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案情通报(下)
    柏初夏是警察院校毕业的,虽然现在调到另外的部门去了,但对于案子自然会特别敏感,听到刘家喜的话后,马上就意识到方逸应该是被牵扯到什么案件里去了。wwㄟw..

    “这事儿,和司元杰是有些关系的……”方逸想了想,开口说道:“他前段时间不是请假回家了吗,后来遇到一些事,我和胖子还有三炮去冀省找他了,没想到……”

    方逸之前没有和柏初夏提起这件事,只是觉得没必要,但现在柏初夏既然问起,方逸就一五一十的将这个案子给说了出来,从前往冀省再到晋省追凶,整整说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

    方逸讲诉事情,虽然不像胖子那样极尽吹嘘,但他略微低沉的声音,却是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就连余宣也停下了手中泡茶的活计,专心听方逸讲了起来。

    “这……这件大案,竟……竟然和你们有关系?”柏初夏越听越是惊奇,等到方逸讲完之后,一脸震惊的说道:“冀晋两省的特大杀人骗保案,竟然是你们破获的?”

    虽然不在公安系统了,但柏初夏现在所在的部门,信息之通畅却是还在公安系统之上。

    像这样的大案,在案件进展的时候就已经报到了他们局里,当时柏初夏还在说那帮人没有人性,但她怎么都没能想到,这案子居然是在方逸的协助下破获的。

    “柏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个案子的?”

    刘家喜被柏初夏的话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这件案子还在保密审讯的流程中,并且对连山煤矿的梁大平等人都下了封口令,外界对此几乎一无所知的。

    “我们部门有点特殊,这个案子我早在十来天之前就知道了……”柏初夏想了一下,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红皮的证件,在刘家喜面前晃了一下,让他看清楚了证件上的几个字。

    “柏小姐原来是这个部门的人啊。”

    看到那个证件,刘家喜心里虽然明白了,但震惊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少,因为他知道,像这样的案子普通的国安系统也是接触不到的,那就只能说明,柏初夏所在的单位级别一定很高。

    “凑巧看到了,只是真没想到,这个案子竟然是方逸和胖子他们给破获的……”柏初夏一脸意外的看着方逸,她知道方逸前段时间去了晋省,但却不知道是为了这个案子而去的。

    “初夏,你这话就太抬举我们了……”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案件是由我们几个人而起的不假,但要说破获,那是刘哥他们的功劳,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方逸,这里没外人,你就别把功劳往外推了……”

    刘家喜苦笑了一声,此时的他在同事眼中,那就是孤身追凶最终破获大案的英雄,但只有刘家喜自己知道,他这个英雄的身份在方逸和胖子等人面前有多么的苍白。

    虽然刘家喜在立案上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到了晋省之后,古局长并没能给他太多的帮助,反倒是方逸等人开着车出去转悠了一圈,竟然就找到了尤龙吴二宝的下落,在其后的抓捕中,方逸和胖子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出于很多方便的考虑和需要,方逸和胖子以及三炮,都没有出现在这个案子的办案过程里面,甚至只有最开始的报案记录里才有着魏锦华这个名字,在其他地方就再没有他们的影子了。

    可以说,这个案子最大的受惠者,除了捡了一条性命的司元杰之外,恐怕就是刘家喜了。

    得到了省厅领导赏识的刘家喜,几乎重演了连升三级的戏码,直接从一个派出所副所长,成为了市局的正科级干部,如此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让刘家喜前一段时间一直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由于涉案时间长,涉案人员广还有死亡人数多等许多原因,这件案子还在审讯流程中,恐怕没个一年半载都很难结案,但刘家喜却是被领导放了几天假,特批让离家已经二十多天的他回家过年。

    刘家喜是年三十晚上到的家,陪着妻儿父母过了一个充满了喜悦的新年之后,却是在家里呆不住了,趁着距离回专案组还有两天的时间,刘家喜将家里的年货收罗了一车,驱车数百公里赶到的金陵。

    “刘哥,咱们就别互相吹捧了,你还是说说案子吧,进展的怎么样了?”

