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二十四章 神秘空间(上)
    “大哥,你在干什么呢?你……你没事吧?”方逸有些好奇的走到彭斌身边,他现彭斌竟然还是没有动,心里顿时就慌了,别是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彭斌的伤势反复了。笔  趣阁

    “啊?兄弟你回来了?”当方逸的话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彭斌才如梦方醒一般抬起头来,而他的思绪似乎还没完全回来,只是呆呆的看着方逸,眼神也有几分迷离。

    “大哥,你到底是怎么了?”方逸“啪”的一声在彭斌眼前打了个响指,他这个响指可是蕴含了几分真气,那声音清脆之极,一下子就把彭斌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方逸,我……我在这笔记本里现了件事情……”回过神来的彭斌,一把拉住了方逸,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大哥,你不是饿了吗?我先把这豹子肉收拾收拾,咱们一边烤肉吃一边说呗……”方逸虽然也很好奇彭斌现了什么事情,不过他这一日一夜也是几乎没怎么合眼,更是没吃多少东西,肚子早就在咕咕直叫了。

    “别啊,少吃一顿又饿不死……”

    原本神色萎顿的彭斌,这会儿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连连对方逸招手道:“快点过来,我给你说说龙婆托在这笔记里面记下了什么事情……”

    “大哥你说吧,我这边听着也不耽误干活……”

    方逸笑着回了一句,手上还在忙活着,在外面等瘴气退去的时候,方逸已然是把那只云豹洗剥干净了,现在只是找几根树枝将其串起来之后架在火上烧烤就好了。

    “方逸,你知道那龙婆托的本领是从哪里学来的吗?”彭斌的第一句话就将方逸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随着彭斌的讲述,方逸手上的动作逐渐停了下来,面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原来,在方逸离开之后,伤口疼痛难忍的彭斌根本就无法休息,强忍着打坐了一会之后,无聊之下又拿起了龙婆托的笔记查看了起来,这次彭斌看得很仔细,将之前还能看到的那一部分内容,全部都给翻译了过来。

    这一翻译过来不要紧,彭斌顿时就傻了眼,因为这一段内容说的是龙婆托在年幼的时候,也就是七八岁的年纪时,曾经很偶然进入过一个很奇异的空间,那个空间生长有很多奇珍异果,龙婆托吃了其中的一些果子之后,现自己忽然变得身轻体健了许多。

    不仅如此,龙婆托在这个地方还得到了一种功法,但很怪异的是,那功法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呈现在龙婆托的面前,而是莫名其妙的进入到他脑海之中的,但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龙婆托不假思索的就能背诵出全部的功法。

    在那个空间里,龙婆托只生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他生活的村庄里,龙婆托知道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很古怪,于是就找了些佛祖托梦让自己去某个地方修炼的托词糊弄过了家人的问询。

    也正是因为龙婆托的这个托词,他父亲才在他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就把龙婆托送到了寺庙里。

    而从那之后,龙婆托就展现出了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他不但从一个平庸的少年变得思维敏捷过目不忘,在按照那功法修行之后,龙婆托身体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十四五岁的时候,龙婆托就察觉到自己有九象之力了。

    龙婆托不知道自己究竟得到的是什么传承,但他有种感觉,这个传承和周围所信仰的佛教有些不太一样,于是他又开始精研佛理,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活佛般的人物。

    有关于这些事情的记载,龙婆托写的比较隐晦,而自己也非常的潦草,要不是彭斌真的精通古梵文,即使拿到这本书恐怕也会像是在看天书一般,经过几个小时的逐字推敲,彭斌这才将龙婆托笔记中的意思给还原了出来。

    方逸回来的时候,彭斌正沉浸在龙婆托所书写的文字之中,整个人的精神全都投入了进去,就是看到方逸的时候脑海里还都满是那蝌蚪一般的梵文,要不是方逸的那个响指,彭斌这会儿恐怕还无法完全清醒过来。

    “大哥,龙婆托有没有提到那功法的名字?”在彭斌讲述完龙婆托笔记本最后的内容之后,方逸开口问道。

    “没有,只是出现了好几次神奇这个字眼,但对功法的描述,却是一个字都没提到……”

    彭斌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笔记本,说道:“这个龙婆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最后的这段笔记,用了三种古梵文不同的书写方式,而且语句前后也有些不连贯,分明就是写来自己看的,并不想被人知道他的这些事情……”

