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案情通报(上)
    “叔,您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我带你到处转转去啊……”

    听到刘家喜只有两天的时间,司元杰不由有些着急,刘家喜曾经跟着他爷爷练过武,按照辈分应该是和自己父母一辈的,司元杰现在亲人都不在了,所以见到自小相识的刘家喜,却是倍感亲切。e  小说.

    “你小子,以后多长个心眼,叔就能放心了……”

    刘家喜摸了摸司元杰的脑袋,一脸疼惜的说道:“司家就你这么个独苗苗了,你小子千万别出事,等你结婚的时候,叔和老支书过来当你的家中长辈,给你办的风风光光的!”

    “叔,哪跟哪的事儿啊……”司元杰脸皮薄,被刘家喜说的满脸通红,却是忘了让刘家喜多留几天的事情。

    “刘哥,喝茶,这有烟,你自己拿……”

    方逸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和一包香烟放在了刘家喜的身边,在一起住了十多天,他知道刘家喜的习惯,一是喜欢喝浓茶,一个杯子里几乎全都是茶叶,据说这样喝能提神。

    而刘家喜的第二个习惯就是抽烟,他在办案过程中虽然可以一根烟都不抽,但平时却是烟瘾极大,胖子曾经说刘家喜抽烟都不用火机的,只要点上一根就能自动延续下去,有时候一抽就是一包。

    “不……不抽了!”在方逸这近乎全封闭异常暖和的屋子里,刘家喜虽然有些意动,但还是没拿起香烟来,在这屋里要是抽上一根,保准是一屋子的烟味。

    “刘哥,客气什么啊,我去把窗户开开,整天关着窗户也忒闷了点……”方逸笑着站起身,走到封闭阳台处打开了窗户,正当方逸想转身回去的时候,眼睛看到刚刚停在楼下的一辆车走出了两个人。

    “初夏!”

    方逸站在窗户处喊了一声,虽然柏初夏头上戴了一顶帽子,脸上围着围巾,但身上仍然是一件牛仔裤加紧身毛衣,手上拿着的羽绒服却是没有穿上,将一身曼妙的身材展露无疑。

    “方逸!”抬头看到阳台上的方逸,柏初夏甜甜的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来的有点早,方不方便上去?”

    “方便,我下去接你……”

    方逸笑着转身出了阳台,他和柏初夏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相互之间也没有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双方却是都感觉非常的舒服,那一种似乎来自心灵上的契合,是两人都未曾体会过的。

    “卫哥,干嘛那么严肃啊?”下楼接到柏初夏的时候,方逸看了一眼站在旁边黑着脸的卫铭城,不由笑了起来。

    “你小子笑什么!”

    卫铭城郁闷的看了方逸一眼,昨儿带柏初夏回去晚了,可是被家里人一顿好训,还被老爷子拿着拐杖敲了一下,可是打死卫铭城他也没敢说表妹和方逸的事情,结结实实的背了个黑锅。

    而今天一大早,卫铭城又是被表妹从床上给拉了起来,一年难得睡上一次懒觉的卫铭城差点都疯了,像自己表妹这天仙般的人儿在谈了恋爱之后,居然和那些普通的女孩子也没什么两样。

    “走吧,方逸,我还没来过你这个新家呢……”柏初夏冲着方逸挤了挤眼睛,那弯成了月牙般的眼里满是笑意。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进到屋里之后,方逸大大方方的拉过柏初夏,开口说道:“这是柏初夏,也是我的女朋友,他是卫铭城,是初夏的表哥,卫哥,这位是刘家喜刘哥,是我在冀省的朋友,你们认识下!”

    “刘哥是警察吧?”卫铭城的观察力还是很强的,和刘家喜握了下手说道:“看到下面有辆冀省警局牌照的车子,一定是刘哥开过来的吧?”

    “卫老弟也是摸枪的人,我看不是特警就是武警!”感受到卫铭城虎口那层厚厚的茧子,刘家喜也是笑了起来,这两人都是属于那种很敏感的职业,一见面就相互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大家都是朋友,坐下来说话吧……”方逸笑着对柏初夏说道:“我带你看看房子去,告诉你,这房子赵哥装好没多久就转给我了,可是省了我不少的事情。”

    “这房子的装修赵哥没少上心吧……”

    跟着方逸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柏初夏马上就喜欢上了,要知道,赵洪涛的国学底蕴原本就是十分的深厚,整个房子的风格都偏向于中式装修,但又借鉴了一些欧美的风格,一般的设计师都设计不出这种效果来。

    “方逸,你从哪搞来的这么多古玩?都是真的吗?”

    当柏初夏看到那一屋子博古架上的东西时,也不由愣住了,她在金陵实习的时候跟过一件文物走私案,曾经下过一番苦功了解古玩知识,所以在见到这些古玩之后,也是被震惊住了。

    “我会往上面摆赝品吗?”方逸嘿嘿一笑,指着博古架底部的大抽屉说道:“你要的字画就在那里面了,咱们出去坐会我再拿给你!”