    看到刘家喜似乎想说出自己等人在案件里起到的作用,方逸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在寻找司元杰的过程里,方逸数次动用了占卜问卦的本事,而这些事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这个……”听到方逸的问话,刘家喜不由犹豫了一下。

    要知道,这个案子还在内部审理过程之中,审讯的进程是要对外保密的,万一方逸家里如果有个记者身份的人将消息泄露出去的话,那刘家喜的乐子可就大了。

    “刘哥,这里没外人。”

    看到刘家喜的样子,方逸当下笑道:“这位是我的老师,除了古玩,他对别的事情兴趣都不大……”

    “谁说我兴趣不大的,小刘,你继续说,老头子我好奇的很……”余宣不满的瞪了一眼方逸,如此凶残丧尽天良的案子他也是第一次听闻,要说不好奇那绝对是假的。

    “卫哥是军队上的,也不会乱说了,刘哥,你就放心吧……”方逸大致介绍了下卫铭城的身份,不过他对卫铭城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是现役军人罢了。

    柏初夏刚才已经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能让刘家喜避讳的人就只有余宣和卫铭城了,听到方逸的话,刘家喜不由松了口气,当下开口说道:“几个主犯全都撂了,涉案人员一共有二十八人,现在已经全部抓捕归案了!”

    在方逸他们走的那天,冀晋两省的公安系统,就进行了联合大抓捕,从晋省的煤矿到冀省正准备过年的农村家中,近千警力被调动了起来,再加上武警部队的配合,短短的两天之内,所有被交代出来的案犯无一漏网。

    由于这个大案很多都是在晋省实施的杀人行为,所以抓捕到的犯罪分子,全部都被押解到了晋省,刘家喜在年前的时候主要就是忙活这些事了,后面虽然休假回家,但一直都和专案组有着联系。

    按照刘家喜所说,现在被交代出来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十八人,远远出了吴二宝和尤龙最初供诉的人数,而很多人和案子,竟然都是在吴二宝和尤龙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来的。

    “我们走的时候,查出来的死亡人数不是二十八个人吗?”

    听到刘家喜说出来的数目,就连对案情最为了解的方逸和胖子都吓了一大跳,那多出来的三十人,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杀死的呢?

    “我们也没想到,这案子涉及的人数竟然这么多?”刘家喜闻言叹了口气,在将所有人的案犯都抓捕归案之后,一个个案中案全都被审讯了出来。

    原来,尤龙和吴二宝虽然是这个杀人骗保团伙的两位老大,在当他们手下的团伙成员掌握了这项财大计的时候,就有人生出了拉杆子单干的心思,毕竟这种犯罪行为实在不需要太多的专业技能。

    而这些人比之尤龙和吴二宝,还要更加的凶残,没有尤龙配制的药,他们无法掌控那些神经有问题的流浪汉,于是就将主意打到了一些外出打工的人身上。

    这些人用工友或者招工的名义,诱骗那些单身出来打工人,说是在煤矿干活工资有多高,然后又骗他们说进效益好工资高的煤矿打工需要人介绍,让他们在填写履历的时候,写成是自己的亲人。

    但是一到井下,这些人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杀人的手段也是和吴二宝他们如出一辙,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就在他们的铁锤或者石头之下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了,如果不是方逸他们揭开了这个案子最初的迷雾,恐怕那些打工者的亲人们还在翘企盼着他们回家呢。

    除了刘家喜等少数几个人之外,绝大多数参与到这个案子里的干警们,都没能回家过年,因为审讯出来之后,他们还有着诸如指认现场寻找凶器和死者尸骸等大量的工作要做,几乎每天都在奔波着。

    “造孽,真是造孽啊!”在刘家喜讲完最新的案情后,房间里出现了一瞬间的静寂,不过余宣的声音很快打破了这种静寂,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你小子,真是捡了条命啊!”

    和余宣的关注点不同,卫铭城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司元杰的身上,因为按照刘家喜所说,这些犯罪分子的犯罪实施率非常的高,在他们做下的案子里,只有司元杰一个是在被拐骗到煤矿之后还幸存着的人。

    “要是没有逸哥和胖哥他们,我这条命恐怕也没有了……”

    回忆起生在不久前的往事,司元杰也是心悸不已,如果不是方逸等人及时赶到,司元杰这会不是被埋在煤矿下面就是长眠于晋省那连绵不绝的大山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