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警卫森严
    “虎哥,没那么夸张吧?”

    阿虎的话听得方逸直冒冷汗,他们是来买东西又不是来打仗的,而且现在是在政府军的地盘上,如果真的生什么事,方逸也不认为他们几辆车几把枪就能起到什么作用。    .

    “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阿虎摇了摇头,说道:“方逸,你知不知道,就在去年的时候,彭老大还和政府军打的要死要活呢,对待这些政客,咱们还是多防备一点的好……”

    阿虎从小练拳,后来又跟着彭斌打仗,战火硝烟早就深入到他的骨髓之中了,要不是必须跟着方逸,阿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枪交给别人的,他很不喜欢那种被别人掌控命运的感觉。

    “虎哥,要防备也不用防备政府军……”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次公盘是他们组织的,来的都是世界各地的富豪,政府要是想动什么歪脑筋的话,光是国际上的压力就会让他们崩溃的……”

    方逸倒是不担心缅甸政府动什么手脚,但这次公盘全都是现金交易,他却是要防备那些地方武装过来趁火打劫,对于那些穷的只剩下枪的地方武装来说,现在的翡翠公盘就像是个聚宝盆一般闪着烁烁金光。

    “我不管那么多,斌哥让我保护好你,我就得跟着你……”

    其实对于阿虎来说,杀人的手段并不是只有用枪才行的,要知道,他也曾经是拳坛上的风云人物,死在他手下的人未必就比彭斌少,如果整个公盘都不允许带枪进去的话,阿虎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虎哥,你看我是需要被保护的人吗?”

    听到阿虎一说话就提到要保护自己,方逸感觉很不习惯,再怎么说他也是炼气化神境界的武者,不管是放在以前还是现在,那都是宗师级的大高手。

    “方逸,我知道你格斗很强……”

    阿虎看着方逸,淡淡的说道:“但是杀人和格斗,还是两回事,我是打不过你,不过要只是单纯的想杀你,方逸,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阿虎的脸上满是自信,这种自信来源于曾经死在他手上的那些人,对于阿虎这种人来说,方逸就算是和彭斌切磋的时候打了个不相上下,但还不足以让阿虎信服。

    “得,虎哥,那我的安危可就交给你了……”方逸笑了笑,也没和阿虎争执,比起杀人的技巧,他或许不如阿虎这些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但方逸却是可以未闻先觉,提前就躲避开危险。

    “走吧,咱们四个人上那辆车挤一挤……”看到士兵已经检查完车辆,方逸拉着阿虎走了过去。

    “方逸,你们先别上车,还得检查身上呢……”

    看见方逸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陈凯连忙喊住了他,对于公盘此次的高规格安检,陈凯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因为检查越是严格,他们在交易期间的安全才越能得到保障。

    或许是感应到了阿虎身上那逼人的杀气,在检查阿虎的时候,几支枪口不约而同的对准了他,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甚至连鞋子都给脱掉之后,他们的车子才被放行了进去。

    不过车子只是往里开了两百多米,就被持枪的士兵引导进了一个停车场里,陈凯拎着一个包招呼众人下了车,而老苏则是留在了车子上面。

    “今年的公盘,来的人不是很多啊……”余宣下车之后看了一眼周围的车辆,在往年的时候,这个停车场几乎都停满了车子,可是今天只有那么二三十辆,远不如以前公盘的盛况。

    “缅甸那么乱,散户估计都不来了……”

    陈凯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说的:“这次过来的人,怕是都要囤货的,余叔,我可就全指望你了……”

    “凯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这中不中标,拼的是钱,老师也没办法吧?”

    方逸有些不解陈凯的话,知道暗标和明标的关系之后,在方逸看来,公盘上拼的还是实力,谁的钱多谁就能笑到最后。

    “方逸,赌石从来都不是拼钱的……”

    陈凯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拼钱也有,但那是拼的明料,就是完全开出来的料子,而半赌和全赌的料子,拼的就是眼力了,这次我觉得多投一些全赌的毛料,不靠余叔我靠谁啊……”

    原来,在翡翠公盘上,除了暗标和明标之外,翡翠的原石毛料也分为两种,那就是半赌原石毛料和全赌的料子。

    半赌的料子,指的是矿主在开采出原石之后,将原石拦腰切开或者是开出了一个小窗,使得里面的翡翠玉肉呈现了出来,当然,露出多少料子得看窗口开的大小。

    半赌的料子,赌的是切口里面的翡翠是否饱满,有没有裂绺,有很多半赌的料子从窗口上看表现非常好,但是接着切下去,里面却是空空如也,让人血本无归,赌性也是很大的。

    但是相比全赌的原石毛料,半赌的风险就要小很多了,全赌的料子从外面上看就是一块石头,要极有经验的人才能根据石头的颜色和纹路,才能判断出里面是否有翡翠存在。

    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对于全赌的原石毛料而言,就算是余宣,也不敢说就能百分之百的判断准确,而且即使他赌到原石内有翡翠,也无法断定出翡翠的品质,风险要远比半赌的料子大得多。

    陈凯之所以说出那番话,是因为他感觉在半赌料子上,资金拼不过那些跨国珠宝商们,所以就想在全赌料子上下工夫。

    毕竟真正有实力的珠宝商,宁愿多花上一点钱,也不愿意去买全赌料子的,以前的陈凯也是这样做的,购买全赌料子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想一夜暴富的职业赌石人和实力弱小的翡翠商人。

    “方逸,全赌的料子你看看就好,到时候我看几块半赌的料子你玩玩吧……”余宣带方逸来的目地,是想让他亲身感受一下翡翠原石的交易方式,而不是想将方逸培养成一个赌徒的。

    以余宣的水平,只要不去争抢那些表现非常好的半赌毛料,一些品质稍微次一点的料子,他还是有把握拿下来的,而且按照余宣的分析,这几年翡翠价格还会呈上涨趋势,方逸五十万美元买的料子,过上几年说不定就能翻上个几倍。

    “嘿嘿,老师,我听你的……”方逸压根就不懂得赌石,他知道自己来这里就是学习的,只要多看少说就行了。

    说着话,几人已经来到了交易大厅,这里的警卫更加森严了,隔着三五步就站着一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眼睛不断的在方逸等人身上打量着,这要是胆小一点的人,说不定就不敢进去了。

    “方逸,余叔,你们等等,我去办理手续……”陈凯招呼了一声,往一个玻璃窗口走去,在入口的位置上有一个纸牌,上面用中英文写着国外珠宝商入口的字样和一个指示箭头。

    “外国人只认宝石,不怎么认翡翠的,说起来翡翠还是当年那位老佛爷给炒起来的呢……”

    见到方逸盯着那个牌子看,余宣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翡翠最大的消费方就是咱们国家,另外还有东南亚的一些小国,所以在这个地方的指示牌都是中英文双语的,里面投标的箱子上也有中文……”

    中国人,算是将“玩”之一字展到了极致,从八旗子弟的熬鹰斗狗到现代的文玩珠子,都是国内所独有的,由此也带动了不少国家的经济展。

    就像是尼泊尔的金刚和凤眼菩提,原本就是植物的种子而已,根本就是一文不值,但是当它们变成了国人手中的玩物之后,立马身价倍增。

    缅甸的翡翠也是如此,往上推溯几个世纪,翡翠在国内并没有什么市场,但是当清末慈禧太后和那位蒋夫人置办了一身翡翠行头之后,翡翠也变成了可以媲美和田玉的珍贵玉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