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千里挑一
    从上个世纪初就来到缅甸,在缅甸展了将近百年,当时跟随彭家来到缅甸的那些家族,子代繁衍已经多达几十万人,也正是这些人奠定了彭家在缅甸的根基,而且还在继续繁衍展着。

    在彭家掌控的地区,几乎每天都有新生儿的出生,想要挑选一些十来岁的适龄少年,对于彭家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彭家子弟武风极盛,几天之后,听到是彭斌要培养孩儿练武,顿时数以千计的少年就被家长送到了练武场上。

    “大哥,你挑选人送到训练营,干嘛把我给叫来啊?”顶着头上的炎炎烈日,方逸一脸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彭斌,他本来正在屋里琢磨那炼体功法,却是没成想被彭斌给拉到了这里。

    彭家的训练场很大,占地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但上千个少年和他们的一些家长站在这里之后,训练场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再加上场内大多都是些半大孩子,大的有十三四岁,小的才十一二岁,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纪律,一个个均是在场内叫喊喧嚣着,那吵杂声简直要比菜市场还有喧闹几分。

    “我哪懂得挑选人啊……”彭斌闻言嘿嘿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以前不是给大哥说过吗,这修炼需要根基什么的,大哥不懂这些,你来帮我选吧……”

    “是根骨,不是根基……”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帮你挑选几个人可以,但你要把话给这些孩子的家长说清楚了,否则以后出了事总归麻烦。”

    说实话,方逸是不赞同彭斌派遣家族子弟去训练营这个决定的,因为那里的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

    但有这炼体功法在,只要能活着从训练营出来,这功法的确可以帮助这些孩子消除身体隐患,所以方逸也不能说彭斌的这个决定做的不对,这的确是快提升彭家实力的一个办法。

    “这事儿当然是要说清楚的,我来办……”彭斌闻言点了点头,往身后摆了摆手,接过手下递来的一个扩音器之后,纵身跳到了练武场临时搭建的一个三米多高的台子上。

    “我是彭斌……”

    不得不说,这几年彭斌已经在彭家建立了足够高的威望,他这四个字刚说出口,原本喧闹吵杂的训练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那些站在场地里的孩子,无不是用最为热烈的眼神看向了台子上的彭斌。

    “咱们彭家能在缅甸立足,靠的是什么?”

    彭斌的声音顿了一下,继而抬起了自己的拳头,说道:“靠的是拳头,咱们的拳头不硬,就要被别人打,咱们的拳头硬,就可以打别人,彭家铁拳,战无不胜!”

    方逸现自己以前还真是小觑了这位大哥,彭斌绝对不是那种四肢达头脑简单的人,他的话极具煽动力,话声刚落,偌大的场地内就响起了“彭家铁拳,战无不胜”的口号,就连那些三四十岁的家长都一脸兴奋的跟着欢呼。

    方逸不知道,远离了自己的国家在异国他乡生存有多么的艰难,这些人从到缅甸的第一天一直到现在,都是在被本地人所排斥着,如果不是彭老大带着他们打下了这块地盘,他们就会像是无根浮萍,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

    这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彭家几乎都是在四处征战中度过的,拳头底下出真理这句话,他们是最为认可的,正如彭斌所说的那样,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在这里生活的更好。

    “彭家的拳头还不够硬,我现在需要更加强硬的拳头,去帮彭家打下更大的地盘……”彭斌那煽动性的话语还在继续着,几乎场上的所有人都疯狂了,震天的响声甚至传到了远处的彭家驻地。

    “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战士,是面对死亡而无畏的战士!”彭斌继续说道:“现在我宣布,家中独子的回去……”

    随着彭斌的这句话,操场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在一阵面面相觑之后,三分之一的孩子走了出来,他们虽然很不情愿,但在彭家,彭斌的话是绝对不可以违背的。

    在那些孩子离开操场之后,彭斌紧接着说道:“我要让你们去进行地狱般的训练,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有不舍自己孩子的,现在可以把孩子带走……”

    听到彭斌的这句话,场内却是变得鼓噪了起来,有一些站在场外的家长,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面对这样的危险,顿时就进入场地内想带走孩子,可是那些热血沸腾的少年却不怎么买账,一时间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彭斌也没着急,只是静静的在台上等待着,足足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之后,操场才又逐渐安静了下来,这时场上的人已经少了近乎一半了,只有百人还站在场内。

    “兄弟,到你了!”彭斌看向台下的方逸,说道:“这些都是我彭家未来的根基,最好的苗子都在这里了……”

    彭斌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这些热血的少年都能为了家族去死,但是他所需要的,是能在训练营那种地狱般的环境中存活下来的人,这就需要方逸来进行甄选了。

    “好吧,谁让我当了你们彭家的长老呢……”方逸摇了摇头,也上了那高台。

    “这位是方长老,他的话就如同我的话,你们都要遵从!”彭斌介绍了一下方逸,作为彭家的新晋长老,这些少年倒是知道方逸的名字,不过就是第一次见到罢了。

    “现在听我的口令……”方逸接过彭斌手上的话筒,开口说道:“所有人,都举起自己的右手,动作要快!”