    不得不说彭斌真的很有语言文字的天赋,只是经过一年的学习,他就能称得上是这个世界仅有的几个古梵文专家之一了,现在能翻译出这本笔记的人,怕是连一个巴掌都凑不齐。

    “我先把肉烤上,咱们也不能饿着肚子来猜度他到底写了些什么。”方逸深深的吸了口气,脑海中闪过刚才彭斌所说的话,过了半晌之后,开口说道:“大哥,你再看一遍,然后把里面的内容再说一遍……”

    “好,你不说我还没觉得饿呢,快点烤吃的,饿死我了……”

    听方逸提到吃的,彭斌顿时感觉饥肠辘辘起来,这次他身体亏空的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气近乎消耗殆尽不说,体内储存的那些能量也尽数用来抵御本命蛊毒了,这会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喊着饿。

    “刚才你还说不饿呢……”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手脚麻利的在午前的空地上生了一堆火,说来也奇怪,这山谷上空全都被毒瘴给笼罩住了,但偏偏山谷内却是空气清新植被繁茂,方逸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才形成的这种自然现象。

    修道之人讲究随心所欲率性而为,想不通的东西方逸是不会浪费脑细胞的,当下就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烤肉上,有着从苗族村拿来的油盐调料,不多一会,一股肉香味就充斥在了两人的鼻端。

    “吱吱……”本来在方逸背包里睡觉的小魔王,也被肉香味给熏醒了过来,在方逸四周不断蹦跳着,小爪子时不时的从篝火堆上撕扯下一块肉来。

    “好吃!”

    彭斌也顾不得烫,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烤的往下滴油的后腿就啃了起来,也就是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一个十多斤的后腿就被彭斌啃的干干净净,连一丝残肉都找不到了。

    “吱吱……”

    小魔王生气的用小爪子指着彭斌,突然跳起身将另外一条后腿给拨离了篝火,然后用两只前爪将其抱着啃了起来,只不过它的身体实在是太小,还不如那后腿长呢,抱在一起的样子很是滑稽。

    “大哥,这可是小魔王猎杀的,你抢了它的烤肉吃,小魔王很不满意啊。”

    方逸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是私下一块肉放在嘴里大嚼了起来,不过相比猪肉,豹子肉虽然营养极致不低,但肉质却是要粗糙了很多,吃在嘴里的口感并不是很好。

    “回头再给你十箱子好酒,这前腿给我可好?”彭斌知道小魔王的厉害,当下笑眯眯的和小魔王商量了起来,反正已经欠了那么多箱酒了,虱子多了不咬,空口白话的先许下承诺再说。

    “吱吱……”

    小魔王原本就不太喜欢吃这肉,它更喜欢吃一些毒虫和毒物的内脏,是以听到彭斌的话后,很大度的挥舞了下小爪子,将自己抱着的那条后腿都扔给了彭斌。

    “哈哈,多谢!”

    彭斌也没客气,单手接过后腿就大啃了起来,他现在的身体,就像是完全脱水的海绵一般,而食物就像是水,注入再多都变成了养分,分解融合到了彭斌的身体各处。

    练武之人的肠胃,消化能力堪称恐怖,彭斌吃到最后连那腿骨都“咔嚓咔嚓”的给咬断掉了,吸允了里面的骨髓之后,连着骨渣子都尽数吃到了肚子里,那副吃相看得旁边的小魔王直翻白眼。

    这只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豹子,光是肉也得有六七十斤重,到了最后方逸只吃了十来斤的肉,剩下的全都被彭斌给吃到了肚子里,就连方逸用骨头和一些沿途采来的珍贵药材熬成的汤,也被彭斌喝的干干净净,化成养分滋养起他那近乎干涸的身体来。

    “奶奶的,这些都是我吃的?”

    看着自己身前吐出来的一些骨头渣子,彭斌也被自己变态的食量给吓了一大跳,以前光是看到方逸能吃,现在自己也能吃下这么多,彭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哥,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在彭斌进食的时候,方逸一直都在观察着他的状态,生怕彭斌消化不良,但是方逸现,彭斌受伤后他的身体细胞也在自我修复着,反倒是激出了彭斌体内的潜力,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呢。

    “除了伤口疼,其他的倒是没感觉什么,力气也恢复了一些……”彭斌扬了扬没有受伤的左手,之前因为伤势引的困乏还有精神上的疲倦,似乎都消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