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方逸解围
    “方逸,放我表哥一马吧……”看到卫铭城的样子,柏初夏不由碰了碰方逸的胳膊,低声说道:“我表哥在部队呆久了,有点和社会脱节,其实人不坏的……”

    “放心吧,胡哥就是和卫哥开个玩笑,没想着怎么样的……”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拿起了一杯酒递给柏初夏,说道:“先喝酒,喝完再说,这一杯好几千,不喝实在是太可惜了。wwんw..”

    “好,也该杀杀表哥的傲气了。”

    柏初夏抿嘴笑了笑,端起酒杯品起了酒,她以前也经常喝一些红酒,下口之后果然感觉有些不同,这酒的口感要远不是以前喝过的那些能与之相比的。

    “酒是挺好的,就是太少了……”胖子拿起酒杯一口就焖干了里面的酒,咂吧了下嘴,说道:“还有就是没下酒菜,这要是有只热腾腾的烧鸡就过瘾了。”

    对于胖子来说,几万块钱一瓶的拉菲,和百十块钱一瓶的长城干红,真的是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一口酒下肚,他感觉还没有中午吃的爽快呢,最起码牛排也能当做下酒菜的。

    “小胖子,你可以滚蛋了……”

    胡立志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喊这样的人来喝酒,纯粹是牛嚼牡丹不说,而且还破坏心情,室外白雪皑皑,室内品酒论道,这好端端的意境,却是都被胖子给打破掉了。

    只是胖子话声刚落,几道满是杀气的眼神就射到了他的身上,别说胡立志不满意了,就连余宣也瞪起了眼睛,他正闭着眼睛回味着口中的余香呢,没想到耳边却是传来胖子那煞风景的话。

    “得,我去那边坐着去吧,哎呦!”看到犯了众怒,胖子不由灰溜溜的去到了客厅里,不过当他一屁股坐在沙上的时候,下一刻却是摸着屁股原地蹦了起来,那凄惨的叫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

    “屁股,屁股破了……”

    胖子哭丧着脸看着沙上的小魔王,他坐下的时候也不看看下面有没有东西,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小魔王的身上,刚喝了半瓶茅台酒的小魔王晕乎乎的就是一爪子抓了出去。

    “没事,你穿的厚,只是破点皮,你这算运气好的,小魔王要是没睡着,最少撕你一块肉下来……”

    赶过来的方逸看了一下胖子的伤口,强忍着脸上的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把衣服系在腰上去外面诊所抹点红药水打一针破伤风就没事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趴着点就好了。”

    “我……我这是开年不利啊。”胖子这会真是欲哭无泪,可是面对喝醉了的小魔王,他只能是自认倒霉,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悻悻的出门打针去了。

    胖子走了之后,房间里的氛围明显变得高雅了很多,会喝不会喝的都眯缝着眼睛在品着红酒的味道。

    “咱们再喝一瓶吧,这种皇家鹰鸣赤霞珠虽然年份不是很长,但却十分醇正,大家来尝尝……”

    两瓶喝完之后,胡立志又拿出了一瓶九八年份的皇家鹰鸣赤霞珠,这次他让人把藏在缅甸的好酒都送到了国内,满军之前的放置古玩杂物的那间屋子,已经被胡立志改成了储酒的房间,为此还放了好几个恒温柜。

    “啊?还喝啊?”

    只是喝了几杯红酒的卫铭城,这会已经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了,听到胡立志的话后,马上开口问道:“胡先生,您拿的这什么皇家赤霞珠,市场上卖多少钱啊?”

    “这虽然是新酒,但价格可不低,我去年买的时候,是一万多美元一瓶,今年应该又涨了点价吧?”胡立志随口答了一句,还没等卫铭城反应过来,已经是启开了那瓶酒。

    “这……这……”看着倒入醒酒器里的红酒,卫铭城真的是快要哭出来了。

    和别人在品味着有些涩又带着酒香的红酒不同,卫铭城感觉自己却是在品着一杯苦酒,每一口下肚他都要在心里计算众人又喝掉了多少钱,从小衣食无忧的卫大少,还第一次有这种穷人的感觉。

    这其间卫铭城偷偷的跑出去打了好几个电话,让自己的那些小和狐朋狗友们往他卡里打了整整二十万,原本感觉应该够那两瓶酒的钱了,但卫铭城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胡立志竟然又开了一瓶酒。

    “嗯?卫老弟,感觉我这酒怎么样?”看着卫铭城那一脸便秘的样子,胡立志开口问道。

    “好!好酒!”卫铭城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心里却是在琢磨着从谁那再周转个十万八万的过来救救急。

    “难得今儿这么高兴,等这瓶喝完了,我再开一瓶真正的好酒,实在不行咱们把康帝给喝掉吧?”看到卫铭城还在死撑着,胡立志又往外扔出了个炸弹,他就不信这小子还能顶得住。

    “一百万的康帝?”