    随着方逸一声令下,操场上齐刷刷的举起了百条手臂,只不过并非所有人举起的都是右手,至少有两百多人举的是左手,倒不是说这些人全都左右不分,只是在方逸那句“动作要快”的话之下,一时慌乱举错了手。

    “手不要放下!”方逸看着下面的众人,说道:“看着你们旁边的人,把举错了手的人给挑出来,让他们站到左边去,剩下的人都站到右边……”

    方逸的这句话,让很多想浑水摸鱼的少年,也没有了机会,呼啦啦的一声,操场上分出了两个团体,人数较多的是刚才举对了手的,而人数少的那一方,则是明白自己将会被淘汰了。

    果然,方逸随后就宣布了这些人可以退出操场了,虽然心有不甘,但在彭家长大的少年,纪律性还是很好的,顿时操场上又空了一片,只有六七百人留了下来。

    “下面听我的口令,所有人排成十列……”

    在少年们排成了一个个队列之后,方逸继续施法着号令,“向左转,你……你,还有你,你们,都出列……”

    只是下了一个口令,方逸就从队伍里往外剔除起了人,不要小看这一个口令,居然又被他踢出去了将近一百五十个人,而剩下的人则是都集中了精神,全神贯注的看着方逸。

    “向右转,向后转,向后转……”

    方逸不断的下达着口令,而每一次口令出之后,总是能从队伍里踢出去一些转向错误的人,这些没有受过队列训练的孩子,时不时就会犯下一些错误。

    而方逸下命令的度也越来越快,少年们出错的频率也是越来越多,只要出了错的人,方逸总是能第一时间现,让他们离开队伍,十分钟过后,原本六七百人的队伍,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

    “兄弟,你……你这是干嘛啊?”

    看到方逸的举动,彭斌的眼角一直在抽搐着,他费了好大劲才忍着没去制止方逸,因为彭斌现好几个不错的苗子,都在方逸的这些队列口令下被淘汰掉了。

    看到方逸似乎还想继续下去,彭斌终于忍不住了,别说操场上的那些少年了,就是让场地旁边的成年人上去,也未必都能执行对方逸的那些口令,说不得也会犯上一些错的。

    方逸拿开了话筒,看着彭斌,口中淡淡的说道:“大哥,连命令都听不清楚或者是注意力不集中的人,你觉得能在那训练营里面活下来吗?”

    “你……你说的对!”听到方逸的话,彭斌张大着嘴巴,竟然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来。

    曾经参加过训练的彭斌知道,方逸说的一点都没错,在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只有时刻绷紧脑子里的那根弦,才有活到最后的可能,稍微一点的松懈,都有可能让自己失去生命的。

    “这是在考究他们的悟性和反应……”

    方逸又开口说了一句,从古至今,但凡能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的人,无一不是悟性反应极高的人。

    只是有些人痴迷于武道,根本就不关注别的事情,所以反而会被人认为愚笨,就像是唐初李元霸,身为隋唐十八好汉中的第一号人物,却被人当成是个傻子,如果李元霸真是个傻子,又怎么可能拥有那么高的武力呢。

    “兄弟,你尽快考,大哥我听你的。”彭斌细想了一下,方逸说的还真是没错,在这么宽松的情况下要是都反应迟钝的话,那么到了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岂不等于是去送死的。

    “好了,剩下的人,全部都有了,给我围着操场跑,我不喊停,不准停下来!”方逸又下了一个命令,让最后省下来的那十人,开始围着操场跑起圈来。

    十来岁的少年,在丰衣足食的情况下,精力总是无处宣泄的,方逸一声令下,少年们一个跑的比一个快,只是头一圈的时候还行,到了第二圈,度就逐渐开始慢了下来。

    差不多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操场,一圈跑道就是八百米,等到五六圈之后,就只有三四十个人还在跑着,而到了十圈的时候,还能跑动的人只有十四五个了。

    在彭斌的命令下,那些淘汰的人,也没能留在外面围观,都被勒令离去了,而这时,原本熙熙攘攘的操场,已经变得无比的空旷了,方逸也扔掉了话筒,来到了这些人的身边。

    “你,你,还有你……你们,出列,离家吧……”

    方逸走到那些人的前面,在每个人身边驻足了一下之后,竟然又指点出了七八个人,让他们离开了队伍。

    “哎,兄弟,这又怎么了?”

