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阴气侵体(中)
    “方逸,我找你是因为这件事……”

    柏初夏没怎么在意方逸的话,而是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钱包,递给方逸说道:“你给我的符箓,把我的钱包给烧坏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给你的符箓把你的钱包给烧坏了?”方逸闻言一愣,接过那个钱包打开一看,果然里面有灼烧的痕迹,而且方逸还能感应到,里面的确还残留着一丝自己的真气。

    “柏初夏,你……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那符箓是在什么情况下自燃的?”

    看到这个钱包,方逸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生在柏初夏身上的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因为在导致符箓自燃的情况下,柏初夏还是被阴气侵体了,那说明如果没有符箓的护佑,柏初夏现在怕是根本就无法站在自己面前了。

    “我……我跟着考古队下到一个墓葬里,你这符箓就燃烧了起来……”

    柏初夏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眼中闪过一丝惧色,咬了咬牙,对方逸说道:“方逸,我……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我想让你陪我再去那个墓葬看看……”

    “别介,你先说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方逸摆了摆手,说道:“我就是一个小商人,根本就不懂考古,跟你去墓葬干什么呀?”

    听到柏初夏说出墓葬两个字,方逸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因为也只有那种封闭了无数年的地方,才会有如此之重的阴气,这也能解释柏初夏阴气侵体的原因了。

    不过方逸心里还是有点不明白,按理说有符箓护身,一般墓葬的阴气是无法侵入到柏初夏体内的,看来那处墓葬也是有着不为人所知的事物存在。

    “你能帮我的……”看到方逸出言推脱,柏初夏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因为……因为你给我的符箓,就帮了大忙了……”

    “先喝口水吧……”看到柏初夏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方逸开口说道:“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似乎受到方逸的感染,柏初夏在喝了水之后,情绪变得稳定了一下,低声说道:“是上个星期生的事情。事情很古怪……”

    原来,柏初夏在立志要调查盗墓团伙的事情之后,将工作的重心就放在了有关于盗墓的犯罪案卷上。

    队里领导巴不得柏初夏这个下来镀金的人不去跟那些危险性很大的刑事案件呢,所以在知道她对这些事情上心之后,在前不久的时候就交给了她一个任务。那就是跟随一支从京城来的考古队,保障他们顺利开展工作。

    柏初夏倒是没抗拒这个任务,因为在她想来,考古和盗墓虽然出点不同,但实际上过程还是非常相似的,通过参与到考古队的工作里,她也能学习到很多东西,对自己堪破盗墓团伙的案件应该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柏初夏很愉快的接受了这个任务,跟着考古队去了距离金陵不远的茅山山麓,这个地方和被称之为道家圣地的茅山主峰距离还很远。是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山脉。

    考古队来到这里的原因是,这处山脉山脚下的农民,在半山腰的位置上,挖出了一些古人所用的金银器皿,由于民风质朴,村民将这些器皿上交给了相关部门,才被考古队现了这么一处所在。

    经过考古部门的研究,这些金银器皿,造型十分的怪异,而且质材也很奇怪。即使用现代仪器分析,也分析不出里面一些材质的成份,这让考古部门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来到村民们挖出这些器皿的地方,考古队就忙碌了起来。经过一个星期的勘测,他们在这处背阴常年不见阳光的半山腰上,现了一个非常隐蔽并且只能容人爬行进去的洞穴,初步断定这个洞穴,应该就是进入这处墓葬的门户。

    只是在进入这个洞穴之后,他们才现。原来在进入洞穴十多米后,就有一个垂直往下的空间,而这个空间,竟然是一处没有经过开的山中溶洞。

    溶洞内的面积相当大,在上面用强光灯照射后现,除了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洞穴之外,另外还有一些四通八达的通道,有些地方还极为陡峭危险,为了安全起见,几位资格比较老的考古队员,决定带着绳子对溶洞进行初步的勘探。

    柏初夏跟随考古队的主要工作,原本只是为了协调和地方上的一些关系,让他们的考古工作不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是不需要参与到具体的考古工作中的,像是这种勘探工作,自然和她也没什么关系的。

    不过柏初夏当时却是主动的强烈要求下到溶洞之中,理由是她受过专业训练,可以应付一些危险,经过考古队的领队同意之后,柏初夏和另外两个考古队员下到了溶洞里。

    不知道为何,柏初夏在刚一下到十多米的溶洞中之后,浑身上下就感到了一阵阴森的凉意,并不是说洞内的温度要比外面低,而是有一种凉到了骨子里的阴意,冷的似乎能把血液都给冻起来。

    和柏初夏一起下去的那两个考古队员也是同样的感觉,不过他们一下去之后,就现了溶洞内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这个现让他们忽略了身体的感受,而是兴奋的工作了起来。

    但是当他们初步的考察完溶洞,进入到了一个有两米多高的通道内时,那种阴冷的感觉却是愈的强烈了,有一个考古队员当场就昏厥了过去,走在后面的另外一个人,也是感觉浑身无力,甚至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由于身体的不适,柏初夏下到溶洞后基本上就没怎么活动,在看到另外两个考古队员生了危险之后,连忙跑过去将两人给拉出了那个通道,也就是这个时候,她随身放在迷彩服口袋里的钱包中的符箓,无缘无故的燃烧了起来。

    当然,柏初夏当时是不知道符箓自燃的,几乎耗尽的全身的力气,她才把另外两人拉到了垂下绳索的地方,由上面的考古队员将二人给拉了上去,随之柏初夏也被拉了上去。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上到地面上之后,原本神智还很清醒的那个考古队员,也昏了过去,而柏初夏也起了高烧,无奈之下,考古队只能暂停了对溶洞的考察,返回金陵将三个人送进了医院。

    一人高烧两人昏迷,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虽然经过抢救,但是在住院的第三天,昏迷的两个考古队员还是没有了呼吸,只有柏初夏的病情逐渐好转了起来,高烧慢慢退了下去。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用尽了各种医学手段,医院都没能查出那两个考古队员的死亡原因,在结合了两人死亡前曾经下到一处不知名溶洞的情况后,医院只能给出了他们是被某种病毒感染导致死亡的结论。

    一次死亡了两名优秀的考古队员,这对国家考古队是一个很重大的损失,所以在听到这个结论后,考古队的上级部门马上让考古队无限期的暂停了这一次的考古工作,全部人员都返回了京城。

    柏初夏是前天才从医院出来的,也正是出院之后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时,柏初夏才现了自己钱包内层竟然被烧坏了,除了几张残缺的钱币之外,方逸所送的那张符箓,已然全部化成了灰烬。

    三人下到那溶洞中,两人死亡只有自己一个人没事,柏初夏一下子就想到了这张不见了的符箓,她几乎可以断定,就是方逸送给她的符箓,才让她在这次的考古工作中幸免于难的。

    ps:今儿貌似是胖子生日啊,普天同庆啊,大家来几张月票祝贺下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