    “好!”柏初夏脸上露出了喜色,她昨儿对方逸的话还是半信半疑的,但现在亲眼看到这一屋子的东西,柏初夏心中的那丝疑虑却是烟消云散了。

    “方逸,又拿什么话糊弄初夏了?”

    看见回到客厅的表妹一脸喜色,卫铭城不由撇了撇嘴,他算是从小和柏初夏一起长大的,还从来没见过表妹对一个男人露出小女儿状的神情,这心里自然是有些吃味的。

    “卫铭城,你的玉还想不想要了?”

    柏初夏不惯表哥的臭毛病,一句话就让卫铭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但心里还有些不服气,眼睛从房间的墙上扫过,当看到那把鬼头刀的时候,卫铭城顿时眼睛一亮,说道:“方逸,你这里怎么还有管制刀具啊?”

    “管制刀具?卫哥,我这把刀可是古董啊!”

    看到卫铭城那吹毛求疵找麻烦的模样,方逸哈哈一笑,说道:“这把刀是我从国外的拍卖行里拍回来的,有收藏证书和鉴定证书,卫哥你要不要看看?”

    “证书就算了,你把刀拿给我看看吧!”

    卫铭城自幼练武,十八般兵器虽然说不上样样精通,但却是练过太极刀、八卦刀和梅花刀好几种刀法,只是他练的是单刀,对于鬼头刀这种背厚力沉的重刀却是所见不多。

    “好,这刀有点沉……”方逸走到墙边将镶嵌在里面的鬼头刀给取了下来,然后递给了卫铭城。

    “好沉!”

    看到方逸一直是单手拿着鬼头刀的,卫铭城原本以为只有十来斤的份量,但一上手却是猛地往下一坠,卫铭城连忙将左手也握了上去,这才没当众出丑。

    而当卫铭城将这把刀握在手上之后,顿时就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铺面而来,厚重的刀身散出的那种气息,压迫的他都有点喘不过来气,这让卫铭城的面色不由变了一下。

    “方逸,这是以前行刑所用的刀吧?”

    卫铭城对于冷兵器倒是颇有研究,他曾听老人说过,以前在战场上杀人无算的那些兵器,如果保留下来都能称得上是凶兵,身体弱一点的人甚至都禁受不住这种凶兵所散溢出来的气机。

    卫铭城在部队里有很多机会接触到以前战场上的战刀军刺,但从来都没有碰到老人所说的那种凶兵,卫铭城还以为这种说法只是以讹传讹,但当他握住这把鬼头刀之后,却是现这种传说是当真存在的。

    这把曾经取过谭嗣同性命的鬼头刀,在放置百年之后,里面的煞气原本没有那么强烈了,但被方逸放置在法阵充当了一段时间的阵眼后,受到了法阵所聚集煞气的反哺,凶煞之气也变得愈浓烈了,就连卫铭城如此血气方刚的人都有些禁受不住。

    “卫哥好眼力,这把鬼头刀,是百年前京城菜市口刽子手吃饭的家伙什。”

    看到卫铭城只是面色一变就恢复了过来,方逸也是暗自点了下头,虽然卫铭城修炼的功法有些杂乱,但修为却是不错,和司元杰相比,卫铭城要高出不止一筹。

    “好刀,我当年见过二十九军大刀队所用的刀,杀气远远不及这一把!”

    卫铭城用右手食指在刀锋上轻轻擦过,却是现这看上去并不锋利的刀刃,居然让自己的手指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却像是硬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句话。

    “卫哥,您慢慢欣赏,我陪刘哥说说话,等会带你和初夏去挑选字画。”

    看到卫铭城对那鬼头刀爱不释手的样子,方逸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这要是别的物件,方逸说不定张口就送出去了,但这鬼头刀却是他屋中法阵的阵眼所在,方逸说什么也不会充这大方的。

    “刘哥,既然来了,这次就多玩几天,回头我和元杰陪你在金陵到处转转……”

    方逸说着话看向了柏初夏,说道:“初夏,你什么时候回京城?要是没事的话,也跟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吧,话说金陵的这些景点,我还真没去过几处。”

    “明天给外公过完寿我就得回去了……”柏初夏低声说道:“这两天我也要陪陪外公,刘大哥,真的很不好意思呀。”

    “不用,真不用,你别听方逸乱说,我最多只能呆今儿一个白天,晚上就要开车回去的……”

    在乡镇派出所呆了好几年的刘家喜,哪里见过柏初夏这样样貌气质俱佳的女孩,听到她像自己道歉,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连连摆手道:“我这次来,一是给方逸他们送些年货,二来是给他们通报一下案情的……”

    “通报案情?”

    柏初夏闻言愣了一下,之前方逸前去冀晋两省的时候,虽然每天也都和柏初夏通个电话,但并没有说起司元杰的事情,是以柏初夏并不知道这个和方逸等人有着莫大关系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