    这次别说是彭斌不解了,就是被他指点到的少年,也都是一脸的不忿,在他们看来,自己已经是坚持到了最后,虽然不明白日后会经受什么样的训练,但能坚持到这一步,足以能让他们在小伙伴面前露脸了。

    所以听到方逸的话后,那几个少年均是一脸怒色的瞪着方逸,要不是彭斌站在旁边,恐怕他们就有人要出言指责了。

    “这几个人,以后不要让他们习武,安排在彭家做一些文案类的事情吧……”

    方逸回头看了一眼彭斌,压低了几分声音在彭斌耳边说道:“这几个人有早夭的面相,不要让他们舞枪弄棒的,或许能活的长久一些。”

    彭斌让方逸去帮他挑选人,还真是做对了,要知道,方逸不仅仅能测人根骨,他本身更是精通相面之术,虽然没有精推细算,但方逸大体的看一下,还是能看出一些人日后的旦夕祸福的。

    “好吧,大哥听你的!”虽然对方逸的话是半信半疑,彭斌还是瞪起了眼睛,对着那几个人吼了一声,把他们给赶出了操场。

    “兄弟,这总该行了吧?”彭斌这会真的是快要哭了,从开始的两三千人,到现在的六七个人,几乎全部都被淘汰掉了,而且看方逸这架势,似乎还没有完。

    “还差一点。”方逸瞥了彭斌一眼,说道:“大哥你既然让我选,那就听我的,我可以保证选出来的人,一定能活着从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出来的。”

    “行,那你继续吧!”彭斌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选人行动进行到现在,方逸已经是放松了下来,看到彭斌绷着的一张脸,方逸顿时笑了,开口说道:“大哥,道家的人讲道骨,佛教的人讲根器,你知道这两者说的是什么吗?”

    “什么道骨根器,我哪里知道啊……”彭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两三千个少年被方逸淘汰的只剩下六七个,让彭斌颇是感觉颜面无光。

    “道骨指的是普通人有没有修道的潜力,只有身具道骨的人,修道才能事半功倍的……”

    方逸开口解释道:“至于根器,则是佛家的说法,意思和道骨大同小异,“根”比喻先天的品行,“器”比喻能接受佛教的容量,佛家说的慧根,也就是根器的意思。

    按照我师父的说法,世上拥有道骨根器的人,万中无一,所以我留下这六七个人,已经是放水不少了,回头还得再淘汰几个才行……”

    “兄弟,我就是选几个去训练营的人,又不是修佛修道,哪里用得着那么复杂啊?”听方逸居然扯到了佛道根骨上,彭斌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当下说道:“那你看大哥我有没有道骨根器啊?”

    “当然有了,你和虎哥都有。”

    让彭斌没想到的是,对于他开玩笑的一句话,方逸竟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一个人的成就,和他的根基是有直接关系的,大哥你要是根骨不佳,就算是往死了练,也不会有这般成就的。”

    方逸曾经听过一个名人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对于这句话,方逸是不赞同的,因为在方逸看来,没有那百分之一的灵感,即使付出再多汗水都没有用。

    就像是一个天生身体儒弱的人,就算他拼命习武,比那些根骨绝佳的人付出百倍的努力,他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因为先天已经限制了他的成就,这并非是用“勤能补拙”这句话就能弥补的。

    “好吧,还有什么招,你都往他们身上用吧……”彭斌这会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无力的摆了摆手,彭斌示意方逸继续。

    “得,我就省掉给他们摸骨这个流程吧,反正又不是让他们修道。”

    看到彭斌这副模样,方逸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彭斌既然让他帮着选人,方逸自然是要保证这些人能活着从训练营里出来,否则这因果可就要落在自己头上的。

    仅是靠相面,方逸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因为随着环境的改变,人的命运也是会不断生变化的。

    举个很小的例子,比如说这里面其中的一人在训练时因为受伤破了相,他的面相和气运就都会生改变,长寿也可能会变成早夭,所以方逸还要通过别的方法,尽量让他们存活的几率变得更大一些。

    “大哥,五力一巧你应该懂吧?”

    方逸现这会剩下的那几个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都快要冒火了,不由揉了揉鼻子,对彭斌说道:“大哥你测下他们的五力一巧,然后留下五个表现最好的人吧……”

    “五力一巧?什么意思?”听到方逸的话,彭斌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五力一巧你都不知道?大哥,怪不得你们彭家就出了你这么一个高手呢……”方逸无语的摇了摇头,他所说的五力一巧,其实就是国内武林中老辈人挑选弟子的一种方法,只不过没有道家选弟子那么苛刻罢了。

    “五力,指的是臂力、腹力、弹跳力、爆力以及耐力……”

    方逸耐着性子给彭斌讲解道:“刚才跑步就是考验他们的耐力,那边有器械,大哥你带着他们去试试另外的四力吧……”

    “原来这就是五力啊!”彭斌倒是一点就通,一拍大腿说道:“那一巧指的应该就是灵巧性了吧?奶奶的,当初我要是有个老师,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

    这有师承和没师承就是两码事,像是在彭斌听来如同醍醐灌顶般的话,在方逸那里只不过是一些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而已。

    所谓的五力一巧,在彭家日常的训练里也是经常用到的,彭斌带着几个少年测试了一下之后,最终从那六七个人里面又选出来了三个,而这三个人,真的能称得上是千里挑一了。