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顾虑
    “你们在这等着,我进去询问就行了……”车子开到一个村庄里面之后,刘家喜停住了车,下车来到方逸他们的车旁,开口说道:“叔,你们几个千万不要下车啊……”

    “为什么?”

    胖子刚问出这三个字,刘家喜已经转身进了前面的一个院子,而就在此时,一群孩子围到了车旁,大声喊道:“吴家老大又要被抓走喽,吴家老大又干坏事啦……”

    孩子们不懂事,见到警察来,就以为是来抓坏人的,而吴家的大儿子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他今年刚满三十,但却是有三分之一也就是十年的时光,都是在监狱里面度过的,吴家庄只要有警车来,那一定就是找吴家老大的。.

    “坏了,这几个破孩子……”

    胖子他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但老支书却是面色一变,在冀省,彪悍的民风是不需要解释的,一个村子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沾亲带故,就算是犯罪分子,警察也别想轻易带走任何一个人。

    以前刘家喜也曾经到刘家庄去抓过人,当时被老支书狠狠的扇了一耳光,所以老支书很清楚农村的这些事儿,一听到孩子们喊,顿时感觉事情不妙。

    “又来抓人,我那大兄弟怎么了?”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能不能让人安稳两天?”

    “就是啊,抓人也等过完年呀……”

    “咱们都过去看看,不能让他们把人抓走……”

    小破孩们的喊声一出,整个吴家庄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推门出来,更有几个看着比较年轻的人,手上还拎着棍子锄头一类的物件,直嚷嚷着不能让警察把人带走。

    “这……这还有没有王法啊?”

    看到车外生的这一幕,胖子和三炮都被吓了一大跳,他们虽然也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但是方村位于大山脚下,村里的居民本就不多,出去的就更少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警察进村抓人的事情。

    “他们也不会把家喜怎么样,就是如果人在的话,他们就会不让把人带走……”

    对于农村的这个套路,老支书是心知肚明的,他以前就干过这种事情,如果警察来的人多,那说明是大案重案,没有人敢阻拦,但要是来上三五个警察,他们自然是要帮着自己村里人的。

    “闹什么闹啊,就是过来了解下情况……”一个联防队的人拎着个橡皮棍走了出来,一脸痞相的说道:“都散了,都散了,又不是来抓人的,你们激动个什么劲啊?”

    “真不是来抓人的?”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

    “要是来抓人的,就来这么几个人啊?”

    那个联防队员没好气的回了一声,不过他这句话一出口,围在车旁的那些人倒是相信了,以前来找吴家大儿子的时候,不是半夜三更的就是来上十多辆警车,还真没有大白天开着一辆警车闯进村来抓人的。

    “等我一会,我和这村的村长聊一聊……”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刘家喜从那个院子里走了出来,看到他没有带人走,围在那里的人顿时一哄而散,不过刘家喜却是喊住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人,拉着他到村子边上抽了根烟。

    “走吧,去下一家!”

    也就是一根烟的功夫刘家喜就回来了,招呼了一声开车的胖子,径直上了自己的警车,又往下个村子开去,他知道这三个人是三个不同村子的人,好在各个村子距离的都不远,也就一个多小时的功夫,三个跟着尤龙尤虎离开的人的家,就都走访了一遍。

    刘家喜做事情很细心,他不但去了那几个人的家,和那几个村子的人也都接触了一下,只是方逸等人一直都没下车,也不知道刘家喜了解到了多少情况。

    “刘警官,今儿麻烦您了,我车上还有两瓶好酒,你招呼兄弟们喝点吧……”

    这一圈跑下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方逸让老支书出面,喊着刘家喜到了镇子上一个门面最好的饭店里坐了下来,并且让胖子从车子上拎了两瓶酒,这酒原本是三炮打算孝敬老丈人的,眼下却是被方逸给用上了。

    “麻烦什么?司元杰是我们村子的人,严格说起来,和我也是同门,他出了事情,我能不管吗?”

    听到方逸的话,刘家喜摆了摆手,看着胖子手上拎的酒,刘家喜也没拒绝,基层派出所的人吃吃喝喝那是常事,而且很多事情也只能在酒桌上谈,他们要是遵循市里面的什么规定,那就不用干工作了。

    刘家喜是常来这家饭店的,所以菜上的很快,方逸给胖子使了个眼色,当下几人吆五喝六的就喝了起来,每人二两酒下肚之后,相互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愈融洽起来。

    “刘警官,您上午跑了这几家,都是个什么情况啊?”