    听到胡立志的话,卫铭城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会儿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自己的一句最贱,不到半天功夫居然就背上了百万债务。

    “胡哥,还是算了吧,满哥等会还有事,咱们还是改天再喝吧。”

    看到把胡立志卫铭城挤兑的也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卫铭城恐怕真是下不了台了,方逸当下开口说道:“喝完这酒瓶就行了,我晚上也要和老师谈事情,胡哥,下次我们再陪你尽兴……”

    “哥,亲哥啊!”

    听到方逸的这句话,卫铭城一时间只感觉人间自有真情在,整个人像是一下子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要不是心里还存有一丝理性,知道方逸以后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妹夫,卫铭城恨不得抱着方逸的大腿喊哥了。

    “方逸说的对,好酒要慢慢品,咱们还是留着下次吧……”卫铭城义正言辞的站起了身,心里却是想着,下次就是八抬大轿请他来,他也不来了,这哪里是来品酒的,简直就是来烧钱的。

    “是啊,晚上约了人吃饭,我这也差不多要走了……”听到方逸的话,满军也附和了起来,他是生意人,自然不愿意得罪像卫铭城这样有背景的人,打着哈哈站起了身。

    “说了今儿这账是我结的。”卫铭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开口说道:“这卡里有二十多万,如果不够的话,回头我再给送过来,胡先生你看怎么样?”

    “卫哥,和你开玩笑的。”

    方逸哈哈一笑,从桌子上拿起了那张卡,塞回到了卫铭城的手里,说道:“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上门结账的道理?刚才都是玩笑话,等哪天你有空了,咱们一起把胡哥的那百万康帝给喝掉!”

    “这不行,说了是我来买单的……”卫铭城执意要把卡交给胡立志。

    “卫哥,我知道你不差钱,但今儿要是这么做了,别人还以为我们不懂事呢,给我这个请你喝酒的机会吧!”

    方逸把姿态放的很低,一边吹捧着卫铭城,一边强行把他拿着卡的手塞进了口袋里,往外推让的卫铭城浑然没感觉自己的手劲居然没有方逸大。

    “哥,收起来吧,别推推让让的……”柏初夏也在旁边说了一句。

    “那好吧,下次咱们喝点白的,我来请,谁都别和我抢啊!”

    有了台阶,卫铭城顺着就下来了,而且这会越看给了他台阶的方逸越是顺眼,心里想着有这么一个妹夫似乎也不错,不过卫铭城却是忘了,自己钻进来的这个套,似乎就是方逸给下的了。

    “哥,咱们走吧,舅舅舅妈要等急了……”柏初夏白了表哥一眼,刚才那模样都快哭出来了,现在又开始充起了大头,敢情这次的教训还是不够呀。

    “好,走,这就走……”卫铭城早就在这里呆的坐立不安了,当下连忙站起了身。

    “我开车去送你?”方逸也站了起来,不过这会卫铭城当哥的责任感似乎又回到了身上,一口就回绝了方逸的话,“大家都喝了酒,我们还是打个车吧!”

    “那行,路上小心点……”

    方逸也没勉强,冲着柏初夏点了点头,指了指她手腕上和那枚西王赏功编制在一起的红绳,说道:“这东西不要摘下来,平时就戴着,洗澡也不用拿下来,一会儿就会干了的。”

    “我知道了。”柏初夏答应了一声,对着方逸笑道:“方逸,明儿上午我去找你,你把郑板桥的字画准备好啊。”

    “放心吧,我那有四五幅呢,到时候你随便挑……”方逸笑着摆了摆手,将两人送出了院子。

    “你小子,送了西王赏功钱不说,怎么还要往外送字画啊?”

    送走卫铭城和柏初夏回到屋里之后,坐在沙上的余宣一脸不满的看着方逸,自个儿这学生实在是过于大方了点,上千万的物件就那么随意给人戴上了,而且还要把郑板桥的字画给送出去。

    “老师,卫家老爷子过寿,初夏张了嘴,我总要拿出点东西来吧。”听到老师的话,方逸笑了笑,那些古玩字画对于他而言基本上就是一些摆设,送给人一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卫嘉熙他爹过寿?”余宣还真不知道这事儿,闻言愣了一下,说道:“老爷子是老一代的功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也要去给老爷子拜个寿的。”

    余宣和卫嘉熙虽然来往不多,但两人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眼下知道卫嘉熙家中长辈过寿,他又人在金陵,如果不去的话,这礼数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