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兄弟阋墙(下)
    邓家来到缅甸后的第一任家主,是一位能力非常强的老人,在跟随彭家来到缅甸之后,接连做出了和缅甸本地人通婚通商的举措,带领着邓家的人很快融入到了缅甸的社会之中。  .

    经过十多年的展,在当初跟随彭家来到缅甸的几个家族里,邓家无疑展的最好,甚至拿出了不少粮食和钱财资助彭家,那时的彭老大都尚且年幼,也曾经得到过邓家的帮助。

    但是随着战争的爆,邓家的日子也变得不好过起来,于是对彭家的帮助也减少了许多,不过和陈家以及当年的齐家相比,邓家却是没有做出过欺凌彭家的事情,因为那位老爷子始终念着彭家的恩情。

    在四十年代的初期的时候,邓少亚的爷爷成为了邓家的新家主,但让人苦闷的是,邓家一向家丁不旺,底下只有邓少亚父亲一个男孩,于是邓少亚的爷爷收养了一个村子里五六岁的孤儿,这个孤儿,也正是现如今的邓家家主……邓荣坚。

    俗话说长兄如父,邓少亚的父亲又是个很善良的人,他比邓荣坚大了有十多岁,一直都把邓荣坚当做亲弟弟来看待,即使是在那种艰难的环境中,从小到大也几乎没让邓荣坚吃过什么苦。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看似听话乖巧的邓荣坚,却是有着一颗扭曲的心灵,从小就父母双亡的他,无比渴望着得到父爱亲情。

    这种渴望,在得不到的时候,让邓荣坚的内心生了变化,幼小的邓荣坚,不自觉的就开始仇恨起了身边的所有人,他甚至认为养父和大哥对自己的关心都是假的。

    在邓荣坚的眼里,大哥才是真正有父母疼爱的人,而自己只不过像是一条被施舍的狗一般寄养在的邓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邓荣坚的这种心理也愈的严重,由对大哥的妒忌,慢慢展成了仇恨。

    到了六十年代的时候,邓少亚的父亲成了邓家的家主,而邓荣坚的内心也变得愈的扭曲起来,每天听着别人喊自己二少爷,邓荣坚都会感觉那是他们对自己的讽刺。

    不过邓荣坚是一个很会伪装的人,在大哥面前,他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弟弟,在尚未去世的母亲面前,邓荣坚又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在大哥跟随彭老大经常外出打仗的时候,邓荣坚将家中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也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

    邓家原本就子嗣单薄,邓少亚的父亲也只有两个儿子,那会老大才十几岁,邓少亚更是刚出生不久,根本就帮不上父亲什么忙,于是邓家的很多内部事务,都被交给邓荣坚打理。

    谦逊好学,待人接物很有礼貌的邓荣坚,很快就在家族中树立了自己的威望,很多人都相信,在邓老大主外邓荣坚主内的情况下,邓家很快就能展壮大起来,到时候就算是脱离彭家也不足为奇。

    甚至连彭老大那会都承认,邓家再展几年,已经有了自立门户的资格和实力。

    但谁都无法度量邓荣坚那颗变态扭曲的心,在表面的遮挡掩饰下,他却是愈的仇恨自己的大哥,在邓荣坚看来,只有将大哥除去,自己才能真正算是邓家的主人,才不会是那个没有父母的孤儿。

    于是在一个雨夜,邓家生了了惊天大变故,邓少亚的父母和他大哥,在外出的时候遇到了车祸,连带着司机四人,全都都在车祸中死于非命。

    按照家族的规矩,邓老大死后,应该是由他的嫡亲儿子来接任家主的,但那会的邓少亚只是个刚断奶没多久的孩子,根本就不足以支撑起邓家这一摊子,于是在邓母的支持下,邓荣坚就成为了邓家的家主。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邓母一些老人的逝去,当年的往事再也没有人提起,在邓少亚长大之后,邓荣坚也丝毫没有将家主位置让出来的意思,原本这一切都已经被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但是邓荣坚怎么都没想到,他原以为早已死去的司机巴旺,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将几十年前的往事给一一说了出来,巴旺的话,让当年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现在了邓荣坚的脑海之中。

