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周大光
    “妈的,总算逮到你小子了……”

    听着电话接通的声音,周大光不由松了口气,办不成这事儿退钱倒是小事,但周大光怕办不妥这件事情,姜军会在朋友那里没有面子,到时候他免不了会被迁怒。.

    周大光今年三十八岁,他十八岁的时候,从农村当兵入伍。

    对于周大光他们这一代人来说,当兵要是能提干,那就代表着以后能脱离农村吃上公家饭,所以到了部队之后,周大光就开始玩命的训练和表现,第一年就被评上了团里的训练标兵,第三年参加师里的大比武,夺得了一个三等功和直接提干的机会。

    穿上了四个兜的干部服之后,周大光的思想生了一些转变,他再也看不上乡下老家谈的姑娘,而是在部队驻地谈恋爱结婚了,从身份到心理上,都在向城里人转变着,身上质朴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少。

    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周大光提拔的很慢,三十多岁才提到了上尉军衔,一些比他入伍晚的军校毕业生,都成为了他的领导。

    这让周大光的心理很不平衡,借着自己在警卫营的便利,开始刻意的巴结起部队领导的家属和子女来,他也正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姜军,并且偷偷的违反军纪帮姜军平了一些事。

    走家属路线果然很好使,不到一年的时间,周大光的军衔就提升了一级,从上尉变成了少校,但还没等他职务变动的时候,就因为姜军和人争风吃醋带兵包围了ktv的事件,被追究责任脱掉了军装。

    总算是姜军出了事之后成熟了不少,把回到农村的周大光又给找了回来,并且介绍他进入了安保这个行当,靠着姜军的关系和周大光归拢来的一些手下,这一年多安保公司展的很不错,周大光也看到了一些前景。

    周大光心里很明白。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姜军给他的。

    这其中固然有姜军补偿自己的意思,但同样,姜军如果提出什么要求来。周大光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拒绝的,就像这一次的事情,就算没有那二十万,周大光也要给办得妥妥当当的。

    “喂,你是谁?”就在周大光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耳边的手机里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方逸吧?”周大光深深的吸了口气,开门见山的说道:“满军和胖子是你朋友吧?他们俩正在我这里作客,你要不要过来一起聊聊呢?”

    “行,地点说给我……”电话里的声音很干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京郊金遁公司,出了城往东南方向再走五公里,你能看到牌子……”

    周大光直接就报出了训练场的地址,他并不怕方逸报警,因为他本身就和公安系统有着各种关系,如果有人要动他这里的话。周大光有足够的时间将满军和胖子转移出去,不会给方逸留下什么把柄的。

    “好了,都别喝了,滕子你们两个去外面路口蹲着,有人来把他放进来,千万别让他回头跑……”

    和方逸通过电话之后,周大光一把推开了另外一间屋的门,将里面几个正在喝酒的家伙都给踹了起来。

    周大光的这个安保公司里,有不少他原先手下退伍的兵,但是那些当兵出身的都被周大光派驻到各个合作单位去了。眼下这里的几个人,却都是和他有点沾亲带故关系的老家人。

    “光哥,找到方逸那小子了?妈的,这小子害得我没了半个耳朵。回头我也咬下他半个耳朵来……”

    拿着个照相机从库房走出来的华子开口问道,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块纱布,直接连耳朵带脖子都给缠了起来,整的一张脸像个木乃伊似的。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等会你不要动手……”

    对于自己这个远房虎逼表弟,周大光已经是没法用语言和他沟通了。咬他耳朵的人正在屋里面躺着呢,周大光也不知道华子是怎么把账算到方逸身上的。

    “我不动口,我只动嘴……”

    华子张开嘴巴吧唧了几下,很满意的又闭上了嘴,他现耳朵上的伤完全没有影响到嘴巴的咬合力,他完全有把握一口咬下方逸的半个耳朵。

    “嘴上包着个卫生巾,还想去咬人?”

    看着华子那纱布上的血迹,周大光都快崩溃了,他决定等明儿一早就让华子赶紧滚蛋,要不然以华子这智商,怕是早晚要进金陵精神病院的。

    “带着对讲机,时间不急,那个叫方逸的最快也得三四十分钟才能赶到这边来……”

    周大光没再搭理华子,而是让另外几个人布置起来,这里虽然是他们的主场,但周大光也怕大意失荆州,也不光安排好了围堵方逸后路的人,还让人把面包车开到了库房门口,万一接到内部出警的电话,也能及时把满军和胖子给转移出去。

    “金遁公司?自己好像走过了吧?”

    就在周大光在训练场那边布置人手的时候,挂断了电话的方逸,却是从一条乡间小路上往回走去,他记得自己似乎从马路穿插到这个小路上的时候,看到过写有金遁公司字样的指示牌。

    方逸摩挲着口袋里的那几枚铜钱,脑中开始回想起刚才走过的路线来,他在确定了大概的方位之后,就一路赶了过来,不过要不是刚才接到了那人的电话,方逸恐怕还会在这里绕一会圈子。

    “自个儿道行还是不够,要是换成师父在的话,怕是直接就能算到满哥和胖子的具体位置……”

    方逸从小在山林长大,五六岁的时候就漫山遍野的跑,有时候一跑就是好几里山路,但他却是从来也没丢过,原因就在于他不管跑多远,老道士总是能准确的找到他。

    “金遁公司?应该是这里了……”

    短短的五六分钟过后,方逸站在了训练场外面大门一侧的一棵大树下面,他现这个训练场只是在外面拉了些铁丝网,自己似乎不需要从大门就可以进去的。

    “滕子,你说这笔生意赚的钱,咱们能分多少啊?”正当方逸想行动的时候,身子忽然又定住了,并且将身形完全缩进了大树的阴影之下。

    “大光哥给咱们开工资的,怕是不会分钱给咱们吧?”叫滕子的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说话的神情很是沉稳,比起华子那虎逼来不知道要靠谱多少倍。

    滕子和周大光也有些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在听到周大光回乡招兵买马的要开安保公司的事情之后,是第一个投奔过来的,加上性格稳重,所以挺被周大光看重的。

    “妈的,我可是听说了,就绑这么三个人,客户那边出了整整卖二十万……”滕子身边的年轻人有点不平衡,去抓人的是他们,挨了胖子揍的也是他们,但论到钱上,却是被周大光拿了大头。

    “行了,耗子,你小子少说怪话,要是没有光哥,你还在乡下卖假耗子药呢……”

    滕子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耗子的话,拿起手电筒往路上照了一下,开口说道:“光哥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咱们只要干好了,以后在这公司那就是元老,你懂不懂,元老可是有股份的……”

    “哎呦,谁……谁绊了我一脚啊?”滕子嘴里正说着话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一绊,整个人往前扑倒了下去,手中的电筒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ps:五月下旬了,有月票的朋友支援几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