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司元杰的家(下)
    “那咱们今天怎么住啊?”听到要明天才能去蒋庄,胖子不由嚷嚷了一句,这寒冬腊月的,他们总不能就在车里面呆着吧,那薄薄的铁皮可是禁不住呼啸的寒风的。e  小说.

    更重要的是,他们黑灯瞎火的赶到刘家庄,却是错过了一个加油站,现在车内的汽油已经不是很多了,如果开上一夜暖风空调的话,第二天他们怕是要推着车去蒋庄了。

    “这个……”

    老支书闻言迟疑了一下,他们刘家庄是个穷庄子,家家户户基本上没有空闲的屋子,如果来上几个女人还还说,可以到那些男人出去打工的家里住,但方逸他们三个大老爷们,明显的不合适。

    “老头子,要不……就让他们去二狗子家住?”看到自家老头子为难的样子,老太太开口说道:“二狗子家房子够大,咱们去帮他们烧上火炕,住一夜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行,我怎么没想到啊!”听到自家老婆子的话,老支书一拍大腿,说道:“老婆子你先带他们过去,我回家拿钥匙,再抱一些柴火过去……”

    司元杰的家,和老支书家差不多是紧挨着的,在爷爷死去司元杰离家之后,他们家的钥匙就一直都放在老支书的家中,不过今年秋天司元杰一直都不在家,却是没有储备过冬烧炕的柴火。

    胖子他们现在早就冻的直打哆嗦,巴不得赶紧有个地方住下来,听到老支书的话后,连忙说道:“大爷,我们去帮你抱柴火!”

    “不用,不用,你们是城里客人咧,用的都是什么气做饭的,哪里干过这些活……”老支书连连摆手,说道:“你们跟着老婆子先过去,打开门烧壶水,二狗子回来的时候抱了点柴火过去,烧壶水还是够的……”

    “大爷,我们以前也是农村的啊……”听到老支书的话,方逸顿时笑了起来,说道:“我们那边吃饭什么的也都用柴火,您老就别客气了,咱们人多干起活来也快!”

    虽然户口都办到了城里,但是说实话,从方逸胖子到三炮,这哥儿三有一个算一个,还都是泥腿子上岸没几天,尤其是方逸,挑水砍柴做饭那是以前每天都要干的,农家活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都是好娃子啊!”

    看到方逸他们每人抱着一大垛柴火,老支书连连点着头,这是不是庄稼人,从干活上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说长得最俊俏的那个小伙子,就是另外两人也都是把好手。

    不过老支书没看到的是,在每人抱起了一垛柴火之后,方逸悄悄的在柴火垛上放了两百块钱,对于农村来说,储备的柴火是可以卖钱的,像是那些打工不在家的人,回家过年的时候往往就要花钱去买。

    “大爷,这就是司元杰的家?”

    跟着老支书来到一户拉着高高围墙的院门胖子,方逸等人不由愣了一下,和旁边低矮的土屋相比,司元杰家那砖石垒砌起来的围墙显得很是突兀,难不成司元杰家以前还是什么地主不成?

    “对,就是这里,他们家是不种地的……”老支书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掏出钥匙打开了院子门,让方逸等人走了进去。

    “嗯?这么大的院子?”

    刚一进门,胖子和三炮就看到了一个足有两三百平方米的大院子,院子的地面一般铺的是青石,另外一半则是被踩的很坚硬的泥土地,在青石地面上还有一个木头打制的架子,只是架子上空空如也,上面的东西显然已经被收了起来。

    而在那处泥土地面上,则是竖着十多根一米多高的木桩,木桩的间隔距离长短不一,几乎占去了泥土地面一半的面积,和普通的种满了菜的农家院子相比,这里倒是有点像城里的那些武馆一般。

    “这是个练武场!”方逸眼睛一扫就明白了这处院子的用处,在方逸居住的道观后面,老道士也是平整出了这么一块地方,只是面积没有这里大罢了。

    “走,进屋子去说话……”

    老支书走在前面打开了司元杰家里的大门,和刘家庄别的房子相比,司元杰家算是不错的,最起码房子的地基是用青石垒砌出来的,整个屋子也都是砖石结构,不过外面的青石上已经长满了苔藓,显然建造的有些年头了。

    “没看出来啊,司元杰这小子家里以前还是个地主?”

