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出水不是出土
    “侯老板,咱们晚上见!”

    在店铺门口,满军冲着侯景臣拱了拱手,这会儿市场管理人员已经进行了游客分流,古玩市场内拥挤的状况大为好转,围在店铺外面的那些人也早已散去了。.

    “满老板,方老板,晚上见……”侯景臣也是拱手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了,他本来就身材瘦小,往人群里一钻,顿时就不见了踪影。

    “方逸,那枚西王赏功有毛病没?”

    把侯景臣送出了店铺之后,满军就拉着方逸又钻回到了房间里,急匆匆的问道:“你觉得那枚钱能修复到什么品相?值不值二十万啊?”

    也不怪满军如此心急,因为在古玩这个行当里,基本上都是卖方的市场,尤其是最近几年古玩热兴起之后,人们对于古玩的需求要远远大于市场的供给,也就是说,你拿着钱未必能买到好东西。

    满军之前开着车满世界的淘弄物件,就是因为手中缺货,所以做了几年古玩生意之后他也养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只要见到了价格合适的真东西,满军就千方百计的都想将其买到手上。

    “钱是没毛病,我如果没看错的话,的确是西王赏功三种钱币里的银币……”

    刚才钱币一上手,方逸就感觉出来了,这钱币里透出的气息和他口袋里面的几枚几乎一模一样,确实是真币无疑,而且就品相而言,侯景臣拿出来的这一枚,比他淘弄到的那几枚还要好得多。

    “银币?那上面锈斑那么重,我还以为是铜币或者金币呢……”

    满军闻言皱了下眉头,西王赏功钱币一共分三种质材,分别是由金银铜锻造出来的,在这三种质材中,银币曾经有两枚在清末的时候出现过,按照物以稀为贵的说法,反倒是铜币要比银币更加稀少贵重。

    “如果是让孙老爷子出手,你估摸着那枚银币能恢复到几成品相呢?”

    满军继续问道,铜钱的品相和其价值是有着直接关系的,单从现在的品相来看,别说二十万了,就连两万块钱都不值,但如果能恢复个四五成的品相,那其价值又要远二十万了。

    “老师出手的话,能恢复到六七成吧……”方逸有句话没敢说出来,那就是如果是他出手,一准能让那枚西王赏功有十成十的品相。

    “那咱们到底是买还是不买?西王赏功可是古泉界鼎鼎大名的物件,而且存世量很少……”

    满军闻言看向了方逸,他的意见自然是倾向于将其买下来,满军手上有几个玩钱币的客户,只要把钱币修复出来,满军有把握转手之后最少赚上一倍。

    如果放在平时,满军自己就能做主吃下这枚钱币,因为他是这家古玩店的大掌柜,对于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自己拿主意,但既然方逸也在,满军自然要问一下方逸的意见了。

    “鼎鼎大名是不假,但存世量少就未必了……”方逸闻言撇了撇嘴,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他就见到了四枚西王赏功钱,谈何能说得上是存世量很少。

    “这话怎么说?”

    满军愣了一下,为了迎合客人的口味,满军也是下过一番苦功研究古钱币,知道西王赏功钱即使在古泉五十名珍里面也是能拍得上前几位的,但是看方逸这模样,似乎颇有些不以为然。

    “钱是真的,但是那位侯老板这人,我觉得不怎么样!”

    方逸不是那种喜欢背后嚼舌头的人,但是以他和满军的关系,自然没必要遮遮掩掩拐弯抹角的说话,当下说道:“侯老板的来头满哥你知道吗?收他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方逸有识人看相之术,第一眼看到侯景臣,就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这种人是利字当头而且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别的不说,如果满军花了二十万收下这枚钱,如果被侯景臣知道他修复之后转手卖出了翻倍的价格,恐怕侯景臣都能将满军给记恨上了。

    “侯景臣这人我没接触过,但听说过……”

    听到方逸的话后,满军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侯景臣是川省人,但长期在云贵一带活动,听说也是吃土里那碗饭的,在云贵川这几省的名头不小,手上也都是真东西,在咱们这行里算是名声不错……”

    “他不是干哪行的人,身上没有那股子土腥味……”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而且那钱也不是出土的东西。”

    “不是出土的东西?这不可能吧?上面可都是锈斑呀。”

    满军不怎么相信方逸的话,在古玩行厮混了这么多年,他满老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是不是出土的物件,满军自问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那是水锈,不是土锈,这钱是出水而不是出土的……”方逸看着满军,笑着说道:“满哥,你连水锈和土锈都分不出来,在古玩行干了这些年,没被人坑个狠的,算你运气好……”

    “那是你满哥我人品好,方逸,你的意思是,那枚铜钱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满军自夸了一句,将话题又转到了钱币上。