    在胖子和刘家喜又干了一杯酒之后,方逸开口问道,他知道这事儿虽然自己算是报案人,但警察办案可没有要和报案人通报的义务,对于案情,刘家喜是可说可不说的。

    “别叫刘警官,叫我声刘哥吧,我虽然比司元杰大不少,但是一个辈分的……”

    几杯酒下肚,刘家喜也没那么严肃了,先纠正了一下方逸的称呼之后,开口说道:“出去的这三个人,给家里都是说外出打工的,不过他们都没有说去什么地方,打的是什么工!”

    这三户人家的儿子,有两个都没有结婚,是单身跟着尤氏兄弟出去的,而姓吴的那人是带着媳妇一起走的,他们只是跟家里说出去赚大钱了,但如何赚钱去什么地方,那几个人却是都没有透露。

    “嗯?那咱们怎么追查下去?”

    方逸闻言皱起了眉头,今儿在车里的时候他实在是担心司元杰,于是在心里给司元杰占了一个寻人的方位卦,卦象显示司元杰此时应该在西北方向,但西北大了去了,仅仅知道大方向,方逸也是无法找得到人的。

    “追查下去倒是不难,尤龙那小子是有手机的,可以查他的通话记录,看看他往哪里打了电话,但这事儿要领导批才行啊……”刘家喜喝了口酒,缓缓的摇了摇头。

    对于警察来说,真想找到个人,手段还是挺多的,不说查尤龙的手机了,就是跟着尤龙尤虎离开的三个人,也都是有家有口的,这马上又面临着过年,想要一点风都不露出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刘哥,我们今儿这不就算是报案了嘛?既然报案了,你们就要查啊……”胖子忍不住嚷嚷了起来,在他看来,警察办案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还能由那么多的顾虑啊?

    “话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这事儿是有点棘手的,外出打工没和家里联系,也不能说他们是失踪啊,想要立案的话,我怕局里那边不通过,还有一点就是,万一司元杰他们真是出去打工了呢?”

    刘家喜说出了自己的顾虑,现在农村外出打工的人比比皆是,有些村子在平时的时候甚至连一个壮劳力都看不到,刘家喜要是把这事儿报到局里去,指不定就会被领导说他没事找事。

    要知道,经费问题,一直都是着桎梏警方办案效率的最大难题,很多乡镇派出所连警员的工资都布出来,哪里来的钱去查案子啊,遇到案件通常都是报到上面去的。

    所以警察办案,那也是要分个轻重缓急的,出了人命社会影响极大的的刑事案,一般都是排在位,再者就是牵扯金额巨大的经济案件,为了挽回损失,这养的案子也会优先办理。

    另外警察最喜欢办的案子还有扫黄打非抓赌博,这种案子办下来是能罚款的,而按照那些不成文的规矩,经办方可以提留一部分罚款充当奖金,就像是现在镇派出所的警力,为了能过个好年,大多都是在外面跑这样的案子。

    而像是查找失踪人口这样没有确凿证据只凭臆想的案子,警方却是最不喜欢办理的。

    一来这种案子投入的警力物力不见得比刑事案件少,二来有很多时候所谓的失踪人口,其实屁事没有,只是没和家里联系罢了,如果浪费了警力得出这种结果的话,怕是就有人要为此背黑锅了,刘家喜立的案,背黑锅的人自然也就是他了。

    “刘大哥,万一司元杰的这个案子,是个恶性大案呢?”

    方逸是何等聪明的人,在听到刘家喜的话后,马上就意识到了他心里真正的顾虑,当下说道:“尤氏兄弟带着个傻子出去,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如果他要是把傻子的腿脚打断让他去街上行乞,这不也是个恶性案件吗?”

    方逸以前曾经听老道士说过一些江湖上的套路,在解放前的时候,所谓的丐帮其实是真实存在的,而真实的丐帮生活,却是极为残酷和血腥的。

    那些身体强壮在乞丐群体中占据领导地位的人,为了能讨到更多的钱,往往会把一些老弱病残的舌头割掉眼睛挖掉或者是将手脚打残,用以来博取路人的同情,方逸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事情生在司元杰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