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赌树(五)
    之前看到这种赌树的模式,方逸早就给自己的此行定义了,那就是纯粹来凑热闹的,因为方逸并不熟悉黄花梨,别说是黄花梨树了,就是里面的心材加工成的工艺品,方逸到现在都没见过几样。

    所以刚才方逸蹲下去查看树心中出格的地方,也只是出于好奇的把手贴了上去,他想试试自己的神识对这种长在树心中的木材有没有什么反应。

    但是让方逸没想到的是,当他用神识通过手掌接触到树木的时候,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他心里出现了,方逸能感觉得到,树心中黄花梨的心材,竟然散着一丝淡淡的灵气。

    方逸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掌接触到心材本身所导致的,不过当他移开手掌,将手贴在了包裹着树干的树皮时,那种淡淡的有些杂乱的灵气,依然被他感应到了。

    这种灵力波动的感觉非常的轻微,要不是方逸在晋级之后真气转化成真元同时神识大增的话,怕是都感应不到,但是尝试了几次之后,方逸已然可以断定,这丝灵力就是树干中的心材散溢出来的。

    “古人说的草木有灵,难道就是指的这种珍贵木材吗?”

    感应着那一丝杂乱且不怎么纯粹的灵力,方逸脑子里闪出了一个念头,眼睛又看向了树干的顶端,那里的心材只有筷子粗细,而且颜色十分的淡。

    在赵洪涛招呼方逸之前,方逸刚刚用神识感应完那棵黄花梨树心材最细的地方,这也让方逸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心材越细越小的地方,灵力的波动就越是微弱。

    就像是筷子粗细的那一段树干,方逸虽然探查的很仔细,但灵力波动实在是太微弱了,几乎凝聚了所有的神识,方逸才察觉到一丝波动一闪而过。

    回头再感应之前的树干心材,方逸却是可以清楚的察觉到里面的灵力。这也就是说,树干里的心材越粗越纯粹,所产生的灵力波动就越是强烈,反之就很微弱甚至都感应不到其中蕴含灵力。

    “赵哥。我又不懂黄花梨,你喊我也没用啊?”

    来到赵洪涛的身前,方逸脸上还是刚才那副表情,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岂不是就可以用神识去感应黄花梨树中是否蕴含心材了?

    “不懂更要多看多学,我也不懂嘛,不过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个诸葛亮,你过来看看……”

    赵洪涛指了指方逸,只是他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方逸笑了起来,敢情赵大馆长这会心里也是没有底气,才将自己给喊过来的。

    “赵哥,这棵树上的枝桠和树瘤不多,说不定里面出的格会粗一些……”满军对赌树倒是有几分研究,蹲在地上看了一会之后。开口说道。

    “嗯?枝桠和树瘤不多,说明没有分流养分……”听到满军的话后,赵洪涛点了点头,对方逸说道:“你小子也看看,黄花梨树和别的树不一样,枝桠多不是好事……”

    赵洪涛还真是把方逸当成了自己的小师弟,在赌树之余还不忘教方逸一些知识。

    因为曾经有研究黄花梨树的学者指出,黄花梨内部所产生的心材或者说是格,就是黄花梨树中的营养堆积而成的,这种说法虽然没能得到求证。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出现顶级心材的黄花梨树,的确是枝桠和树干不怎么多的。

    “我看看……”

    方逸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将手掌贴在了树干上。神识一动,眼睛不由微微亮了起来,因为他现这棵黄花梨树中的灵力波动,似乎要比之前老顾赌的那棵树更加强烈一些。

    “赵哥,枝桠少未必就会出心材吧,我觉得这棵树不怎么样?你看它的主干都不怎么直。弯弯曲曲的能出什么好的料子啊……”

    拿开手掌之后,方逸反而和赵洪涛唱起了反调,前段时间在扬州选中了那块巨无霸籽料就已经让自己很出风头了,方逸可不想在这黄花梨赌树上再显露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来。

    而且赵洪涛看好的这棵树虽然没有少有枝桠和树瘤,但是整个树长的有点不是很规则,在树干的顶端部位分成了一段小臂粗细的枝桠,阿明并没有将其砍断,只是将上面的枝叶给去掉了。

    “你小子懂什么?树弯不弯的和里面的心材有什么关系啊……”

    赵洪涛笑骂了方逸一句,又看起了另外一棵树,这次赌树都是两棵一起卖的,由于老顾没有再竞价,这两棵树加起来的价格是一万二,平均下来就是一棵六千了。

    “赵哥,这棵好,你看看树干笔直笔直的,树根也比那一棵的大,我觉得这棵树里面能出黄花梨……”

    方逸伸手在另外一棵树上感应了一下之后,口子又开始了胡言乱语,实际上这棵树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里面的灵力波动极为的微弱,要不是不用心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出来。

    “那成,我就先开这棵你看好的树吧……”赵洪涛不置可否的说道,其实他今儿也是有些拿不准,懂得鉴定黄花梨,并不代表他也懂得去鉴定黄花梨树。

    “赵老板,怎么开?从中间还是树根?”阿明将放在地上的锯又拎了起来,眼睛看向了赵洪涛。

    “从中间吧……”赵洪涛指着树干中间一个被砍断了的枝桠部位,说道:“就从这里锯……”

    “好嘞……”反正树都已经卖出去了,阿明也不怕他们不给钱,当心招呼了阿宝将那棵树架在了两把椅子上,一脚踩住树干,就用力的锯了起来。

    像阿明这样靠山吃山的人,伐树就和喝凉水一样容易,三下五除二就将这棵足有三十五六公分的树给锯开了,当他移开身子的时候,赵洪涛和老顾等人都围了上去。

    “废了,是细格……”

    只是搭眼一看,赵洪涛心中就是一沉,因为那筷子粗细的心材在整个树的横截面上实在是太不显眼了,要是不仔细看的话,甚至都现不了树心正中的格。

    “再锯树根看看……”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赌输了,但赵洪涛还是有些不死心,这和赌徒的心理差不多,不到最后一张牌开牌,赌徒始终都是不会认输的。

    “赵老板,没用的……”

    赌输经验远比赵洪涛丰富的老顾眼中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开口说道:“你这棵树是从中间开始锯的,和树根处的差别不会太大,基本上算是废了。

    果然,正如老顾所说的那样,等阿明将树根处锯开之后,那里所出的也是细格,这下赵洪涛是再没有话说了,他的这棵树比老顾之前赌的两棵输的更加彻底,可以说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方逸,这就是你看好的树?”虽然六千块钱打了水漂,但以赵洪涛的身份,倒是不会做出什么气急败坏的举动,反倒是出言嘲弄了方逸一句。

    “赵哥,这……这看走了眼也是很正常的嘛……”方逸嘿嘿一笑,指着另外一棵树说道:“我看走眼了,赵哥一定是看准了,这棵树里面肯定有格!”

    “我现你小子今儿怎么竟说废话啊?”

    赵洪涛没好气的瞪方逸一眼,不管什么样的黄花梨,只要年份过了十五年,里面是肯定会出格的,眼下这棵树也有五六十年的年份,出格是必然的,但格的品质和粗细就无从判断了。

    “阿明,锯开吧,这次稍微往上锯一点……”赵洪涛蹲下身体又看了一会,指着距离树根四米左右的地方,示意阿明从这里将树给锯开。

    “反正里面有格,从哪里锯还不都是一样的……”方逸在一旁撇了撇嘴,不过身体却是凑了过去,他也想看看自己感应到灵力的这棵黄花梨树的里面,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ps:进入下旬了,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