    胖子一进门眼睛就亮了起来,借着老支书手电筒的灯光,他看到这房子正中间的客厅里摆放的那些桌椅都是老款式的,最起码也是几十年前的东西。

    老支书将房间桌子上的一盏煤油灯给点着了,屋子里顿时变得光亮起来,回过头来,老支书笑道:“地主说不上,他们家的地早就不种了,不过我那老哥哥在世的时候,他们家的光景倒是很不错的……”

    “大爷,我们先把炕烧起来再聊……”

    农村房屋的结构都是大同小异的,方逸抱着柴火直奔厨房,在烧火的地方放着一些引火的旧报纸,用胖子的打火机点燃报纸之后,三炮手脚麻利的拉起了风箱,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火炕里的火已然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通过房子中间的隔层,热气流入到房间之中,整个房子顿时变得暖和了起来,老支书招呼方逸等人坐了下来,开口说道:“我这老哥家的房子是全通了火炕的,比我们家暖和多了……”

    房间越大,需要烧的柴火就越多,除了天气很冷的东北之外,冀省这边的人家通常只会在睡觉的房间烧上火炕,而司元杰的家里,却是全部都烧热了,这放在以前,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办得到。

    几分钟后,方逸将烧开了的热水拎了过来,找了几个大碗每人给倒上了一碗水,开口向老支书问道:“大爷,司元杰家里不错呀,这小子怎么还想着往外跑呢?”

    方逸虽然和司元杰聊过一些家里的事情,也清楚他的出身来历,但对于司元杰家里的情况却是不太了解,只知道司元杰自从爷爷去世之后,就和自己一样再没有了别的亲人。

    “他们家是以前不错,从他父母去世之后,家里就开始不行了……”

    听到方逸的话,老支书摇了摇头,说道:“这娃命苦啊,本来家里还有点钱,谁知道我那老哥哥一下子又生了病,人没救过来不说,他家里那点钱也都被花光了,要不这孩子也不会出去打工的……”

    司家在刘家庄,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存在,从清朝时候起,司家就定居在了刘家庄里,当时是以种地为生,但是从司元杰祖上司元功那一代起,司家就开始开馆收徒了。

    作为董海川的嫡系传人之一,司元功在方圆数百里的名声都很高,甚至有人不远千里前来拜师,俗话说穷文富武,想要练武的人,往往家境都不会太差,而想要拜得名师,那一份拜师仪自然也是很丰厚的。

    靠着收徒教拳,司家的日子过的很是红火,这大院子和宅子也是当年那个时候修建起来的,到了司元杰曾爷爷那一辈,依然是远近出名的拳师。

    但是到了解放之后,司家的日子却是变得不好过了起来,尤其是那几年自然灾害,庄稼人连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有人愿意拜师练武,于是司家也只能靠着早年所收弟子的孝敬,才能勉强维持。

    这种情况在近些年有了转变,司元杰的爷爷在教导司元杰之余,也开始教别人打拳,于是司家的日子又逐渐转好了起来,如果不是家中接连遇到事故,司家在刘家庄里还是属于比较富裕的人家。

    “我那老哥哥,可是有真功夫的……”

    老支书说的兴起,指了指三米多高的木头大梁,开口说道:“这么高的地方,我那老哥哥一跺脚就能坐在上面,咱们这十里八村的人,谁不知道老司家是有真功夫的?不瞒你们说,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也练过几天的……”

    “行了,你练了几天就怕苦怕疼,你要是有二狗子那孩子的毅力,也不至于现在身体这么差了……”

    老支书话没说完,就被自家老婆子给揭了老底,“要说二狗子这孩子也真是能吃苦,五六岁大的时候,身上就经常被柳条子给抽的都是血印子,也不知道他爷爷怎么狠心能下得去手?”

    “你们两个看我干什么?”

    老太太话声刚落,胖子和三炮的目光就看向了方逸,在他们哥俩的记忆中,方逸小的时候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那都是在练功夫的时候被老道士给打的。

    “逸哥儿,怪不得你对司元杰那么好,敢情你们俩都是被打大的啊?”胖子嘿嘿笑了起来,他很是庆幸自个儿当年没跟着老道士练武,否则估计他现在对司元杰也会有那种同命相连的感觉了。

    “好了,天不早了,你们先休息,明儿我带着大牛媳妇,跟你们一起去蒋庄!”

    把屋里简单的收拾一下之后,老支书老两口就站了身体,虽说他并不能确定方逸几个是好人,但司元杰这家徒四壁的房子也没什么好偷的,他们总不能连房子都搬走吧?所以把方逸他们留在这里,老支书还是很放心的。

    ps:周一了,来几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