    “嗯,十有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满哥,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方逸听老师余宣说过西王赏功的来历,但他也有些拿不准,当下掏出了手机,找到老师的号码之后拨打了过去。

    “你小子是不是跑来闽省给我拜年了?”电话接通之后,话筒里传来了余宣的声音。

    方逸知道,余宣的性子和孙连达不同,他喜欢和弟子晚辈们开些玩笑,方逸也习惯了这个老师的做派,当下笑道:“老师,过几天我去看望您和师母,您说师母喜欢什么物件,我给淘弄过去……”

    “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人别来了,我后天和你师母去巴黎,下个月才回来……”

    余宣笑着回了方逸一句,开口说道:“说吧,找老师有什么事儿?是不是又弄到什么好东西了?我给你说,你要是又搞到一尊宣德炉,一定给匀给老师一个……”

    对于方逸的好运气,余宣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和京城的王老爷子寻摸了一辈子,也没能碰到一尊真正的宣德炉,但方逸只是去了趟缅甸,就带回来这么一个,要说余宣不羡慕,那绝对是假话。

    “老师,宣德炉就没有,不过我碰到了点别的物件……”

    方逸笑了笑,说道;“老师,前段时间你好像给我说过西王赏功这钱币吧,我想问问您它的出处是哪里?今儿我见到一枚,上面不是土锈而是水锈,我怀疑这东西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西王赏功?你见到西王赏功了?”方逸话声未落,余宣在电话里的音调就陡然高了八度,“你在哪里见到的?是金币银币还是铜币?”

    余宣是古玩杂项的专家,钱币也是其研究的主要对象之一,不过和宣德炉一样,古泉五十名珍里的物件,很多都是孤品,就连余宣见过的也不多,是以听到方逸见到了西王赏功钱,余宣也是激动了起来。

    “老师,我不光见到了,这钱……我手上就有几枚……”方逸想了一下,还是将自己有三枚西王赏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除非他日后不把那几枚钱币拿出来,否则怎么都无法隐瞒过去的。

    “你……你有西王赏功,你是从那里搞来的?以……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说实话,电话里的余宣真是被方逸给吓到了,以至于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从清末民初至今,西王赏功一共就只出现过两枚银币和一枚金币,历经战乱之后,这几枚钱也都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方逸开口就说自己手上有几枚,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那简直就是在古泉界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前几天我回山拜祭师父,从师父的遗物里找出来的……”

    方逸心里早就想好了说词,“不过这几枚钱的品相太完美了,我觉得可能是后仿的,今儿在店里遇到一个上门出售西王赏功银币的人,我才想起这茬来的……”

    “你小子自己拿不准,不会早点给我说啊!”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急吼吼的说道:“你在金陵别乱跑,我坐下午的飞机赶过去,晚上就能到,到时候你把那几枚钱给我拿过来,行了,先这么说,我现在就去机场……”

    “哎,老师,您别急啊,您先说说这西王赏功钱的出处再挂电话呀……”听到老师像是要挂断电话,方逸连忙喊了一嗓子。

    “出处?当然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这事儿见面了我再和你说……”余宣顿了一下,并没有马上挂断电话,而是开口问道:“对了,找上你们卖钱币的人,是不是从川省来的?”

    “是从川省来的,叫侯景臣!”方逸回了一句。

    “是那小子啊……”余宣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说道:“他的东西你最好别收,嗯,这只是老师的一个建议,听不听的在你自己……”

    “老师,我明白了,我手里这几枚西王赏功要是真的话,哪里还用收他的东西……”方逸闻言哈哈一笑,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侯景臣的确是属于那种不可打交道的人。

    “等我看了再说,你师父是位奇人,那几枚西王赏功很可能是真的……”

    想到方逸手上有好几枚西王赏功钱币,余宣哪里还有心情和方逸扯淡,随口说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话说从福市到金陵就下午一个航班,去晚了可是赶不上飞机的。

    “满哥,你这是干什么?”方逸挂上手机之后,一抬头就看到满军那双似乎都要冒出火光的眼睛,顿时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方逸,你小子真有西王赏功钱?有好几枚?还是完美品相的?”

    刚才方逸和余宣的电话,满军在旁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听了这通电话,满军也有些明白方逸适才为什么没将那枚西王赏功放在眼里了。

    “没错,我就带在身上了,没事用来占卜还不错,挺灵验的……”方逸的右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三枚在灯光下闪烁着一种诱人光泽的钱币,顿时出现在了满军的面前。

    “这……这包浆,最少也有五六十年了吧?这东西就是后仿的,那最少也是民国时的物件……”看到方逸手上的钱币,满军几乎连呼吸都停住了,那架势像是生怕自己呼吸重了将这几枚钱币给吹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