场价格……”

    “你手上戴的大金刚?”

    从方逸一进门,赵洪涛就注意到了方逸的手腕,也实在是这串金刚菩提被盘玩的太过润泽了,只要是玩文玩的人,怕是一眼就会看到那上面去。

    “就是这东西……”

    方逸点了点头,将那串金刚菩提从手上取了下来,说道:“这是我从小盘玩的一个手串,到现在也有十多年的功夫了,老师说它算是件法器,赵哥您给掌掌眼……”

    “又是件法器?”

    赵洪涛闻言一愣,忙不迭的接过了珠子,口中说道:“老师看过的物件,我可不敢用掌眼这词儿,不过方逸你从哪里搞来的那么多的法器啊?”

    赵洪涛的认知和孙连达差不多,不管是道教还是佛门法器,大多都集中在道观寺庙或者是博物馆里,真正的法器在民间是极为少见的,可方逸这前后两天的功夫,就拿过来了两件,由不得赵洪涛不吃惊。

    “赵哥,我从小就是在道观长大的啊?”方逸早就想好了托辞,笑着说道:“我每天打坐的时候都要诵念道经的,这么多年加持下来,就是一个木头估计也能变成法器了……”

    要说对法器的了解,方逸还要在赵洪涛之上的,在方逸看来,那些只是被供奉在寺庙道观里的东西,就算经过长年累月的经文洗礼,也并不能称之为法器。

    只有经过真正修炼中人用真气和经文双重加持后蕴含法力,并且可以趋吉避凶的物件,方逸才会承认那是法器,其余的那行所谓开光的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个礼器,是佛道敛财所用的。

    反正方逸在市场内见到满地摊的所谓开光宝物,里面就没一件是蕴含法力的,在道家修行了十多年,方逸还真不知道开光竟然是可以批量进行的,这要是被老道士知道,怕是会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吧?

    “你说的有道理,方逸,你师父是真正有本事的人,不像外面都是些招摇撞骗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点了点头,这年头很多和尚道士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之辈,别的不说,就是朝天宫外面的那些穿着道袍的麻衣神相们,十个里面有十个都是假道士。

    所以在赵洪涛看来,只有像方逸和他师父那样隐居深山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这城市里的寺庙道观早已是变质了的。

    “赵哥,江湖分九流,那些人也只是混口饭吃罢了……”

    对于赵洪涛所说的那些人,方逸倒是没什么看不惯的,他当年老道士也曾经如此行走过江湖,而且方逸他们这一脉修的也是野路子,和现如今的天师道正一道之类的派别,没有半点的关系。

    “你倒是想得开……”

    赵洪涛闻言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说说你这串大金刚吧,还别说,本身的材质盘玩的颜色和品相比你好的金刚手串我见过,但是年份比你久的,包浆比你这串厚重的,我还真没见过……”

    对于方逸的这串大金刚,赵洪涛是毫不吝啬赞美的语言,因为除了早期没有清理干净的锯齿缝隙内残留的污垢之外,这个金刚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材质稍微差了一点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