    从巴旺爷爷那一辈,就一直在邓家做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关系和主仆差不多,所以巴旺自从生下来,就一直为邓家工作,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成为了邓荣坚哥哥的司机。

    经常跟着邓老大外出,巴旺沾染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赌博,俗话说十赌九输,巴旺很快就输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老婆的嫁妆都给输了出去,最后输红了眼的巴旺,开始偷窃起了邓家的东西来。

    巴旺的偷盗行为,很快就被邓荣坚给察觉到了,不过邓荣坚并没有声张,而是在巴旺又一次伸手的时候,当场抓住了他。

    当年的缅甸,可没有什么法律而言的,像巴旺的这种行为,拉出去直接打死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的,所以在被邓荣坚抓到之后,巴旺马上就崩溃了,苦苦哀求邓荣坚放他一条活路。

    邓荣坚的确没告巴旺,不过却是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日后不管他要巴旺做什么,巴旺都要无条件的答应,相比被逐出彭家或者是被打死的下场,巴旺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那之后,邓荣坚表现的很正常,并没有对巴旺提出过什么要求,慢慢的巴旺也放心下来。

    但在一次邓老大带着妻子儿子去参加一个由彭老大组织的活动之前,邓荣坚却是找到了巴旺,让他开一辆不是经常用到的车子,带着自己大哥大嫂去参加那个活动。

    当时巴旺并没有多想,开着车就上路了,缅甸道路差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山路还多,就在巴旺行驶到一处盘山道下坡的时候,却是惊恐的现,汽车的刹车坏掉了,无法控制的车子在一个拐弯处,径直冲下了悬崖。

    在冲下悬崖的那一瞬间,巴旺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所以他并没有死于车祸之中,汽车爆炸燃起的烟火,引来了一个冒雨上山采药的人,在巴旺的苦苦哀求下,那人吊下绳子和巴旺下到了悬崖下面。

    看着汽车燃烧着的熊熊大火和里面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几具尸体,巴旺的心却是冰凉一片。

    能成为邓老大的司机,巴旺自然不是傻子,相反他的心思还很灵活,联想到邓荣坚的行为,巴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起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是邓荣坚杀死的邓老大。

    想通了这个关节,巴旺的心愈的冷了,他知道要不是自己及时从车子上跳下来,恐怕自己也是这车里正在燃烧的一具死尸,邓荣坚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也活着。

    跟了邓老大十多年,巴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当下杀死了那个采药人,将自己的衣服换给了他之后,将那人的尸体推入到了火海之中,然后又消除了现场的痕迹。

    离开现场的巴旺根本就不敢回邓家,他躲在山里过了三个多月之后,才偷偷的潜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但是让巴旺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出事后的第三天,他的家就生了一场火灾,巴旺的父母妻子和儿子都死在了大火之中。

    唯一幸存的巴旺爷爷,也因为悲愤交加气倒在了床上,巴旺见到了爷爷的最后一面,也从爷爷的口中得知,邓荣坚并非是邓家的嫡系子孙,而是邓老爷子当年收养的一个孤儿。

    深知邓荣坚心狠手辣的巴旺,根本就不敢回到邓家去找邓荣坚,因为此时的邓荣坚已经是邓家的家主,满腔恨意的巴旺,只能悄悄离开了邓家,他甚至不敢在缅甸呆着,最后碾转去了泰国。

    隐姓埋名在泰国生活了几十年,巴旺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那些往事的时候,却是被人找上了门来,几十年来一直被仇恨和悔恨噬咬着内心的巴旺,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跟着找到他的人回到了缅甸。

    ps:兄弟们,求月票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